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4 安倍由纪子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426更新时间:2020-10-08 18:25:58
    来到山上,我们快步走进了那座房子。

    穿过前厅,中厅,经过游廊来到后面卧室,只见一个身穿白色和服,身形消瘦,面容姣好的女人躺在榻榻米上,已然昏过去了。

    这个女人,就是阿步的母亲安倍由纪子。

    她嘴角淌着血,苍白的手臂无力的垂了下来,手机也落到了地上。

    “妈妈!”阿步一声惊呼,扑过去跪在地上,握住了母亲的手,眼泪瞬间湿润了。

    我快步来到床边,仔细看了看安倍由纪子的眉心,发现她的神光已经完全消散了,里面一片漆黑,全是煞气。

    “怎么样?”阿步噙着眼泪问我。

    “这个诅咒很厉害”,我说,“不过你放心,我能解开。”

    “麻烦你了”,她哽咽着说。

    我看她一眼,点了点头,接着掐指诀按住了安倍由纪子的眉心。

    安倍由纪子身子一颤,眉头一皱,嘴里涌出一大口鲜血。

    “妈妈……”阿步心疼的直掉眼泪。

    “疗伤就是这样”,我说,“你离远些。”

    阿步强忍着泪水点点头,看了母亲一眼,站起来,退到了后面。

    我心念一动,调金光进入女人的眉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她的中脉,在她的经络巡行起来。

    此时她的经络,已经全部被煞气占据了。

    这些煞气是咒体所化,强劲霸道,凶猛无比,宛如烈火一般。

    但它再强,遇上我的金光,也是不堪一击。

    在金光的冲击下,这些煞气土崩瓦解,不断地被驱赶,排挤,集中,很快就从各处经络集中到了安倍由纪子的下丹田内。

    接下来,就是把它抓出来了。

    我心念一动,金光迅速冲入女人的下丹田,宛如一只凌厉的手,迅速将那些煞气抓住了。

    安倍由纪子发出了一声闷哼,猛地睁开眼睛,痛苦的看着我,口中鲜血直涌。

    阿步心疼不已,下意识的跪下了,眼含着热泪,关切的看着母亲。

    接下来,就是把煞气抓出来了。

    安倍由纪子会非常的痛苦,且她丹田会受重创。

    不过她早已修为尽毁了,所以,我也没有顾忌什么。

    我看她一眼,心念一动,迅速将那煞气抓出她的下丹田,沿中脉而上,进入眉心接着将它捏了出来。

    安倍由纪子一声惨叫,喷出一大口鲜血,倒在榻榻米上,气绝身亡。

    “妈妈!”阿步惊呼。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看她一眼,起身快步来到外面,将那煞气弹到了院子里。

    煞气没有落地,在空中变成了一个长着翅膀,披头散发,赤身裸体的女鬼,恶狠狠的冲我一声尖啸,扑了下来。

    我抬手一道金光,五雷符瞬间射穿了她的眉心。

    她一声哀嚎,在空中化作黑气,消散了。

    我不敢耽搁,身形一闪回到卧室内,来到阿步身边,蹲下来,按住她双肩。

    “我要取你的神火,来救你妈妈”,我看着她。

    “嗯!”她噙着泪水,使劲点头。

    我看了她一会,伸手在她眉心一捏,取出了一团红光。好吧

    阿步身子一软,倒在了我的怀里,无力的喘息了起来。

    我把她轻轻放好,起身来到榻榻米前,将那团神光按进安倍由纪子的眉心,接着掐指诀按住,向下引入中脉,下丹田,接着一路向上,冲入了上丹田。

    她身子微微颤了几下,眉心内,神光重新出现了。

    接着,我用手按住她的小腹,金光化作强劲的热力,进入她的下丹田。

    丹田内的内气,重新开始聚集起来了。

    阿步很快醒了过来,她爬过来,拉着母亲的手,紧张的看着我。

    我冲她点了点头。

    她这才松了口气,紧紧的握住母亲的手,眼泪涌出眼角,顺着脸颊,落到了地上。

    我突然感觉外面有人,转头看向门口。

    鬼使站在门外,正默默的看着我们。

    阿步见我看向门口,跟着转过了头。

    鬼使随即消失了。

    “他们来了?”阿步警觉地问我。

    我摇了摇头,转过来,继续专心给安倍由纪子疗伤了。

    几分钟后,安倍由纪子醒了。

    她吃力的睁开眼睛,看看我,又看了看身边的阿步。

    “妈妈!”阿步赶紧抹抹眼泪,接着说了几句日语。

    安倍由纪子很虚弱,轻轻说了几句,眼睛也湿润了。

    阿步笑了,赶紧擦擦泪眼,凑过来,抱住了安倍由纪子。

    这时,女人的丹田内已经很热了。

    我松了口气,站起来,对安倍由纪子说,“您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休息几天就好了。”

    说完,我看看阿步,等着她翻译。

    阿步并没有翻译的意思,相反的,她对母亲说,“妈妈,他就是吴峥,是他救了你。”

    我一愣,看看安倍由纪子。

    安倍由纪子感激的看着我,用比阿步还流利的汉语说了句,“谢谢你救了我,谢谢……”

    原来她懂汉语……

    我脸一热,清清嗓子,“阿姨您客气了,其实这件事都是因我而起,是我害您受苦了。”

    安倍由纪子摇了摇头,“不,这不怪你……”

    她看看阿步,“你们的事情,还没有办完吧?”

    “嗯”,阿步噙着眼泪点点头,“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

    “好”,安倍由纪子欣慰的一笑,轻轻摸了摸阿步的脸,“我没事了……你们去吧……”

    阿步犹豫了一下,转头看向了我。

    我明白她的意思。

    “阿姨现在还很虚弱,让她多休息”,我说,“我去外面,今天,咱们不走了。”

    阿步感激的看着我,含着眼泪点了点头。

    我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