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3 很特殊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645更新时间:2020-09-28 15:56:59
    天亮后,我出定了。

    乔俊山睡得很沉,呼噜声震天响,嘴角都流口水了。

    我看他一眼,站起来,走进了洗手间。

    此时的洗手间,已经成了开放式的了,遍地都是碎玻璃。

    我打开水龙头,放水洗脸。

    阿步来到门外,敲了几下门。

    我拿过毛巾,擦了擦脸,来到门口,开门让她进来了。

    她走进房间,看看满地的碎玻璃,又看看床上的乔俊山,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

    “后来你睡了么?”我问她。

    “睡了一会”,她说。

    “那就好”,我走到床边,推了推乔俊山,“乔老板,醒醒!起床了!”

    乔俊山醒了,揉着眼睛坐起来,打了个哈欠。

    “去洗把脸”,我说,“咱们得走了。”

    “哦,好!”他赶紧下床,一抬头看到了阿步,“阿步小姐,早!”

    “早”,阿步淡淡的说。

    乔俊山尴尬的一笑,快速穿好鞋子,去洗脸了。

    我来到窗边,看了看对面的文物局,“镇魂碑已经出了地宫了,他们正在装车。”

    “我们现在去铁马山吗?”阿步问。

    “不急”,我说,“先吃早饭,吃完饭再去。”

    “嗯”,她点点头。

    乔俊山很快洗完了,“少爷,阿步小姐,我可以了!”

    “好”,我看看阿步,“走吧!”

    我们一起下楼来到前台,乔俊山让服务员喊来值班经理,说了一下房间里的情况,最后给他们在房费之外,多打了一万块钱。

    退房之后,我们离开酒店,来到了隔壁街上,走进了一家粥铺吃早餐。

    早餐和昨天差不多,包子,油条,煎饺,一人一碗小米粥。

    吃饭的时候,我想起个事,问乔俊山,“大统领墓内的棺椁,还在那么?”

    “那墓早就空了”,他说,“里面的东西都被老马他们拉走了。”

    我略一沉思,拿出手机,拨通了何晨的电话,“何晨,你现在在哪?”

    “少爷,我还在娘娘庙这边”,何晨说,“这边完事了,我们准备直接去铁马山矿区。”

    “镇墓兽呢?”我问。

    “我们安排了两个人,他们已经带着镇墓兽出发了”,他说,“大概上午十点多,镇魂碑和镇墓兽都能到铁马山。”

    “好”,我说,“你多带几个人,带着工具,大统领墓里还有一样宝物,到时候我带你们去挖出来。”

    “好啊,是什么宝物?”何晨问。

    “大统领墓已经发掘了一些日子了,老马他们是不是至今都没能确定墓主的身份?”我问。

    “对!”何晨说,“我问过他这个问题,他说考古人员找遍了大统领墓,都没发现墓主的印信和墓志。没有印信和墓志,就无法确定墓主的身份。”

    “墓志你们就别想了”,我说,“这个大统领死的比较尴尬,所以没有墓志,但他的印信是有的,我知道藏在哪里了。”

    “那太好了”,何晨有些兴奋,“谢谢少爷!”

    “不用客气”,我淡淡一笑,“我们一会去铁马山矿区,见面再说。”

    “好!”蛋疼

    我挂了电话,收起手机,冲阿步一笑,“可以了,有人帮着干活了。”

    “那个镇物,我们自己不能挖么?”阿步问。

    “不是不能,是我不想”,我说,“这墓里的东西,咱们还是尽量不要碰的好。”

    阿步明白了。

    她想了想,“可是我们不能碰,何晨也不能碰,那挖出来之后怎么办?”

    我看看乔俊山,“挖出来之后,你来拿。”

    “我?”乔俊山一愣。

    “那个镇物很特殊”,我说,“谁碰,血童子就会杀谁。现在他只认你,如果别人碰了,那他身上的血魂符就失效了,所以只有你拿最合适。”

    “好!”他点头,接着问我,“少爷,那镇物是什么呀?”

    “现在不要问”,我说,“等收拾了血童子,再告诉你。”

    “好”,他说。

    他夹起一根油条,吃了起来。

    我和阿步互相看了看,继续吃东西了。

    吃完早饭,我们再次来到了铁马山矿区,走进了乔俊山的办公室。

    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何晨他们的车队来了。

    我们随即来到了外面。

    车队停下之后,何晨开门下车,一路小跑来到我们面前,“少爷,阿步小姐,我们来了!”

    “辛苦了”,我说。

    “应该的”,他一笑,“少爷,您看东西卸到哪?”

    我看了看矿场内,发现东南角有个一篮球场,“卸到那儿吧!”

    “好”,何晨说,“那我带他们过去!”

    “嗯”,我点点头。

    何晨冲阿步和乔俊山一点头,转身去招呼工作人员了。

    随即,车队重新启动,开去了篮球场那边。

    我看了看矿区内的空间,面积,又看了看那些房子,转过来问乔俊山,“你这些房子,设备,都买了保险了吧?”

    “买了”,他说。

    “好”,我放心了,“过几天,你可以找保险索赔了。”

    “索赔?”乔俊山不解,“怎么说?”

    “今天下午,这里会着火”,我看着矿场,“这里的所有房子,设备,都会被焚毁,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你最好赶紧收拾了,放到车上,省的到时候来不及。”

    他愣了一下,赶紧点头,“好!我这就去收拾!”

    他转身回办公室了。

    阿步看了他一眼,小声问我,“这里全部都会被烧毁?”

    我点了点头。

    “必须是在这里么?”她看着我,“不能换个地方?”

    “不能”,我说,“这里最合适。”

    她不说话了,看了看那些房子,轻轻的出了口气。

    “大统领墓下就是铁马山的灵脉”,我对她说,“这个矿,不能再挖了,不然灵脉一断,这里的风水格局就会大乱。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其实也是天意,一把火烧掉这矿场,既能除害,又能为乔俊山得到一大笔保险金,这不是很好么?”

    “你的心思,缜密的吓人”,她看着我,“不愧是炎夏最好的风水师,跟你一起办事,让我受益良多,学到了好多……”

    我看她一眼,淡淡一笑,“走,去那边看看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