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7 他们的样子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821更新时间:2020-10-02 10:48:34
    我俩走出帐篷,眼看着他走远了。

    “等他进帐篷之后,咱们就动手”,我对阿步说,“你解决外面的鬼影,我对付他。”

    “好!”她点头。

    “咱们的目的是救人,不是杀他”,我叮嘱她,“所以,打跑他就行了,千万别打死他。”

    “嗯,我明白!”她说。

    我看看马进堂,他已经扛着两个女孩钻进帐篷了。

    “可以动手了吗?”阿步问我。

    “等等……”我略一沉思,看看她,“咱们画一下妆……”

    “化妆?”她不解。

    “不到最后,不能让炼魂门的人看到咱们的真面目”,我说,“咱们得换一幅面孔。”

    “怎么换?”她问。

    “我试试看”,我伸手按住她的眉心,心念一动,修了一道白泽符,然后观想何丹的样子,将白泽符送入了她的体内。

    阿步身子猛地一颤,瞬间变成了何丹的样子,疑惑的看看着我,微微喘息起来。

    我眼睛一亮,“果然可以这么用!”

    “什么?”她不太明白。

    话一出口,她愣住了,吃惊的看着我,“我的声音……”

    她的声音,也变成了何丹的,一模一样。

    我笑了。

    “我这是怎么了?”她问。

    我没解释,观想白泽符,瞬间将自己变成了杨小金的样子。

    她一愣,“你……”

    “现在,咱们可以以他们的样子,为他们报仇了”,我看看马进堂的帐篷,“外面交给你,我进去救人!一会去公路对面!”

    她明白了,点点头,“好!”

    我隐住身形,身形一闪,来到了马进堂的帐篷内。

    此时的马进堂已经回到自己的肉身里了,正趴在兔兔的身上,上下其手。旁边的薇薇气息微弱,胸口的衣服也被扯开了。

    华子瘫软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马进堂轻薄兔兔,自己却无能为力。

    此时的他别说动了,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马进堂啃了一会,无意间看到华子正盯着自己,不由地停下来,得意地笑了。

    “小子,看的过瘾么?”他讥讽道,“一会让你看点更刺激的,哈哈哈……”

    华子很愤怒,但他无能为力。

    虽然只是临时女友,但几天的接触下来,他已经对兔兔动了真心了。

    所以眼前的这一幕,无异于在割他的心。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人凌辱,而自己却连都不能动一下,他此刻的痛苦,难以形容。他恨恨的盯着马进堂,脖子青筋暴起,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

    马进堂轻蔑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轻薄兔兔了。

    就在这时,我在他面前显现了出来。

    他察觉到有人来了,猛地抬起头,看见我站在他面前,他大吃一惊,猛地站了起来,“你是谁?”

    “这么快不认识了?”我冷笑。

    他打量我一番,突然想起来了,“你是409的人?”

    我没答话,敏捷的冲到他面前,抓住他衣领,瞬间将他带到了公路对面的雪地上,猛起一脚,踹到了他的肚子上。来看书吧

    他猝不及防,被我踹的跌出五六米远,狼狈的倒在了雪地里。

    但他反应很快,就地一滚,敏捷的爬了起来,伸手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短刀,一声怒喝,冲我扑了过来。

    我也一声怒吼,迎上了上去,闪身躲过他的刀,一记重拳掏到他的右肋上。他身形一闪,唰的一声消失了,接着在我身后出现,一刀划向我的后背。

    我一惊,敏捷的闪到了十几米外。。

    但我还是慢了一些,锋利的刀锋在我的衣服上划开了一道口子,虽没伤到皮肉,但这件衣服算是毁了。

    他一击得手,得意地一笑,讥讽道,“就这点本事!”

    我当然不能用出自己的真本事,我现在是杨小金,所以我只能像杨小金那样战斗。不然,我变成他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拿出愤怒的样子,脱下外套,狠狠的扔到地上,一声怒喝,“再来!”

    他冷冷的打量了我一番,“哦,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你也在!哎?你不是被我师弟杀了么?怎么?你没死?”

    我怒吼一声,冲到他面前,一拳砸向他的面门。

    他闪身一躲,同时一刀刺出,直刺我的胸膛。

    我只能收拳闪躲,避开他的刀锋的同时,敏捷的闪到他身后,猛踢他的后腰。

    他唰的一声不见了,接着又在我身后显现出来,继续刺向我的后背。

    我没办法,只得再次闪到十几米外,躲过了他的刀锋。

    他笑了,笑的很不屑,还是那句话,“小子,就这点本事?”

    正说着,一个矫健的身影如风一般从公路对面的营地冲了过来。

    阿步来了。

    马进堂转头一看,不由得一皱眉。

    阿步冲到他面前,唰的一声,长刀出鞘,寒光一闪,扫向了马进堂。

    马进堂一惊,下意识的用短刀一个格挡。

    铛的一声!

    火星四溅!马进堂一连后退十几步,勉强站住了脚。

    阿步一声断喝,挥舞着长刀冲上去,一刀紧似一刀,攻势凌厉,密集如雨。

    马进堂又拿出了刚才的办法,一边格挡,一边围着阿步闪来闪去,试图攻击她的背后。

    但阿步敏捷异常,每次马进堂绕到她后面,她的长刀也就随即护住了自己后背。接着等待马进堂的,就是一记势大力沉的劈砍。一连几个回合下来,阿步越战越勇,马进堂连连后退,被劈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空手入白刃,吃亏的基本都在赤手空拳的一方。

    而短刀对长刀,那形势,基本就是一边倒了。

    我在一边默默的看着,连演戏都忘了,也没必要了。

    又过了几个回合。

    马进堂实在招架不住了,他一声怒喝,再次绕到了阿步的身后,一刀砍向了阿步的后背。

    这是他的惯用战术,那天他们去西山仓库杀人抢鼎,他反复用的就是这一招。这已经成了他的肢体记忆,他的下意识,改不过来了。但这次,他把横划换成了砍,期望用这样的方式破解阿步的防守。

    但他万万没想到,阿步这次并没有防守。

    只见她以身带刀,来了一个漂亮的回身斜斩,不但巧妙的避开了马进堂的短刀,还顺势劈向了马进堂的脖子。

    马进堂大惊失色,赶紧举刀格挡。

    铛的一声!

    两刀相碰,溅起一片火星!

    马进堂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接着就地一滚,唰的一声闪到了十几米开外,敏捷的爬起来,半跪在地上,恶狠狠的盯着阿步,剧烈的喘息了起来。

    阿步杀的兴起,一声冷喝,挥刀冲了上去。

    马进堂嗖的一声,如鬼影一般闪了几闪,向营地冲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