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4 有妖物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702更新时间:2020-09-25 18:59:56
    阿步点点头,“好。”

    我们转身走出别墅,来到停车的地方,开门坐进了车里。

    沉默了几秒之后,她转头问我,“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

    “什么?”我不解。

    “我们可以直接去铁马山的”,她看着我,“为什么要开车去?这样不是很耽误时间吗?”

    “那话是说给姚子姗听的”,我说,“一千七百多公里,真开车去的话,乔俊山就死定了。”

    她愣了一下,接着会心一笑,不说话了。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她的手,只见她右手虎口已经震裂了。

    “疼么?”我问。

    “没事”,她说,“我的身体能自动愈合,很快就好了。”

    我点点头,“那就好。”

    给力文学网址

    她深吸一口气,靠在座椅上,不说话了。

    不一会,乔俊山出来了。

    姚子姗跟着走出门,小声的叮嘱了他几句。

    乔俊山点点头,转身向我们走了过来。

    姚子姗不舍的看着他,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阿步看到这一幕,好奇的问我,“如果没有血魂符,她对乔俊山会不会如此深情?”

    “会”,我说,“本来她心里也是爱着乔俊山的,只是之前,她心里的结没解开而已……”

    阿步笑了,点了点头。

    乔俊山抹去眼角的泪水,走过来开门上车,坐进驾驶位,冲我们挤出一丝笑容,“少爷,阿步小姐。”

    “走吧”,我淡淡的说。

    “好!”他平静了一下情绪,发动了车子,调转方向,驶入了大路。

    姚子姗追到路边,目送我们远去,泪流满面。

    乔俊山不住地从后视镜看她,当她消失的那一刻,他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

    “你放心”,我对他说,“我们不会让你有事的,等办完这件事,你们就可以团聚了。”

    “嗯!”他强忍着泪水,“谢谢少爷!”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下来,加速向前驶去。

    从别墅区出来,他准备去高速口。

    走到半路,我见远处有座粥铺,于是吩咐他,“去那粥铺,吃点东西。”

    “好!”他驶出主路,来到了粥铺前,停下了。

    我们开门下车,走进粥铺,找了个靠窗的桌子坐下了。

    “少爷,阿步小姐,吃点什么?”他问我们。

    “你看着点吧”,我说,“能吃饱就行。”

    “好”,他转身去前台点餐了。

    阿步站起来,“我去洗手。”

    我点了点头。

    她转身去洗手间了。

    我看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半了。

    阿步很快就回来了。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她的右手虎口,震裂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虎口上留下了一条粉红色的暗痕。

    “这个痕迹会一直有么?”我一指她手上。

    “不会的”,她摇头,“几天后就消失了。”

    “不管受多重的伤,都能自动愈合么?”我好奇的问。

    “肯定不是的”,她说,“只有外伤可以,内伤就不行了。”

    我点点头,“明白了。”

    正说着,乔俊山走过来,在我们对面坐下了。

    “少爷,我点了馄饨,包子,油条还有肉饼,煎饺”,他说,“也不知道您和阿步小姐爱吃什么,我就把他们这最好的每样点了一份。”

    “可以”,我说。

    他放心了,“那就好。”

    “铁马山具体在东北什么地方?”我问他。

    “在这里”,他拿出手机,打开地图,递给我,“您看,这是吉省铁州,再往西就是铁马山了。”

    我看看地图,略一沉思,问他,“文物部门从大统领墓里带走的那个石像,现在在哪?”

    “应该是在铁州文物局的仓库里”,他说,“铁马山矿区的事惊动了整个铁州,文物局本来是要把那个石像送博物馆的,后来听说矿区死了好几个人,而且死的很邪,他们也怕出事,就没往博物馆送。”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问。

    他苦涩地一笑,“我那连续的死人,警方查不出凶手,文物局的马局长好几次给我打电话,问我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杀人。我说肯定不是人,他听了之后,什么都没说。后来带队去发掘大统领墓的那个专家也问我这个事,我也是这么说的,他挺害怕的,石像的事就是他跟我说的。”

    我点点头,把手机还给了她。

    “那个石像是一个镇魂碑”,我对他说,“等到了铁州,你和那个马局长沟通一下,让他把石像运回铁马山。”

    “运回铁马山?”他一愣,“这个……他恐怕不能答应吧?”

    “这就看你怎么说了”,我看着他,“你告诉他,大统领墓里有妖物,不除掉这东西,不但你们活不了,所有见过那镇魂碑的人,都活不了。”

    他想了想,点点头,“好!”

    “镇魂碑,真的那么厉害?”阿步忍不住问。

    我淡淡一笑,“当然不是,不过不这么说,那位马局是不会帮忙的。”

    阿步明白了。

    “少爷,那我要不要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乔俊山问。

    “不用”,我摇头,“吃完饭再说。”

    “好”,他点点头。

    两个中年女服务员给我们端来了馄饨,包子和油条。

    接着,她们又端来了肉饼,煎饺和咸菜。

    桌上顿时摆满了。

    热气腾腾,香气扑鼻。

    我拿起筷子,看看阿步,“吃东西吧。”

    阿步点点头,双手合十,轻轻祷告了一下,拿起了筷子。

    这是樱花国人的习惯,吃饭之前,先要感恩。

    我笑了,夹起一个包子,放进嘴里,吃了起来。

    吃完早饭,我们走出粥铺,回到了车上。

    乔俊山拿出电话,准备给马局打电话。

    “等等”,我拦住他,“一会再打,先把车锁上。”

    “锁车?”他不解,“少爷,您这是……”

    “锁上”,我淡淡的说。

    “哦,好!”他把车锁上了。

    我看看阿步,“准备好了么?”

    “嗯”,阿步点头。

    我拉住她的手,接着拉住乔俊山,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铁州文物局门前。

    我松开他们,微微一笑,“好了。”

    阿步笑了。

    乔俊山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