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7 风水的秘密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532更新时间:2020-03-03 15:21:53
    她转头看向那棵树,“您是说,女鬼是那棵树?”

    我绕过她,走到松树前,蹲下来,仔细看树下的泥土。

    她随即跟了过来,在我身边俯下身,很认真的看着我。

    我捏了一些泥土,闻了闻,接着送到她鼻子下,“你闻闻。”

    她闻了闻,摇头,“我闻不出来什么……”

    “这泥土里除了土腥味儿,还有一股很淡的臭味儿”,我站起来,看着那棵树,“这种味道,是血祭后的镇物发出来的,属于死气的一种。这棵松树,被人动过手脚了。”

    她一皱眉,从包里拿出面巾纸递给我,“您是说……”

    我擦擦手,“有人在这树下埋了镇物,而这棵树的位置,在你爷爷坟茔的东南方,东南方为巽位,主长女长媳。你妈妈是他唯一的儿媳妇,所以在这颗树下埋镇物,首先就会应在你妈妈身上,之后就是你。”

    “我?”她一愣,“那会怎么样?”

    “女鬼会先折腾你妈妈,等你妈妈不行了,她就会转到你的身上来,直到把你折腾死为止”,我说。

    唐思佳听的直冒冷汗,声音都有些发颤了,“这女鬼和我们家有什么仇?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女鬼和你们没仇,我说了,这是镇物”,我一指松树下面,“这棵树的树根里,藏了一个很阴毒的镇物。如果不挖出来,那女鬼就会不断地纠缠你妈妈……其实……那也不是女鬼……”

    “那她是什么?”

    “是煞灵”,我说,“她是镇物形成的煞灵,然后被人控制了。”

    她不解,“被人控制了?怎么控制?”

    我看她一眼,“这个……你需要知道么?”

    她有些不安,小心翼翼的问我,“可以么?”

    “风水术数,其实并不复杂,但是这里面有一个秘密,一般是不会对俗人说的”,我说。

    “什么秘密?”她问。

    我平静的一笑,“这个秘密就是,好的风水,未必管用,但是害人的风水,往往万试万灵。”

    她一愣,不解的问,“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说,所有的风水都是煞,都是与人有害的”,我解释,“而人的运气,又需要一定的煞,所以风水术的本质,就是避煞,化煞,用煞。”

    我一指周围,“就比如你家这风水,你看这后面的山,东边的山,西边的山和南边的大河,以及这墓地周围的松树,一切的一切,共同组成了一个系统。这个系统能将这里的煞气最大限度的转化,以提升你们家族的运气,但是因为白虎煞引而不发,化解的并不好,所以你们家族人丁不旺,除了长门之外,其余各房的男丁都不长寿,而且没有男嗣……”

    “等等”,她突然想到,“您是说,我爸爸他走得早,是因为这风水?”

    我一愣,心说坏了,说多了。

    “您怎么不说了?是不是这个原因?”她接着问。

    我有些尴尬,但是,我还是点了点头,“嗯。”

    她眼睛一下子红了,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特别的难受。

    我清清嗓子,问她,“你还听么?”

    她努力平静了一下,擦擦眼泪,“嗯,您说。”

    “所谓害人的风水,其实就是加强某一位置上的煞”,我说,“维持平衡不易,打破平衡却不难。就像这棵松树,它的位置正关联着你母亲,而那边那棵树,则关联着你……”

    她顺着我指的方向看了看,一边流泪,一边点头。

    “镇物埋在这棵树下,它的煞气就会直接作用到你母亲身上”,我给她解释,“所以你妈妈中邪只是表象,这里才是根本。别说它形成了煞灵,就是不形成,你妈妈也会不断地中邪,你请再多人驱鬼,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那您说这个……这个煞灵,又是怎么回事?”她哽咽着问。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我看着那松树,“靠镇物自然形成煞灵,需要很长时间,没个几十年是不行的。可是你家这祖坟是四十多年前买的,自然形成煞灵,根本不可能。”

    我转过来看着她,“所以这煞灵,是有人用邪术养出来的,这样一来,他只要躲在暗处,就可以控制煞灵,变成女鬼,去折磨你妈妈。等你妈妈不行了,他就是收手,这煞灵也会自动找上你,继续折磨你。”

    “可是您不是说,那棵树才是我的位置么?”她一指远处那棵,“为什么那女鬼……不,那煞灵害完我妈妈,还要害我?”

    “你妈妈在,那棵树就是你的风水位”,我淡淡的说,“如果你妈妈不在了……那你就是你们这一门的长女,这煞灵就该折磨你了。”

    “到底是谁这么恨我们?”她悲愤不已,“我们到底哪里得罪他了?为什么要用这么阴毒的方法致我们母女于死地啊!”

    “我不知道”,我平静的看着她,“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我会管到底的,咱们先救你妈妈,至于幕后的那个人,我有办法把他找出来。”

    唐思佳泪流满面,感激的看着我,使劲点头,“嗯,谢谢老师!我给您加钱,加一百万!”

    我摇头,“不用,我们吴家人办事,从不收两茬儿钱,你别哭了,这里虽然是你家祖坟,可你毕竟是女孩子,在这里哭多了,不好。”

    “嗯!”她擦干眼泪,接着问我,“老师,既然知道问题在哪了,那现在怎么办?”

    我看看天上的太阳,“现在是午时,是一天中阳气最重的时候,取镇物到是可以。但这镇物藏在树根里,一旦动它,很容易伤到树的根基,你妈妈现在很虚弱,一旦伤了根基,就算破了这镇物,她也会没命。对方用这个镇魇,真的是精打细算,用了心了。”

    “那怎么办?”她皱眉。

    “咱们先去附近找个地方吃饭,然后休息一下,准备一下工具”,我说,“天黑之后再来,今晚,咱俩在这过夜。”

    “在这……过夜?”她吃惊的看着我,“这可是祖坟啊!”

    “你怕?”我看着她。

    她咽了口唾沫,看了看旁边她父亲的坟墓,深吸一口气,对我说,“不怕,爸爸会保护我的!对么?”

    我淡淡一笑,“你爸爸不会,但我会。”

    她一怔,“啊?我……”

    我转身向山下走去,“走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