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9 三样镇物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795更新时间:2020-09-23 19:42:37
    我们走到路边,开门上车,一前一后驶出了小区。

    从小区出来后,阿步问我,“我们为什么要开车?你不是可以直接到达吗?”

    “神通不能随便用”,我说,“再说了,血童子要凌晨四点左右才会动手,咱们去太早了没意义。”

    她点点头,接着问我,“到了那里之后,我们怎么做?”

    “血童子选择目标是随机的”,我说,“这个目标人群太大,足有几百人,咱们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我的想法是,今晚先用乔俊山的孩子把他引来,然后给他定一个目标。这样一来,后面的事就可以有条不紊的进行了。”

    “定一个目标?”她不解,“什么意思?”

    “简单的说,就是用血符”,我说,“血童子杀人是随机的,他两天杀一个人,如果今晚杀不了乔俊山的孩子,他就会跑掉,然后随机再换一个。我打算在乔俊山身上采血修血符,然后把这血符打到血童子的身上。这样一来,血童子就会认定乔俊山,会不遗余力的杀死他,暂时就不会再杀其他人了。”

    “需要这么麻烦么?”她看着我,“今晚血童子出现,我们把它消灭了不就可以了?”

    我摇头,“这东西,没那么好消灭的……”

    “为什么?”她问。

    “血童子是被血祭而死的妖物”,我说,“当初那些人杀他的时候,在大统领墓中做了三件镇物。一是用血童子的血,炼养的镇魂碑;二是用他的骨头雕成的守棺兽;三是将他的心挖出,埋入了大统领墓地宫下的石头内。这三样镇物,既是镇他的,也是养他的……”

    “既是镇他,也是养他……”她不太明白,“什么意思?”

    “所谓镇他,是只要这三样镇物在,他就逃不出大统领墓”,我说,“所谓养他,是只要这三件镇物在,他就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而且能飞,能跑,能说话,还能隐形。所以要想彻底消灭他,就必须把这三样镇物取出,连同他一起,用火烧掉,这样才能根除后患。不然的话,你消灭了他的肉体,他也能变成邪灵,继续杀人,就像你说的,不完成契约,他是不会停手的。”

    她想了想,问我,“你的意思是,这三个镇物,是他力量的来源?”

    “对”,我点头,“镇魂碑上有血符,能聚怨气;人骨镇墓兽上也有血符,它可以聚集阴气;大统领墓风水极好,地宫以下五尺,就是铁马山的灵脉所在。当年那些人把血童子的心脏埋入了灵脉内,所以他能源源不断的得到灵脉地气的补充。怨气,阴气和灵气,他都有了,这些都能为他补充力量。”

    “明白了”,她点点头,“想要一劳永逸的解决他,就必须去铁马山,去大统领墓!”

    “对!”我说。

    她想了想,问我,“你为什么了解的这么清楚?”

    “这个……需要解释么?”我问她。

    她看了我一会,转过头去,“不需要。”

    我会心一笑,“那就不解释了。”

    她明显有些受震撼,轻轻出了口气,看看我,“那我们……明天去铁马山?”

    “对”,我看着前面的路,“今晚的任务,就是先给血童子定目标,然后咱们带着乔俊山去铁马山。到那之后,再见机行事。”

    “那血童子来了之后,要不要打?”她问。

    “要打,而且要往死里打”,我说。

    她点点头,“明白了!”

    我看她一眼,“你休息会吧。”

    她摇头。

    “白天坐了那么久的飞机,后来也没休息”,我说,“睡会吧,闭目养神也好,咱们接下来要连续作战了。”

    “我不累”,她说。

    我看看她,“不累?”

    她认真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好”,我点头,“那就陪我开车吧。”

    她笑了,点点头,“嗯!”

    我会心一笑,一脚油门,加速向前驶去。

    ……

    上京到石门,大概是四百多公里,我们用了四个半小时。

    凌晨两点多,我们驶下高速,进入了石门市区。

    进入市区后,乔俊山在前面带路,又走了半个多小时,我们来到了一个豪华别墅区内,来到一栋三层别墅前停下了。

    这里,就是乔俊山的家。

    此时的别墅内,灯火通明,明显有人还没睡。

    我看了看那别墅,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

    阿步也跟着下了车。

    乔俊山走过来,“少爷,阿步小姐,这就是我家了!”

    “家里都有谁?”我问。

    “我爸妈,保姆,还有两个儿子”,他说。

    “他们睡了么?”我问。

    “没睡”,他说,“我刚才打了电话了,他们早就起来等着了。”

    “你先把两位老人和保姆送去酒店,派人妥善照顾”,我说,“等他们走了,我们再进去。”

    “好!”乔俊山点头,“那就委屈您和阿步小姐先在车上等会,我先安排一下。”

    “嗯”,我看看阿步,“咱们先回车上。”

    阿步点了点头。

    我们回到车前,开门坐进了车里。

    乔俊山叮嘱了司机几句,转身进别墅了。

    “你怕吓着他的父母?”阿步问我。

    “血童子凶残无比”,我说,“两个老人年纪大了,容易惊着,让他们躲一躲,省的出意外。”

    “你的心很细致”,她看着我。

    “这是应该的”,我说,“既然接了这个事,就得给人家办好,把影响和损失降到最低。”

    “你的身价高,是有道理的”,她感慨,“炎夏最好的风水师,你当之无愧。”

    “哪有什么最好”,我玩味的一笑,“就是用心不用心罢了……”

    她看我一眼,淡淡的笑了。

    这时,门开了,一对老夫妇和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

    乔俊山紧接着也出来了。

    “要不让俩孩子也跟我们去吧”,老太太不放心孙子,“你把他们留下,我和你爸不放心啊……”

    “哎呀您就放心吧”,乔俊山安慰老太太,“不会有事的,放心,啊!”

    老太太无奈的看了一眼老伴。

    老头清清嗓子,“算了,咱们走吧。”

    老太太犹豫了一下,只好点头。

    乔俊山紧走几步给他们打开车门,让两个老人和保姆上车,关上了车门,接着小声叮嘱了司机几句。

    “好!您放心!”司机说,“我会照顾好老爷子和老太太的。”

    乔俊山拍拍他肩膀,示意他走吧。

    司机随即上车,把那辆黑色奔驰缓缓地开走了。

    乔俊山目送他们远去,轻轻出了口气,转身快步来到我们车前,“少爷,阿步小姐,可以了!”

    我开门下车,“走,进去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