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 张二狗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422更新时间:2020-03-09 09:14:41
    见她站起来,我们三个不约而同,一齐站了起来,心提到了嗓子眼。

    然而玉傀仙并没有做什么,她转身绕过张二狗夫妇,向远处的楼梯飘去。

    张二狗两口子不知道什么情况,见我们一起站起来,俩人本能戒备起来,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飞哥,有话好好说!您说了不为难他的”,女人周翠芬赶紧说。

    张二狗也说,“飞哥,你听我解释行不行?别激动……”我们谁都没说话,都盯着远去的玉傀仙。

    直到她飘下楼,我们才松了口气,这才坐下了。

    张二狗摸不准情况,看了看周翠芬,清清嗓子,试探着问赵飞,“飞哥,你们这是……”

    赵飞深深地吸了口气,定了定神,小声问我,“少爷,玉傀妹妹什么意思?”我也正纳闷,摇了摇头。

    “或许,她就是渴了吧?”可儿小声说。

    赵飞看她一眼,转头问张二狗,“哎,你喝了那茶,没觉得哪不舒服么?”

    张二狗一愣,“不舒服?没觉得呀!怎么?这茶不对?”

    赵飞一皱眉,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问,“你们难道没看见刚才有个美女从你两口子身边飘过去?”

    张二狗夫妇一激灵,赶紧看看四周,“没……没有啊……”

    “算了,说正事吧”,我对赵飞说。

    “好”,赵飞点点头,清清嗓子,对他俩说,“没看见就算了,这位是我们少爷!少爷,他就是张晓军,外号张二狗,圈里人都叫他狗哥或者狗爷。”

    我微微一笑,冲张二狗点了点头。

    张二狗满脸赔笑,点头哈腰,“少爷您好,敢问您的尊号是?”

    “哪那么多话?”赵飞眼一瞪,“我们少爷的名讳,是你该问的吗?”

    张二狗碰了一鼻子灰,本想发火,但他毕竟心虚,不敢表现的太豪横,只好讪笑着点点头,“是,是,我问多了。”

    “坐吧!”赵飞没好气的说。

    张二狗尴尬的坐下,他老婆周翠芬自己从旁边搬了把椅子,在他身边坐下了。

    “说说吧,怎么回事?”赵飞冷笑。

    “飞哥,我确实知道那块籽料有点邪性,可我绝对不是成心害你!”,张二狗赶紧解释,“而且那天我也说了,这籽料有问题,让你考虑清楚的,你说你不在乎,坚持要收过来,这才……”

    “放屁!”赵飞打断他的话,“你什么时候说它有问题了?你说的是这籽料灵气特别重,那老头怕自己镇不住,这才想出手。你说我命好,镇得住好东西,所以才把老头领来见我的,你他妈自己说过的话,自己都不记得了?”

    “飞哥,您别生气,毕竟两个多月了,他许是忘了……”周翠芬打圆场,接着冲张二狗一使眼色,“别惹飞哥生气,实话实说,这事闹大了,咱们都好不了!”

    “好吧”,张二狗无奈,“飞哥,这事是我不仗义了,我确实知道那籽料不干净,不过我并不知道它这么邪性……你也知道咱们这行的规矩,不管怎么说,东西你已经接了,这时候找卖主儿和我这个中间人翻后账,多少有点不合规矩了……”“谁他妈找你翻后账?”赵土豪一皱眉,“我老赵是那样的人么?现在的问题是,那籽料里有个……有个……”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楼梯口,确定玉傀仙没上来,这才压低声音,继续往下说,“那里面有个女的,每天晚上都跟我睡觉,麻痹的,昨天干了我一下午,害得我尿了一裤子血!要不是我们少爷,我昨天就死定了!你他妈知道不知道?”

    张二狗吃了一惊,“尿……尿血了?”

    周翠芬也是一脸惊愕,“难怪我今天一见飞哥,就觉得您瘦了那么多……”

    “哼!”赵飞冷冷一笑,“张二狗,你丫少给老子装蒜!知道我们少爷是谁么?别看他年轻,他可是上京最牛逼的风水大师!少爷可说了,那妹子是玉傀成精,我要是被她给弄死了,你们两口子也跑不了!”

    “飞哥,我们冤枉啊……”周翠芬慌了,接着求我,“少爷,我们听您的,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求求您,千万别让那女鬼害我们两口子呀!”

    张二狗有心事,脸色都变了,见他媳妇这么说,他也赶紧表态,“少爷,我听您的,您说吧,让我做什么?上刀山下火海,我绝不说个不字!”

    “没那么严重”,我看着张二狗,“我问你,那个卖主儿是什么人?你们什么关系?”

    “那卖主儿叫周清,是个教考古的教授,跟我是多年的朋友了”,张二狗不敢再隐瞒,“我们合作差不多有十年了,我经手的一些值钱的物件,都是从他那来的。”

    “教授?”我心里一动,“他真的是教授?”

    “对!他前年就退休了,好像是因为出了点事,提前退的”,他说,“退下来之后,他就来上京了,现在在南城那边住。”

    “他现在在上京么?”我问。

    “这个……”他尴尬的看了看赵飞,“我那会接到飞哥的电话,一听他那语气就知道是出事了,要来找我们后账。所以我就通知周清,让他去外地避风头去了……”

    “他去哪了?”赵飞赶紧问。

    “这个……”张二狗想了想,拿出手机,“你们别急,我问一下。”“赶紧的!”赵飞很着急。

    张二狗平静了一下,拨通了老头的电话,“喂?周老,您现在在哪?哦还没走啊?那太好了,没事了,不用躲了,虚惊一场,他找我真是看物件,还给我带来个大主顾。我媳妇刚才来电话,说东西都选好了,拿走了,您就甭躲了,把机票退了吧……”

    他有说有笑,语气轻松,神态自然。

    我看看赵飞,意思你瞧人家张二狗,这才叫老江湖。

    赵飞尴尬不已。

    张二狗又说了几句闲话,挂了手机,对我说,“少爷,他在家,刚才定了机票说准备去海南,还没走,我说虚惊一场,让他把票退了。”

    “少爷,怎么办?”赵飞问。

    我喝了口茶,放下茶碗,站起来,“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