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0 献祭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382更新时间:2020-10-18 19:43:56
    “那天晚上,她是打了我一巴掌”,我说,“因为这巴掌,苏家差点被灭族。”

    她一愣,松开我,坐起来,不解的看着我,“灭族?”

    我点点头,“要不是我拦着,他们早就被灭族了。”

    “怎么回事?”她问。

    “那晚她打了我,第二天,冥界和魔界就要灭苏家全族,我好不容易才给拦下来的”,我看着她,“苏静这个人比较情绪化,她爷爷,爸爸和苏家三位长老惨死在她面前,她伤心,难过,悲愤难忍,于是就怨恨我们为什么并不出手救人,盛怒之下,才打了我那一巴掌。”

    “我们怎么救他们?”可儿冷笑,“救了他们,她怎么办?这点道理,她不清楚吗?”

    “她清楚,她知道她爷爷,她爸爸和苏家的三位长老是为她死的”,我说,“她恨的,其实是她自己。”

    “她恨自己,那就抽着自己啊!”可儿很激动,“凭什么打您?您是她的救命恩人,救了她们苏家全族啊!”

    我淡淡一笑,“算了……”

    她深吸一口气,强压怒火,凑过来,抱住了我。

    我轻抚着她的秀发,“昨晚,你是不是很想杀了她?”

    她没说话,点了点头。

    “今天不要这样了”,我叮嘱她,“她一定会来捣乱,到时候,让灵珑对付她,你不要出手,明白吗?”

    她抬起头,看着我,眼圈红了。

    “你是我的人,你要是杀了苏静,这就是个信号”,我凝视着她,“一旦这个信号释放出来,冥界和魔界会立即灭了苏家的。”

    “您想保护苏家,可苏家却不领情”,她激动的说。

    “我不用他们领情”,我说,“如果苏静悬崖勒马,或许苏家还有希望;如果她继续一意孤行,那这就是苏家的劫数,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了一下情绪,点了点头。

    我轻轻一笑,“这就对了。”

    ……

    对于苏静,可儿确实是忍了很久了。

    我尽量扯开话题,又和她闲聊了一会,她的情绪这才平静了下来。

    不知不觉的,巳时到了。

    这时,纪文珊又出现了。

    她抱着黑玉走上了城墙,走到最高处,放下了黑玉。

    接着,她开始脱衣服了。

    可儿眼尖,一指她,“少爷您看!”

    我转头一看,只见纪文珊已经脱掉了上衣。

    “她脱衣服干什么?”可儿吃惊的问。

    “血祭”,我淡淡的说。

    “脱了衣服血祭?”可儿一皱眉。

    我点了点头。

    她看我一眼,轻轻的出了口气,继续看纪文珊了。

    此时的纪文珊,已经不着寸缕了。

    她面朝黑玉,缓缓地跪下,身上的血痕仿若纹身一般,由红到紫,颜色越来越深……

    可儿看看我,“少爷,可以动手了么?”

    “还不行”,我看着纪文珊,“血祭还没开始,再等等。”

    “嗯!”她点点头。

    纪文珊双手抱胸,低下头,口中开始念念有词。

    我突然觉得身上一热,脑子嗡的一声,一声闷哼,眼前瞬间红了。

    “少爷,您怎么了?”可儿赶紧凑过来,一看我的眼睛,她吃了一惊,“您……您的眼睛……”

    我喘息着,拉下镜子一看,也愣住了。

    难怪眼前红了,我的眼睛,整个都充血了。

    “怎么会这样……”可儿慌了,“少爷,怎么会这样啊……”我突然明白了,“它知道我来了!它是要用纪文珊,向我献祭……”

    可儿愣住了,“向您献祭?”

    “你一会……”我话没说完,一股血气上涌,身形一闪,来到了城墙上。

    “少爷!”可儿大惊,随即追了上来。

    她刚一来到城墙上,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了出去,飞出几十米远,摔向了地面。

    “可儿!”我大惊失色,想去救她,身体却动不了了。

    可儿身形一闪,落到地上,一连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她敏捷的爬起来,嗖的一声,又冲了上来。

    刚一来到城墙上,她又被弹飞了。

    落到地上之后,她再次爬起来,再次冲了上来……

    一连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

    我很着急,想说话,但我已经说不出来了。

    我的意识是清醒的,但是身体却被一股炽热的力量控制住了,动弹不得。

    我不由自主的转过身,看向了不远处的纪文珊。

    纪文珊的身上,开始冒出血珠来了。

    她缓缓的站起来,转过来,看着我,眼神是那么的恭敬,顺从。

    “主人,您终于来了”,她看着我,眼中闪出了泪光。

    “你……你……”我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少爷!……”可儿急的大喊,疯了似的往上冲。

    但是很快,她又一次被弹回去了。

    纪文珊噙着眼泪,来到我面前,眼神变得激动了起来。

    “主人,我等了您四千七百年了”,她声音颤抖着,“请您收下我的献祭,让我回来吧……”

    这当然不是纪文珊的话。

    这是玄武密符的心声。

    所谓的血祭,不是纪文珊血祭它,而是它要把纪文珊献给我。

    如果我享用了这血祭,那它就可以从黑玉中出来,回到我的身上了。

    玄武主水,主智主欲……

    我早该想到,早该想到的……

    可是现在,我什么都做不了了。

    纪文珊眼含着热泪,缓缓的跪下,伸出一双玉手,解开了我腰带……

    我无奈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