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6 接风洗尘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980更新时间:2020-09-22 18:28:21
    少爷!您别!”乔俊山大惊,“您说个数!您说个数!多少都行!”

    陈道爷也站了起来,“少爷,您别激动……”

    “我没激动”,我说,“规矩您老比我明白,这件事很大,现在却搞得跟菜市场似的,还有意思么?”

    陈道爷叹了口气,点点头,“我明白您的意思……”

    他冷冷瞥了一眼乔俊山,“这种人,我就不该管!太给我丢人了!”

    “道爷,我都说了,多少钱都行!”乔俊山赶紧解释,“两亿我都舍得了,我还怕再多出点么?少爷!您说个数!您说个数啊!”

    旁边的很多客人都向我们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我没理乔俊山,转过来对阿步说,“别急着回去,去我那吧,晚上咱们吃火锅。”

    阿步站起来,点点头,“嗯。”

    我一笑,冲陈道爷一抱拳,看了一眼惊慌失措的乔俊山,带着阿步下楼了。

    “少爷!少爷!”乔俊山大喊,“您回来!您说个数!您说个数啊!”

    陈道爷伸手拦住他,轻轻叹了口气,“别再丢人了……”

    乔俊山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整个人都傻了。

    ……

    来到楼下,我对安雨说,“我带阿步回通州,一会早点回来,咱们去吃火锅,给阿步接风洗尘。”

    安雨点头,“好!”她看看阿步,“一会见!”

    阿步点点头,“嗯。”

    她对安雨很尊重,从见面开始就是如此。

    我抱了一下安雨,带着阿步离开了小鱼咖啡。

    回通州的路上,我给可儿打了个电话,告诉她阿步来了,让她一会开车来接安雨,晚上一起吃火锅。

    “好嘞!”可儿笑着说,“我正好见见东瀛小美女,看看鬼使大人的千金,到底有多漂亮。”

    我下意识的清了清嗓子。

    可儿顿时明白了,赶紧说,“您放心,我嘴严着呢,不会说漏的。”

    “行,晚上见面聊吧”,我说。

    “好!”

    我挂了电话,略一沉思,问阿步,“要不要把赵飞和张晓阳也喊来?”

    “决定”,她说。

    “好!”

    我随即拨通了老赵的电话。

    老赵很快接了,“少爷!哎呦我艹,您可算想起我来了!哈哈哈……”

    好久没联系,老赵的画风一点也没变。

    “嫂子身子方便么?”,我问。

    “她呀!肚子挺大的,不过利索着呢”,他笑着说,“没事,有什么事,您说!”

    “阿步来了,晚上带嫂子来通州,咱们一起吃个饭”,我说,“她和嫂子是朋友,们不露面不合适。”

    “阿步?”老赵楞了一下,想起来了,“哦,就是那个樱花国女阴阳师吧?”

    “对!”

    “行!没问题!”他说,“我们带两瓶好酒,一会就出发!”

    “好!”

    我挂了电话,冲阿步一笑,“好久没这么热闹了,可惜我女朋友正闭关,不然让她也一起来。”

    她点了点头。

    我看她好像在想事情,于是问她,“想什么呢?”

    “想之前在吉山事”,她看着前面的路,“想来,真是让人感慨啊。”

    我也有些感慨,“是啊,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了。”

    她深吸一口气,看看我,“我知道,是想帮我。”

    “太客气了”,我说,“吉山的事,我阻止了,事后把张晓阳给的钱退给了她;后来金家那件事,本来他们要给几千万的,结果因为我,又给搅黄了。我知道和母亲一直过着清苦的生活,出来办事赚钱,也是想让妈妈过的好一些而已……”

    我看看她,“以后我不方便接的事,如果愿意的话,我就推荐。这样既帮了我,也能赚些钱。”

    她没说话,默默的低下了头。

    “别多想”,我说,“我没别的意思……”

    “我没多想”,她顿了顿,“吴峥,谢谢。”

    我看她一眼,欣慰的笑了。

    ……

    傍晚时分,安雨和可儿回来了。

    紧接着,老赵两口子也来了。

    张晓阳已经七个多月了,但她身材好,比较瘦,所以虽然肚子很明显,但正如老赵所说,非常的利索。

    见到我之后,她依然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喊了我一声,“少爷。”

    我笑了,喊了她一声,“嫂子。”

    她红着脸笑了笑。

    接着,她拥抱了阿步,然后又跟安雨和可儿打了个招呼。

    简短寒暄之后,我们上车离开小区,来到了外面的海鲜馆,吃海鲜火锅。

    老赵带来了两瓶五粮液。

    我们边吃边喝边聊,吃的特别开心,气氛非常的热烈。

    阿步的汉语有些生硬,说的太快了,她就跟不上了。

    正因为如此,我们都觉得她有些呆萌,特别的可爱。

    可儿善于搞气氛,她一会跟安雨喝酒,一会给阿步夹菜,一会又摸着张晓阳的肚子,问她啥时候生?孩子是男是女?起好名没有?

    张晓阳被她问的一愣一愣的,不由得看向了老赵。

    老赵嘿嘿一笑,“是男是女都行,都是宝贝!至于啥时候生,那谁知道?预产期是年底那会,可这玩意没准。我妈当年生我的时候,预产期就提前了。我丈母娘生晓阳的时候,也提前了。所以啥时候生都行,他爹我等着就是了。至于名字嘛……”

    他看看我,“少爷,我和晓阳的意思,是想麻烦您给起一个。还有,孩子出生之后,您得做干爹!”

    我连连摆手,“那可不行!我不能给人做干爹的。”

    “为什么呀?”张晓阳问。

    “因为我是学术数的人”,我说,“像我们这样的人,不合适给人做干爹,干妈。再说了,俩都是有福气的,孩子有们庇护,也不用认什么干爹干妈的,有们就够了。”

    “这是我们的心愿”,张晓阳说,“要不是您,也没这孩子,所以我们想让孩子做您的儿子。”

    “嫂子的心意我领了”,我一笑,“真的没必要,们的福气,足够大了。”

    “那……好吧”,张晓阳有些失望。

    老赵一笑,搂住她肩膀,“媳妇,少爷说咱有福气,那咱就是有福气!没福气的话,我能娶到吗?没福气的话,这天鹅肉,还能让我这癞蛤蟆给水煮喽?”

    “哈哈哈……”众人都笑了。

    张晓阳脸一红,轻轻用肘拄了老赵一下,眼中却满是幸福。

    老赵端起酒杯,“少爷,名字的事,可就拜托您了!”

    “好!”我端起酒,“来,咱们一起吧!”

    女孩子们一起端起酒杯,“干杯!”

    我们碰了一下,一起喝了。

    喝完酒,老赵给大家满上了酒,大家拿起筷子,继续有说有笑的吃了起来。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

    我拿出来一看,是陈道爷打来的。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边的阿步。

    阿步看看我,“怎么了?”

    “哦,没事”,我冲她一笑,“吃东西。”

    她轻轻一笑,“嗯。”

    我略一沉思,挂了电话,关了手机,继续吃东西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