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8 迎煞冲财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415更新时间:2020-03-03 15:21:53
    女人走到她面前,一看她怀里的箱子,明白了,“你辞职了?”

    唐思佳无奈的一笑,“我……被辞职了……”

    “啊?”女人一皱眉,“因为什么呀?”

    “因为……”唐思佳不知道该怎么说。

    “哎呀无所谓了”,女人说,“丫头,我一直看好你,愿不愿来我们公司?我把我旗下的昊天集团交给你!”

    唐思佳大吃一惊,“啊?杜总,我……”

    “你不愿意?”女人一皱眉,“这样,我不管你在这薪水是多少,到了昊天,我给您年薪一千三百万,外加昊天百分之五的期股,够不够?”

    唐思佳整个人都傻了,“杜总,您别开玩笑……”“我杜凌什么时候拿生意开玩笑?”女人拍拍她肩膀,“就这么定了,先给你放个假,休息几天,调整一下,一周后给我打电话,去昊天入职!”

    说完,她带着女助手和那两个迎接她的人走了。

    唐思佳呆呆的站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来。

    我走到她身边,伸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怎么了?唐总,还没回过神来呢?”

    “怎么会这样?”唐思佳茫然的看着我,“老师,我是不是在做梦?”

    我淡淡一笑,“不是做梦,你的好运重新回来了。”

    她放下箱子,紧紧的抱住了我。

    她流泪了。

    而我,第一次被女孩子主动抱住,口干舌燥,不知所已。

    周围不断有人路过,冲我们投来各种眼光。

    她全然不顾,紧紧的抱着我,泪流满面,“老师,谢谢您,谢谢您……”

    我脸上很烫,心跳的特别快,清清嗓子,“呃……先放开我,好么?”

    她一愣,这才松开我,擦了擦眼泪,“对不起,我刚才没控制住,所以……”

    我尴尬的一笑,“没事,咱们走吧。”

    回家的路上,我问她,“刚才那个女人是什么人?”

    “她叫杜凌,是上京名媛,有名的女商人,旗下有三个集团,涵盖十五个行业,个人资产据说有几百亿之多”,唐思佳说。

    “你们之前认识?”

    “嗯,见过几次,但她从来没说过赏识我的话,更没提过让我去她公司的事”,唐思佳回忆起刚才的一幕,犹如梦中,“真是没想到,她竟然会让我去她那,把昊天高科交给我……太不可思议了……”

    “昊天高科?”我想了想,“就是她说的昊天集团?”

    “对,昊天高科是杜氏旗下的新锐集团”,她说,“也是我之前这个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因为彼此都是高科技企业,在很多领域,我们之前这个公司拥有绝对的话语权。昊天高科实力雄厚,只是因为起步较晚,所以一时还没打开局面。”

    我笑了,“你去了,局面就打开了,杜凌看人很准,她说的对,她从不会拿生意开玩笑。”

    “我感觉像做梦一样”,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我,“老师,您到底是怎么帮我办到的?”

    “我没帮你,是你自己的运气好起来了”,我淡淡的说。

    她没说话,凝视着我,明显不信。

    我躲开她的目光,清清嗓子,“昨天那块红布……”

    她眼睛一亮,“那红布?”

    “那上面有陈复的血誓”,我说,“烧了之后,那血誓的煞气能旺你的运势。这是一种比较古老的催运方法,叫迎煞冲财。”

    “原来是这样……”她明白了。

    “我不是故意那么做的,纯属碰巧”,我有些尴尬,“让你烧红布,是为了让你接受陈复的血誓,了断了这个事。至于迎煞冲财这事,我当时根本就没意识到。刚才在电梯里,那个外国女孩蹭了你一下,你没说话,躲到我身边,我心里一动,这才想起这个事。”

    她认真的看着我,看得我脸都红了。

    “那会我才想起来,迎煞冲财能在十二时辰内,极大地催动人的运势,再加上你命中贵人多,所以你辞职的同时,肯定会有贵人来相助,给你一个更好的工作”,我看看她,“所以,这不是我再帮你,归根到底,是你的运气好起来了。”

    她凝视我良久,轻轻一笑,“老师,您好可爱……”

    我一愣,“什么意思?”

    她脸一红,“没……没什么……”

    她沉默了一会,接着问我,“那真正的迎煞冲财,是怎么做的?”

    “找一个煞气极重而且命悬一线的人,让他对事主发下重血誓,然后事主在子丑之交烧掉血誓,就能极大的催动事主的运气”,我看她一眼,“陈复是使用镇魇的风水师,身上煞气本来就重,昨晚受双重反噬,命悬一线。他发血誓的时候,血流过骨雕人形,滴到了红布上。而你烧红布的时辰,差不多也正好是子丑之交,这些巧合碰到一起,就形成了事实上的迎煞冲财。”

    唐思佳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说到底,还是你的运气好起来了”,我一笑,“我就说嘛,你的命很贵气,不但月亮配合你,就连天,都配合你了。”

    “就算是有好运气,也是您给我的”,她深吸一口气,冲我一笑,“老师,中午我请您吃饭。”

    “你不是已经请了早饭了么?”我问。

    “那不一样,我想请您喝点酒”,她说。

    我淡淡一笑,“庆功酒?现在还早点,那个幕后的人还没出现呢。”

    她想了想,“那这样,我中午给您做饭吧。”

    “你会?”我眼睛一亮。

    她笑了,点点头,“嗯。”

    我也笑了,“好!”

    前面的司机装一直沉默不语,但我知道,他一直在竖着耳朵听。见我们笑了,他从后视镜里瞄了我们一眼,那眼神,就像看着两个神经病。

    随他怎么想,反正我们也不在乎。

    陌生人到处都是,谁顾得过来?

    我心里轻松了很多,微微一笑,转头看向外面。

    就差那个人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