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5 昆仑之玉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121更新时间:2020-03-13 09:20:50
    少爷!别!”老赵惊呼。

    我置若罔闻,迈过麒麟,走向太极位,准备把玉傀仙救出来。

    玉傀仙楚楚可怜的看着我,冲我伸出了手。

    就在这时,哗的一声,可儿的半瓶子水招呼到了我的脸上。

    我猛地清醒过来,再想往回撤,已经来不及了。

    玉傀仙抓住这个机会,敏捷的扑到我身上,化作红光就往我眉心里钻。我大吃一惊,双手迅速叠雷诀,就地一滚,滚到了太极位的五雷镇灵符上。

    只觉得眉心一阵剧烈的刺痛,玉傀仙一声惨叫,从我眉心弹出,摔倒了坎位麒麟前。坎位麒麟喷出一股烈焰,把她烧成了火人,腾空而起,直向我砸了过来。

    我本能的闪身一躲,绕过老赵,迅速回到坎位,重新盘坐下,粗气直喘。

    可儿吓傻了,老赵吓蒙了,周清仿佛在梦中,眼神都呆滞了。

    直到我回到位置上,可儿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跑过来,“少爷!您怎么样?”

    “我没事……”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多拿几瓶水过来,我最容易被她蛊惑,重点招呼我!”

    “好!”可儿转身跑去车那边了。

    “少爷,没受伤吧?”老赵焦急的问。

    “没有!”

    “为什么您最容易被她蛊惑?”

    我脸一红,看他一眼,“因为……因为我没碰过女人!”

    老赵一愣,“那昨晚您和可儿……”

    “你想哪去了!”我无奈,“昨晚我是疗伤,需要她照顾我,我俩没别的!”

    老赵明白了,“哎呦,我想歪了……”

    周清恍然大悟,“原来少爷是童男子,难怪……难怪呀……”

    我尴尬不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跟他俩相比,老赵算是情场老手,周清也是为人师表的衣冠禽兽,唯独我,连恋爱都没谈过。说他俩是渣男,实至名归,我跟着一起凑数,还被他们用这种眼神看着,这种语气说着,这感觉,真他妈的……

    我努力平静下来,不让自己乱想,玉傀仙能感知我们的心念,我越乱,她越容易蛊惑我。

    想到这,我看了她一眼。

    她也正看着我。

    我这才想起教他们的方法,眼睛一瞪,怒目而视。

    她一声惊呼,赶紧躲开了我的目光。

    我松了口气,心里踏实多了,叮嘱他俩,“她再蛊惑你们,谁也别废话,瞪她!记住了么?”

    “记住了!”老赵说。

    “记住了!”周清慢了半拍,也说。

    可儿很快回来了,抱了一箱矿泉水回来,往地上一放,就跟开手雷保险似的的,先拧开了几瓶。

    “少爷,水管够!”她喊道,“她再敢迷惑您,我给您洗澡!”

    我深吸一口气,喊了一声,“好!”

    阵法中的玉傀仙,绝望了。

    但还是那句话,她的绝望不过是假象,是做给我们三个“渣男”看的。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她又试了几十次,每次都会削弱一些,然后每次都还锲而不舍。老赵六次差点失守,周清更是夸张,每次都是真心实意的想救她,而我这边反倒成了玉傀仙不敢碰触的禁地了。

    可儿屁股下那箱子水,很快就用的差不多了。

    她拧开最后几瓶,又去车上搬了一箱。

    再来东平的路上,在服务区加油的时候,我让赵土豪搬了三箱水放到车上。所以水是足够的,只是可儿辛苦点而已。眼看着阵法中的玉傀仙越来越弱,只要捱到天亮,她一定会被打回原形。

    我看了看远处,胜利的曙光,已经不远了。

    终于,又一次猛烈的冲击之后,玉傀仙倒下了,这次,她虚弱至极,再也站不起来了。我不敢大意,仔细看她身上的光,透过她的衣服,她身上的红光越来越淡。紧接着,衣服也变成了淡青色,她的脸,也变的年轻了,从一个十八九岁的女人,变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模样。

    年轻的她,更美了。

    老赵看的直流口水,“我艹,萝莉啊……”

    周清眼睛也发直,“美人……美人啊!”

    玉傀仙没理他们,她抬头看着我,眼神里满是委屈和不舍。

    我赶紧瞪她。

    她痛苦的一声闷哼,却没回避我的目光,相反,她冲我笑了。

    “我快要散了,你如意了……”她伤心的看着我,“若我当年,遇上的是你,我一定心甘情愿的守护在你的左右,做你的护法,为你抵挡天劫……只可惜,我遇上的是玉清子……”

    “玉清子?”我一愣,“你……”

    她低下头,默默垂泪,“我乃昆仑灵玉,自成形之后,只认一人为主。我主人羽化之时,我尚未成形,之后两百年,吸天地灵气,修成了人形。那玉清子是我主人法脉,却想将我据为己有,我不愿从他,他就以血气炼养我本体,使我迷失本性,进而得到了我……”

    她抬起头,伤心的看着我,“我不想杀人,可是我被血气所污,因而才嗜血如命……懒道爷不问是非,更以血咒将我封印千年。我虽昆仑一顽石,也知人当自爱,天地好生而恶杀。我非不自爱,亦非生性好杀,只是我为天地所生,却与人间无缘……”

    她吃力的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乱发,远眺昆仑,如释重负,流着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释然的微笑。

    “吴峥,你我有缘相识,乃是我的幸事……”,她闭上眼睛,低下头,泪如泉涌。

    我纠结的看着她,我的心,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她演了一晚上的戏,但我知道,刚才这番话,都是真的。从阵法开始到现在,玉傀仙看着一直在挣扎,其实她的身体已经毁了几次了,每毁一次,都更接近她的本我。

    当污染她灵性的血气和封印她的血咒全部消失之后,她的本来面目,就是这位少女。此刻的她,圣洁如雪,不惹一丝风尘,干净的像一个仙女,真正的仙女。这是她最后的时刻了,再过一会,她就要被打回原形了。

    但就在这一刻,我犹豫了。

    回想这两天,我一心用纸符,结果处处被动。而她虽然被血咒封印着,但她的力量却非常强大,她杀老赵或许没办法,但昨晚要是想得到我,对她来说,并不是不可能。

    我宁愿相信,她虽然被血气污染,迷失了本性,但她天性中的善良,也还是存在的。因为我记得她看我的眼神,那眼神,根本不是平时的她……

    我是该继续理性,把她打回原形?

    还是该适可而止,给她一个机会?

    我的心,有点乱了。

    “少爷,要不……”,老赵犹豫,“给她个机会吧?”

    “是啊少爷!”周清也为她求情,“小玉知道错了,您给她个机会,她是个好孩子啊……”“我不是小玉”,她平静的说,“你们梦中见到的那个,是我身上的血气。那血气本是玉清子的女弟子,姓陈,名幼微。玉清子与幼微有染在先,但不久之后,幼微与师兄私奔,逃出了山门。玉清子追上他们,将他们杀死,并将魂魄一并打散,使他们魂飞魄散,永不超生。那之后,他取了幼微的血,用她的血气来炼化我,这才将我……”

    她睁开眼睛,看看他俩,微微一笑,“与你们同床共枕的,是她,但……”她转头看向我,却不说话了。

    可儿突然明白了,“那跟我们少爷上床的,是你?”

    少女没说话,轻轻叹了口气,低下了头,“璞质天成,如玉少年,怎不令人神往?既无缘,再无他念,你们,送我回昆仑吧……”

    她的身形越来越淡,慢慢的变成了一团白光,融进那籽料里,消失了。

    我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我们回家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