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3 你什么意思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490更新时间:2020-10-12 19:27:20
    回到酒店,我来到床边看了看阿步。

    她依然在沉睡,呼吸很不均匀,脸很红,身上原本雪白的肌肤,也泛起了红晕。

    我默默的看了她一会,无奈的笑了。

    我俩是好朋友。

    接下来,她要给我生孩子了?凭心而论,阿步的身材,姿色,人品,样样都不差,哪点都配得上我。

    可是这种方式……

    哎……

    我叹了口气,起身拉过沙发,在她身边坐下了。

    这时,阿步又开始小声呢喃了。

    她说的是日语,我依然听不懂。

    但是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她很痛苦,很伤心,眼角闪出了泪光。

    不用问我也知道,她是梦见我了。

    我凑过去,拉住她的手,轻声唤她,“阿步,阿步……”

    她听不到我的声音,依然在呢喃,眼泪涌出眼角,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到了枕头上。

    我起身来到床边,把她抱了起来。

    她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些,露出了眼中的虹光。

    我轻轻拨开她的眼睛,仔细一看,果然,虹光又加强了。

    我迟疑了一下,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阿步的眼睛睁开了。

    她无力的看着我,眼中的泪水不住的涌出,依然本能的想推开我。

    我不理会,继续吻她。

    不一会,她又昏过去了。

    我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将她放到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回到沙发上,握住了她的手。

    事已至此,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我看着她漂亮的脸蛋,轻轻一笑,靠在沙发上,长长的出了口气。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先保住她的命再说吧。

    ……

    傍晚时分,安雨让那个店长把晚饭给我们送来了。

    晚饭很丰盛,但是我已经没心思吃了。

    我把饭菜放到桌上,继续回到沙发前坐下,继续守着阿步。

    天黑之后,她爸爸发来短信,说东西拿到了。

    我随即下楼,来到了酒店门外。

    鬼使随即把一个白色小瓶子交给了我。

    “过了子时给她喝下去”,他说,“可以给你们争取三年时间。”

    我看了看手里的瓶子,很精致,放在手里很热,不像是人间的物件,也不像是冥界的,倒像是天界的……

    我看看鬼使,“三年后怎么办?”

    “三年后,你们二十一岁”,他说,“可以生孩子了。”

    我有点尴尬,“我是说,万一三年时间不够,那怎么办?”

    他会心一笑,“足够了……”

    我脸一红,哦了一声,攥紧了瓶子。

    “吴峥少爷,我就把阿步交给你了”,他冲我一抱拳,“你和她什么关系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只以朋友论。”

    我红着脸,冲他一抱拳,“谢谢鬼使大人。”

    他看看楼上,“我先走了。”

    “我想问您个问题”,我看着他,“阿步将来会怎么样?她会回冥界,做冥界的神么?”

    “不一定”,他说。

    “那……”,我轻轻嗓子,“我们的孩子呢?”

    他还是同样的话,“不一定。”

    “不一定?”我皱眉,“您也不知道?”

    “我或许能猜到一二”,他一笑,“但我不能说。”

    “好吧”,我点点头,“那我不问了。”

    他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几步,消失不见了。

    我看看手里的小瓶子,转身走进了酒店。

    回到房间里,我看了看床上的阿步,干脆拖鞋上床,钻进被窝,把她搂进了怀里……

    反正已经这样了,不如干脆点,直接来吧。

    从我进入她的被窝到子时,阿步眼中的红光先后出现了十几次,一次比一次强,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

    每次她吃不消了,我就抱着她一阵吻。

    每次一吻她,她就清醒过来了,然后就下意识的想推开我。

    但是随着次数的增多,慢慢的,她不抵抗了。

    ……

    终于,子时到了。

    我拿出小瓶子,打开盖子,小心翼翼的把丹药给她喂了进去。

    喝完之后,小瓶子化作一道柔和的白光,不见了。

    我并不觉得奇怪,因为我坚信,这物件,绝对是天界的。

    所以这丹药,估计不是从祀月女神那里借来的。

    祀月女神自己还得喝呢。

    这药,估计是来自天界……

    不过不重要,管用就行了。

    我靠在枕头上,抱着阿步,低头仔细看她的眼角。

    那紫色的虹光不见了。

    我伸出手,轻轻拨开她的眼睛,仔细看她的瞳孔。

    确实是不见了。

    我松了口气,抱着她,伸手紧了紧被子。

    她明天一早就会醒过来,到时候我俩睡一被窝肯定不合适,所以还是我坐着,抱着她,像昨晚一样吧。

    “你爸说,你要给我生孩子了”,我看着她,淡淡的说,“你说咱俩以后,会不会像你爸爸和你妈妈似的?我想照顾你,你都不答应?你会不会也生完孩子,修为尽毁,然后带着我儿子吃糠咽菜,过苦日子?”

    阿步没回应。

    我自觉无趣,无奈的一笑,默默的抱紧了她。

    慢慢的,我也睡着了。

    天快亮的时候,我突然醒了。

    再看阿步,已经不见了。

    我坐起来,起身下床,来到卫生间一看,没人。

    我略一沉思,赶紧穿上外套,身形一闪,来到了机场。

    阿步刚过了安检,正拿着登机牌,寻找候机区。

    一抬头,她看见了我,一下子愣住了,“吴峥……”

    我来到她面前,看看她手里的登机牌,问她,“你什么意思?”

    她没说话,默默的低下了头。

    我叹了口气,一把将她揽进怀里,抱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