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6 血咒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365更新时间:2020-03-10 09:11:30
    天黑后,周清醒过来了。

    我让赵飞,可儿和张二狗去楼下等着,关上门,转身来到周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我要和他好好谈一谈。

    “少爷,多谢您的救命之恩哪!”周清流着泪说。

    “不用客气”,我说,“周老,这事有点麻烦,刚才这关虽然闯过去了,可是再来一次,我也没法保护您了。”

    周清叹了口气,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我明白,少爷您尽力了……”

    “我不是想听这些客套话”,我看着他,“这么说吧,这玉傀仙虽然厉害,但我有办法对付她。只是我需要三个接触过她的人,您懂我的意思么?”

    周清一愣,睁开眼睛,不解的看着我,“接触过她的人?”

    我脸一热,“就是……就是和她在梦中发生过关系的人。”

    周清眼睛一亮,坐起来,问,“然后呢?”

    “我需要三个这样的人,将你们组成一个阵法,配合大麒麟阵,就可以将玉傀仙打回原形”,我深深的吸了口气,“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是有点难度……”

    “怎么说?”他赶紧问。

    “原本我的想法是,加上您和把这玉傀转给您的那个人,连同赵飞一起,正好是三个人”,我看他一眼,“不过看刚才这情况,结合您说的那些事,您的学生,并不是玉傀仙的上一个主人。”

    “可这明明就是他转给我的呀”,周清不解,“怎么会不是他呢?”

    “如果我没猜错,他跟您说的那些都是骗您的”,我平静的看着他,“什么道观遗址,什么地宫,都是他编出来的故事。这玉傀之前的真正主人,就是您说的那位道长。”

    “啊?是他?”周清有些吃惊,“这……不太可能吧?”“去之不可令回还,否则必有灭门之祸”,我平静的一笑,问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是说这玉一旦送出去,就不能让它回来,不然就……”周清突然明白了,“今天它回来了,我家里就着火,我差点被烧死……那天我把它带去了道观,之后,道长和他的两个徒弟就被烧死了……”

    “子孙庙是道人的家,那道长的灭门之祸,就是庙毁人亡”,我站起来,走到窗口,静静地看着远处的灯火,“所以,那位道长,就是玉傀之前的主人。而您的学生,不过像张晓军一样,只是个中间人而已。他编了个故事,替那道长把玉傀转给了您,所以您带着玉傀再次去那道观的时候,那道长就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

    周清苦涩的一笑,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我转过身,看着他,“给您学生打电话,我不需要他来上京,但我要知道,这玉傀的真正来历!你告诉他,如果玉傀失控,他和张晓军,谁都活不了!”周清沉默良久,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我回到椅子上坐下,静静的看着他。

    “胡铭么?我是周清……”周清语调很平静,“你转给我的那个籽料出事了……不要跟我假装无知,也不要跟我解释,我不需要你负责,也不需要你补偿,我要你把这个东西的来历,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不然的话,事态很快就要失控,到时候,我活不了,你也活不了……”

    接下来,足足几分钟,周清没再说话。

    但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最后,他清清嗓子,“好吧,我知道了,就这样吧。”

    他把电话挂了,长长的叹了口气。

    沉默了一会,他抬起头,对我说,“少爷,我这学生早在大学时代就拜在了那道长门下,做了他俗家弟子。他说那块玉是他们门派的祖传之物,是一个禁物。据那道长说,这东西能让人长生不老,但是上面有封印,一般人根本打不开。半年前,道长突然找他,让他帮忙把这东西出手,说多少钱都没关系,只要出手就行。他问道长为什么?道长说,这是为了结缘,而且叮嘱他,绝对不可以对外人说这玉的来历。他没多想,就带着那玉来上京,找到了我,把玉转给我了。”

    “门派祖传的禁物……”我微微一笑,“我明白了……”

    “少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清不明白了。

    我看他一眼,说,“给他再打,我和他说。”

    “哦,好”,周清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说,“胡铭,你等一下,我朋友要和你说话。”

    说完,他把电话递给我。

    我接过来,“胡老师你好,我叫吴峥。”

    “哦,您好您好”,胡铭很客气,“您有什么事么?”

    “我在周老这里,就在一个小时前吧,他差点被火烧死”,我看了周清一眼,“这一次是让我遇上了,勉强还能救他。如果不尽快的解决那个玉傀仙,下一次,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胡铭沉默了几秒,叹了口气,“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我要知道这玉傀仙的来历”,我说,“不是您刚才说的那些,我要听您说详细的,真实的,原原本本的,一点都不掺水的。您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胡铭说,“您是行家,我不敢隐瞒,我说,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您。”

    “好,那您说吧。”

    胡铭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说,“据我师父说,那玉傀是我们的创派祖师炼养的,他用了六十九年,几乎是耗费了毕生心血,直到他羽化,也没炼成。他老人家羽化之后,这玉傀被他的弟子们封进了地宫里,一封就是两百多年。后来地宫被人打开了,当时的掌门先师叫玉清子,他发现了这玉傀,于是就暗中继续炼养,又经过了四十多年,直到他羽化,玉傀还是没炼成。”

    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玉清子羽化之前,把玉傀交给了他的亲传弟子,我们都叫他房先师。房先师又继续炼养了二十年,终于把这玉傀炼成了。可是不久之后,房先师突然暴毙,接着,他的弟子们也一个个的殒命,仅仅半年不到,山上就死了几十个人。人们都吓坏了,于是就下山去把房先师的师兄请回来了。这位师兄,就是我们这一支的老祖,我们都称他为懒道爷。懒道爷修为很高,但是师父玉清子不喜欢他,所以一早就把他赶出了山门。懒道爷回来之后,发现是这玉傀作祟,于是就用自己的血,将这玉傀封印住了。并告诫弟子们,这东西不能丢,丢了必然祸害人间,凡我门下弟子,必须世代守护它,而且绝对不许打开上面的封印。他在羽化之前,还留下一句话,说是动则去,去之不可令回还,否则必有灭门之祸。说完这句话,他就羽化了……”

    “原来是这样……”我淡淡的说。

    胡铭叹了口气,“这玉傀从那之后,就由我们这一支脉守护,一直守了上千年。到了我师父这一代,我师爷就把他传给了我师父。我师父接过玉傀之后不久,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个女人的背影。醒了之后,他就像中邪了一般,想尽各种办法,试图打开玉傀上面的封印。努力了近三十年之后,这封印终于让他打开了,那天晚上,他梦到了一个很美的年轻女孩,长得就像壁画上飞天,我师父和她同床共枕,说不出的恩爱。从那天开始,我师父就迷失了自己,夜夜和那女孩欢好。直到几个月后,我师父觉得身体不行了,这才警醒过来。然后他就打电话,把我喊去了他那里……”

    “他直接跟你说了这些?”我问。

    “没有”,胡铭说,“他没说,他只说让我把这玉傀出手,多少钱都行。我就编了个故事,把玉傀作价一百万,转给了周老师。过了几个月,我突然接到师父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跟我说了刚才那些。打完那个电话,当天晚上,他庙里就出事了……”

    “好,我知道了。”

    “老师,这事……能有办法解决么?”他心里没底。

    我沉默了几秒,说,“我尽力吧。”

    我把电话交给了周清。

    周清又说了几句,把电话挂了,接着问我,“少爷,现在怎么办啊?”

    我沉思片刻,起身走到门口,开门冲下面喊,“你们上来!”

    客厅里的三个人一听,赶紧上楼来,“少爷!”

    我看看赵土豪和可儿,最后把目光落到了张二狗身上。

    “你想不想来一场艳遇?”我问。

    张二狗一愣,“啊?”

    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玉傀仙……”

    张二狗吓得一哆嗦,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不,不!少爷,我不想死!您饶了我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