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3 周清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719更新时间:2020-03-09 09:18:57
    周清住在南城旧宫附近,是一座独立小院,挺幽静的。

    来到院子外面,张二狗给赵飞打了个电话,让我们先不要下车,然后自己下了车,走到门口,按下了门铃。

    院门附近有监控,他怕老头吓着。

    很快,门开了。

    张二狗自己进去了。

    我们三个把车停在胡同口,等他的消息。

    等了几分钟,可儿没耐性了,问赵飞,“飞哥,他不会把咱们卖了吧?别再跟那老东西一起跑喽?”

    “谅他也没那个胆子!”老赵冷笑,“就算他不怕我,他也得掂量掂量我玉傀妹子!哼!”

    说着,他按下车窗,拿出烟来,先双手递给我,“少爷!”

    “我不会”,我摆手。

    “那我……”

    “你随意”,我说。

    他放心了,自己拿出一根烟,打火点着了,吧嗒吧嗒的吸了起来。

    我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赵土豪使劲吸着,一边吸,一边盯着院门口。

    可儿百无聊赖,跟赵飞要了根烟,叼嘴上,拿了点烟器刚要点,一抬头,吓得一声惊呼,“啊!少爷!”

    我赶紧睁开眼睛,一看,玉傀仙坐在副驾驶上,平静的的看着可儿。

    可儿吓得直哆嗦,不住地往车门上挤。

    赵土豪也看到了,惊的他一口烟差点没呛死,剧烈的咳嗽起来。

    “别怕”,我伸手按住可儿的肩膀,说,“你身上有护身符,她不敢动你。”

    可儿这才踏实了些,但是依然很害怕,紧张的盯着玉傀仙,不住的咽唾沫。

    赵土豪咳嗽了好一会,呛得他眼泪都出来了。

    玉傀仙似乎对他并不在意,看了可儿一会,又看了看前面的院门,她穿车门而过,缓缓地飘过去,飘进了院门。

    我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身边的老赵突然大惊失色,“我艹!着了!着了!”

    他惊慌失措,赶紧从内兜里掏出已经冒烟的替身符,甩手扔了出去。

    替身符一落地,瞬间着火了。

    我们三个不约而同的开门下车,凑过去一看,替身符已经变成灰了。

    可儿脸色苍白,抬起头,吃惊的看着我,“少爷,这东西……真的会烧死人啊……”

    我没说话,从口袋里又拿出一道折好的替身符,交给了赵飞。

    赵飞心有余悸的看着地上的纸灰,神情复杂无比,“少爷,我……我能活下来,是吧?”

    我想说是,可是我说不出来。

    沉默了片刻,我转身上车了。

    可儿想安慰赵土豪几句,张了几次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无奈之下,她也上车了。

    赵土豪重新点了支烟,使劲吸了几口,扔到地上,狠狠的踩灭了。

    他转身上车了。

    几分钟后,张二狗出来了。

    他来到车前,敲了几下车窗。

    赵土豪按下车窗,问他,“怎么样?”

    “我把事跟他说了,他很激动,想跑,我拦住了,做了一番思想工作”,张二狗说,“现在他冷静下来了,说愿意跟你们面谈。”

    “我艹!”老赵赶紧开门下车,“你他妈傻逼呀,你出来了,他跑了怎么办?赶紧进去!”

    “放心,他一个老头子,能往哪跑?”,张二狗一笑,弯腰看看我,“少爷,他已经泡好茶了,咱们进去吧。”

    “好!”

    我和可儿开门下车,三个人跟在张二狗身后,走进了院子。

    院子不算大,房是两层小楼,环境优雅,非常的清净。一个干瘦但还算精神的老头站在楼下,见我们来了,他惭愧的一抱拳,“飞哥,周某惭愧……”

    我看了看老头的打扮,头发花白,一身粗布衣,看着像个隐士。当然了,到了赵土豪眼里,这就是土里土气,难怪他说周清像民工了。

    赵飞阴沉着脸,一指老头鼻子,“老家伙,你可把我坑死了!你……”

    “飞哥!”张二狗赶紧拦住他,“有话好好说,周老也不是故意坑你,你们都是被那籽料上的东西坑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何必什么来着?”“何必曾相识!”可儿插嘴。

    “哦对对对!”张二狗想起来了。

    “对个屁!”赵土豪气不打一处来,指着老头骂道,“你个老东西,明知道那东西邪性,你还卖给我,你是想害死我么?啊?你知不知道,就在刚才,我差点被她烧死,你知道吗?”

    “啊?”老头惊住了,“她……她……她在门外?”

    “她早就进来了!”老赵吼道,“早就进你屋了!”

    老头子腿一软,瘫软到地上,回头看身后的房子,“她回来了?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周老!”张二狗赶紧上前扶起他,“您没事吧?没摔着吧?”

    我走到周清面前,问,“老先生,没事吧?”

    周清仿佛没听见似的,嘴里不住的念叨,“不可能……道长说了,送走了她就不会回来……不可能……不可能的!……”“道长?”我一皱眉,“他还说什么了?”

    他这才注意到我,“……你是?”“这位是……”张二狗想介绍,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叫吴峥”,我说,“周老,您别跟赵飞一般见识,他昨晚差点被那东西给害死,刚才又差点被烧死,所以有些激动。我们来这里不是找您的麻烦,是想请您帮个忙,制服这个东西。”

    “制服?”老头苦涩的一笑,“这位小兄弟,你知道她是什么么?”

    “她是玉傀仙”,我平静的说。

    “不!她是玉妖!是妖!”老头激动的说,“我好不容易把她送走,你们现在又把她带回来了!完了,完了,全完了!这下我们家谁都活不了了……”他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

    老头这一哭,赵土豪尴尬了,闹也不是,不闹也不是了。

    张二狗不住地安慰老头,一个劲的解释,说少爷来了,一定能制服那女妖的,让他放心。

    安慰了好一阵,老头这才慢慢平静了下来。

    他扶着张二狗站起来,平复了一下心情,对我们说,“这件事,我做的确实过分,可事关灭门之祸,我实在是没有办法。赵先生,您也别生气了,咱们进屋,我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们……”

    老赵发泄归发泄,毕竟是明事理的,老头那么大年纪了,话说到这份上,他也不好再指责什么了。

    他阴沉着脸,嗯了一声,接着转身让我,“少爷,您先请。”

    老头也赶紧抱拳,“吴少爷,请!”

    我看看他俩,默默的点了点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