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3 清秀女子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009更新时间:2020-10-04 13:05:14
    吃完饭,我们回酒店休息了。

    第二天,我睡到了上午九点多,醒来的瞬间,阿步来敲门了。

    “吴峥,你醒了吗?”她问。

    我坐起来,揉揉眼睛,“醒了,你稍等我一下。”

    “好的”,她说。

    我起身下床,穿好衣服,来到门口,开门让她进来了。

    “我是不是打扰你了?”她问。

    “没有”,我打了个哈欠,“我正好醒了,你先坐,我去洗把脸。”

    “嗯”,她点点头。

    我转身走进了浴室,把门关上了。

    阿步看了看我床上凌乱的被子,走过去,收拾了起来。

    等我洗漱完毕,回到卧室的时候,凌乱的卧室已经被她收拾的整整齐齐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你这……”

    “习惯了”,她说。

    “好吧”,我清清嗓子,“你坐,我烧点水,咱们喝点茶,然后去吃早饭。”

    “嗯”,她这才坐下了。

    我烧了壶水,泡了两杯茶,端着来到她面前,放下茶,在她身边坐下了。

    “来,喝茶!”

    “谢谢!”

    她双手端起茶,轻轻喝了一口,接着问我,“中岛文雄的式神,解封了么?”

    “第一个已经解开了”,我说,“不过那个式神需要恢复两个时辰,得过一会才能来,不急。”

    “那何丹他们,我们要怎么保护?”她问。

    “很简单”,我喝了口茶,放下杯子,“把他们藏起来就好了。”

    “藏起来?”她不解,“怎么藏?”

    “这个不用问,一会你就知道了”,我笑了笑,拿出手机,拨通了陈国伟的电话,“陈老板,703那边怎么样?”

    “少爷,一切正常”,他说,“何丹他们已经脱离危险期了,真是太谢谢您了!”

    “好”,我看看表,“十点半,你带一个鱼缸,里面放一只金鱼,去那等我。”

    “好,我马上办!”他说。

    我挂了电话,看看阿步,“可以了。”

    “嗯”,她点点头。

    我端起杯子,又喝了口茶,接着对她说,“这第一个式神,咱们不用拖,只要它出现,直接就灭掉。但是你不能动手,得我来。”

    “为什么?”她不太理解。

    “因为你是安倍家的阴阳师”,我说,“如果你出手的话,中岛文雄会察觉到你的气息,那样一来,容易连累你的家族,你的母亲。所以这第一个式神,必须是我来解决。”

    “那剩下的两个呢?”她问。

    “也是我来解决”,我说。

    “那我做什么?”她问。

    “你什么都不用做,只安静的陪在我身边就好”,我说。

    她想了想,点了点头,“好!”

    我笑了,放下杯子,站起来,“走,吃饭去吧。”

    ……

    吃完早饭,已经是十点二十分了。

    我领着阿步走出酒店,拉住她的手,瞬间来到了703医院的ICU住院部。

    陈国伟已经捧着鱼缸在这等着了。

    见我俩来了,他快步迎了过来,“少爷,阿步小姐!”

    “他们没换病房吧?”我问。

    “没有”,陈国伟说。

    我点点头,“去看看何丹。”

    “好!”陈国伟说。

    来到何丹的病房外,我让他们在外面等着,自己走进病房,来到何丹床前。U9电子书

    何丹好像感应到了我的到来,吃力的睁开了眼睛。

    “何丹”,我俯下身,看着她,“你醒了?”

    “少爷……”她眼圈红了,泪水夺眶而出。

    “没事了”,我安慰她,“你放心,这个仇,我来给你们报!你安心养伤,不要想那些事了,知道吗?”

    她满眼泪水,无力的点了点头。

    我给她擦了擦眼泪,接着说,“我要用你几根头发。”

    “嗯……”

    我点点头,伸手在她头上拔下了几根头发,手指一捻,化作了一团红光。

    “我去给你们报仇”,我对她说,“你好好休息。”

    “谢谢少爷……”她流着泪说。

    我没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病房。

    何丹深吸一口气,默默的把眼睛闭上了。

    来到外面,我看看阿步,把红光弹到了她的身上。

    这样一来,那式神来了之后,就找不到真正的何丹了,它眼中的何丹,就是阿步了。

    接着,我们又来到了杨小金的病房。

    杨小金修为不如何丹,依然没有醒过来。

    我在他眉心取了点灵光,手指一捻,变成替身符,借助化神灵光,融到了自己的身上。

    杨小金眼皮颤了几颤,呼吸愈发的沉了。

    我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病房,带着阿步和陈国伟,来带了第三个病房外。

    这次,我让陈国伟跟我一起走进房间,来到了那个年轻人的病床前。

    我在年轻人头上拔了几根头发,用手一捻,化作淡淡的红光,接着走到陈国伟面前,将红光弹进了鱼缸,弹到了那条金鱼的身上。

    金鱼顿时疯了一般,在浴缸内拼命的游动了起来。

    游了一会之后,它慢慢平静下来了。

    我一指床头,吩咐陈国伟,“放那里。”

    “好”,陈国伟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把鱼缸放下了。

    “咱们出去等着”,我叮嘱他,“一会不管看见什么,千万别出声。”

    “明白!”他点头。

    来到病房外,我拉住他和阿步的手,默念藏形咒,隐住了身形。

    窗户上,我们的倒影不见了。

    陈国伟一愣,下意识的问我,“少爷,我们隐形了?”

    “别说话”,我淡淡的说。

    “哦,好!”他长出一口气,不说话了。

    这时,一个中年女医生快步走进了ICU病区,她四下看了看,问护士,“老陈呢?”

    “陈局去那边了”,护士一指我们这边,接着自己也愣住了,“哎?刚才还在呢!是不是去病房里了?”

    女医生没说话,快步走了过来。

    陈国伟一看她来了,想说话,但还是忍住了。

    这个女医生叫杨慧芳,是这里的主任,也是陈国伟的妻子。她今年四十多岁,长得很白净,身材苗条,气质也非常的好。

    她来到我们身边,四下看了看,自言自语,“这个老陈,去哪了这是……”

    找了一会,她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

    陈国伟一愣,下意识的想阻止她。

    我冲他一使眼色。

    陈国伟没办法,只好收回了手。

    好在这时,远处一个病房内,一个年轻医生匆忙的出来了,他一看杨慧芳在,赶紧对她说,“杨主任,您快来看看!19床的病人情况不好了!”

    杨慧芳一听,立马收起了电话,快步跑了过去,“快,通知他们,准备急救!”

    “好!”男医生说。

    陈国伟松了口气,尴尬的冲我一笑,接着看向了远去的妻子。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米白色职业装,浑身是血的清秀女子与杨慧芳迎面而过,缓缓的飘了过来。

    陈国伟怔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