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3 拳馆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580更新时间:2020-09-08 13:09:45
    女鼓手吓坏了,她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绕过白长生,跑向停车场。

    白长生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一挥手,一道淡红色的光打到了女孩身上。

    女孩身子一软,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白长生来到我们身边,“少爷放心,她很快就会醒过来,到时这一切,她就都忘了。”

    “那边的人呢?”我问他。

    “您放心,他们已经忘了”,他说。

    “好!”我松了口气,“你把这里封锁住,别让那些人靠近,我先封住他的元神。”

    “好!”他身形一闪,消失了。

    我走到赵南生身边蹲下,撕开他的衣服,伸手按住了他的眉心。

    ……

    几分钟后,赵南生七窍流血,痛苦的哀嚎了起来。

    我随即将太极封灵阵打进了他的眉心。

    他一声惨叫,身子猛地一颤,不动了。

    我站起来,轻轻出了口气。

    小珺走过来,“怎么样?”

    “可以送他去机场了”,我说,“然后,咱们去申城。”

    “好!”她点点头。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赵南生,冲远处喊了一句,“白先生!”

    白长生瞬间显现出来,“少爷!我在!”

    “把他送去阳城机场,交给何丹”,我说,“我们在这等你。”

    “好”,他说,“我马上回来!”

    他走过去,提起赵南生,身形一闪,不见了。

    我看看小珺,“范龙那边有没有异常?”

    “他去拳馆了”,她说。

    “这个点去拳馆?”我不解。

    “几分钟前,他还很正常”,她说,“刚才你封印了赵南生的元神之后,他就突然烦躁了起来,就去拳馆了。”

    “那朱小梅呢?”我问。

    “朱小梅也是一样”,她说,“你封印了赵南生的元神之后,她也突然烦躁了起来。本来正和朋友吃饭,现在饭也不吃了,去酒吧了。”

    “去酒吧?”

    “你忘了,她是个舞者”,她说,“她今晚要去酒吧登台表演的。”

    “哦……”我深吸一口气,明白了,“是刑天之泪……”

    “是”,她点头,“刑天之泪虽然分成了五个部分,但它依然是一个整体。现在今川由美,霍天喜,赵南生都被封印了元神,范龙和朱小梅感觉到了危机,所以才突然烦躁起来了。”

    我沉思片刻,问她,“依你看,这两个人谁更危险?”

    “我不好说”,她看着我,“但有一点,如果再封印一个,剩下的那一个一定是最危险的。”

    “你说的没错”,我想了想,打定了主意,“先去申城,抓范龙!”

    “嗯!”她点点头。

    “他去拳馆,是练拳么?”我问。400

    “不是练拳,是比赛”,她说,“他有一个同门师弟,当初两个人曾经一起在暹罗学拳,后来成了仇人。几天前,他师弟从暹罗回来了,点名要跟他打一场。范龙回避了几天,刚才他给他师弟打电话,同意了。”

    “同门师兄弟,怎么会变成仇人?”我不解。

    “范龙在暹罗学拳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当地贵族家的女儿,可巧的是,他师弟也看上了那个姑娘”,她说,“那姑娘在他俩之间摇摆了一段时间,最后选择了他师弟。他们兄弟两个因为这件事,变成了仇人。”

    “那他师弟为什么还要跟他打?”

    “还是因为那个女孩”,她说,“前段时间,范龙去了一趟暹罗,跟那女孩见了一面。那女孩已经快结婚了,但她见了范龙之后,又念起了旧情。两个人借着酒劲,就发生了一些事情。现在这事被他师弟知道了,他妒火中烧,于是就回来找范龙了。”

    “这女孩……”我无奈的一笑,“真是个害人精啊……”

    “她原本就是在两个人中举棋不定的”,小珺说,“她开始是喜欢范龙的,但她是贵族之女,而范龙是外国人,他们在一起,女孩的家里一定会反对。而范龙那个师弟是当地的华人,而且他的家族与暹罗王室关系密切,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女孩最终选择了他。”

    “选择了他,但又忘不了范龙,所以就脚踏两只船?让两个男人为她拼命?”

    “他们的故事很复杂”,小珺说,“总之就是剪不断理还乱,一来二去的,就成这个样子了。”

    “他师弟到拳馆了么?”我问。

    “已经到了”,她说。

    “他们之间的恩怨是他们的私事,咱们不管,但是范龙要杀人,咱们不能袖手旁观。等白先生回来,咱们马上过去!”

    “好!”

    正说着,白长生回来了。

    “少爷,珺小姐”,他冲我俩一抱拳,“人我交给何丹小姐了。”

    “好”,我看看小珺,“把拳馆的地址找出来。”

    “嗯”,小珺拿出手机,打开地图,找到范龙的拳馆,递给了白长生。

    白长生接过来看了看,点了点头,“好!”

    他把手机还给了小珺。

    接着,他轻轻拉住了我的手。

    我们身形一闪,瞬间离开服务区,来到了范龙的拳馆外。

    这座拳馆很大,非常的时尚,一楼没有开灯,漆黑一片,二楼则灯火通明。

    “他们在二楼”,小珺说,“已经上了擂台了。”

    我拉住她的手,默念藏形咒,隐住了身形。

    白长生一怔,四下观望,“少爷?珺小姐?”

    “我们在这”,我拉住他的手,“白先生,送我们去二楼。”

    “哦,好!”他赶紧点点头。

    我们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拳馆的二楼。

    白长生也隐住了身形。

    此时的擂台上,两个男人已经打在了一起。

    两个人都是高手,又都带着怒气,一时间你来我往,拳拳到肉,场面那叫一个血腥。

    白长生问我,“少爷,要抓哪个?”

    我一皱眉。

    “您放心,我们说话,他们听不到的”,他说。

    我松了口气,一指擂台上,“那个高个子,后背纹着一条龙的,就是那个人。”

    白长生明白了,“哦,是他呀……”

    我看他一眼,“我们要抓人了,你回避一下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