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6 树下藏灵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914更新时间:2020-03-03 15:21:53
    见我不说话,唐思佳小心翼翼的问,“有什么不对么?”

    我回过神来,问她,“你家祖坟在哪?”

    “在西郊山区”,她说,“我妈妈出事后,我也找人看过几次,他们都说没问题。”

    “有没有问题,去看看就知道了”,我说,“今天来不及了,我先回去,明天早上你去接我,咱们去你家祖坟。”

    “好!”她看看床上的女人,忍不住问,“老师,那女鬼还会再回来么?”

    “你妈妈需要休息”,我说,“别靠近她,身边人越少,她越安全。”

    “人越少越安全?”她不解。

    我不想解释,转身离开了房间。

    唐思佳一愣,跟着追出来,“老师,我送您。”

    “让你表哥回自己家”,我边走边说,“你今晚也别回来住了,找个酒店住吧。”

    回去的路上,唐思佳一直心神不宁,时不时的看看我,欲言又止。

    我知道她想问什么,但是我没法回答,因为我也说不好女鬼会不会再回来。一切的一切,都要等去过山里,看过唐家祖坟的情况之后才能说清楚。

    唐思佳把我送到楼下,我解开安全带,刚要下车,她忍不住说话了。

    “老师,您等等。”

    我转头看着她,等她后面的话。

    “这个事,我该给您多少钱合适?”她问。

    “随意吧。”

    我开门下车,向楼门走去。

    她跟着下了车,高声问我,“那……十万够不够?”

    我腿软了一下,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

    唐思佳脸一红,“是不是不够?那您说个数,多少都行!”

    我其实是懵了。

    对于一个穷疯了的人来说,十万块那意味着什么?要知道过去三年,我所有的生活费加起来,也一共才十万块而已。

    见我不说话,唐思佳心里没底了,“老师,您别不好意思,该多少就多少。我虽然不是很有钱,但是一百万以内还是承担得起的。只要我妈妈没事,我就是倾家荡产都没问题!”

    她说的很认真,很真诚。

    我清了清嗓子,“不是不够,我说了,随意。”

    说完,我转身准备上楼。

    “那您给我个账号”,她几步来到我身边,“我这就把钱给您打过去!”

    我掏出钱包,把卡递给她。

    她记下卡号,把卡还给我,这才松了口气。

    “我马上就办”,她生怕我反悔似的。

    我默默的看着她,心里有些发颤。

    很快,她把手机递到我面前,那上面是银行的转账记录,她给我的卡上转了十万块过来。

    我点点头,“明天早上八点,就在这等我。”

    “好!”她如释重负。

    我没再说什么,转身上楼了。

    回到家里,我冲进洗手间,使劲洗了几把脸,半天才回过神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情说不清是兴奋还是忐忑,总觉得像是在做梦似的。早上我还穷的没饭吃,逼不得已只好给李菲打电话借钱,还蹭了人家女同学一顿饭。到了傍晚时分,我就赚了十万块钱?

    我是爷爷带大的,从我一出生,爷爷就不给人算卦了。我爸和我二叔各得了爷爷的一部分真传,也都是风水师,但是我不和他们一起生活,所以他们怎么挣钱的,我并没真正见到过。

    我只知道爷爷跟我说过,我们吴家人给人办事,不明码标价,一切随缘。

    十万块在上京不算钱,但对于穷疯了,饿怕了的我来说,这就是一笔巨款啊!我又洗了几把脸,拿过毛巾擦了脸,转身下楼了。

    唐思佳已经走了。

    我来到小区银行,把卡插进自动提款机,查了一下,果然,卡里多了十万块钱。我取出卡,转身走出了银行。

    赚钱的兴奋只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想到唐思佳她妈妈体内的那团煞气,我瞬间冷静了下来。收了钱就要把事办妥当,唐家这件事没那么简单,现在就高兴,太早了。

    我去超市买了点米,买了点菜和方便面,回家自己煮了碗面。

    一个多月了,终于晚上吃上饭了。

    吃饱了之后,我洗了个澡,早早地睡了。

    明天要继续上战场,我要养精蓄锐。

    睡到半夜,我突然听到了一阵小孩的笑声,笑的特别欢畅。

    我猛地醒了,睁开眼睛一看,床脚站着一个身穿红衣的小女孩。她看上去只有五六岁大小,头发很长,脸白的吓人,一双血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不用问了,这小女孩,是鬼。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真实的见到鬼。

    我先是楞了一下,接着霎时一身冷汗,下意识的掐起了雷诀。

    “别多管闲事!”小女孩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她不说话,我还觉得紧张,她这一出声,我反而到冷静下来了。

    手掐雷诀,万邪不侵,我有雷诀护身,怕她作甚?

    我坐起来,迎着她的目光,冷冷一笑。

    人的心神一旦稳定了,身上的气场就会强韧起来,再加上我掐着雷诀,身上的煞气顿时压过了小女孩的阴气。

    小女孩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厉声警告我,“别多管闲事,唐家的人必须死!”

    “滚”,我淡淡的说。

    小女孩恶狠狠地看着我,还是那句话,“我警告你,别多管闲事!”

    “滚”,我还是淡淡的说。

    小女孩看了一眼我手上的雷诀,慢慢的退入了黑暗中,不见了。

    我看着她消失的地方,沉思片刻,躺下继续睡了。

    这事,有点意思了。

    第二天,唐思佳一大早就来了。

    我上了她车,问她,“昨天在哪住的?”

    “按您的吩咐,在酒店住的”,她系上安全带,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我半夜就醒了,不太放心我妈妈,回去看了一眼……老师,这没事吧?”

    “她怎么样?”我问。

    “我回去的时候,她还在睡着,没醒”,唐思佳说,“看她气色好多了,反正从她出事到现在,昨晚的气色是最好的。我没敢多待,看了一眼就回酒店了。”

    我点点头,“走吧,去你家祖坟。”

    “好!”她见我没说别的,放心了。

    唐家祖坟在一座大山山脚下,是一块独立的家族墓地。这里风景很好,风水看上去也是不错,墓区占地两亩,一共六座坟,全部是汉白玉砌成,祖坟高约三米,坟前青石墓碑,坟后二十五棵松树左右排开,看上去非常有气势。

    “这祖坟是我爷爷买下的”,唐思佳说,“老祖是我爷爷的爸爸,当初买地的时候,找的是白云观的道爷给看的风水,说是这地方有龙虎之气,祖先葬在这里,必发后代。”

    “那实际情况呢?”我问她。

    “还好吧”,她看着坟后的青山,“从我老祖葬到这里,这四十多年来,直到我妈妈出事前,我家的运势一直还是不错的。”

    我看了看墓地周围的风水,这墓地所在的位置恰是这座山的一个节点,以墓地为分界线,东边山势雄峻,树木郁郁葱葱,青龙之势鼎盛;西边山势平缓,山石多露与土外,白虎之势引而不发;墓地后面所倚靠的主山,虽然看似平淡无奇,但玄武为山,取的就是个敦实厚重,越是平淡,越是稳重,则靠山越稳,子孙的运气就越好。

    再看墓地前面,越过一片小丘陵之后,地势豁然开阔,一马平川,再前出数公里外,一条大河由西南出而往东南去,蜿蜒不绝,这叫朱雀喜水,主后代子孙多公门贵人。在阴宅风水上来说,这地方左扶右靠,前案后山,虽比不上天生龙脉,但也算是上等的好风水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不旺子嗣。葬在这个地方之后,后代虽然优秀,但人却会越来越少,而且除了长门之外,其它房头的男丁难以长寿,不出两代,香火都会断绝。唐思佳她妈妈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表哥都跟着忙里忙外,却没见她有兄弟姐妹过来帮忙,这就说明她们家没有其它孩子。因为唐思佳的父亲是他爷爷的次子,所以他们家不是长门,因而这一代,只有她一个女儿。

    这些,都是佐证。

    不过这跟我要办的事没关系,我是来救人的,不是给人调风水的。

    照常理来说,这样的阴宅风水,家里是不可能出邪门的事的。

    但是问题,往往就隐藏在这些不可能中。

    我看了看那些坟墓,问她,“那一座是你父亲的坟?”

    她一指其中一座,“那个就是,我爸爸五年前走的,走得时候还不到五十岁。”

    说这话的时候,她眼中闪出了泪花。

    我走到她父亲的墓前,转过身来,仔细查看周围的形势。

    唐思佳跟过来,双手合十,冲父亲小声祈祷了几句。她平静了一下情绪,来到我身边,清清嗓子,小声问,“老师,您看风水,不需要罗盘么?”

    我没理会她的话,仔细确认周围的风水地势之后,随即把目光放到了那些护墓的松树上。

    这些树长得很好,但是其中有一棵,不太对劲。那是西排第七棵树,它长得格外的强壮而茂盛,却隐隐的透出了一股阴气。

    我对气息格外的敏感,这松树散发出来的阴气很淡,寻常人极难察觉,但是一旦离近了,我就能明显的感觉到了。

    树木带阴气,要么是地气不好,要么就是下面有死人或者阴邪之物。这里的地气非常好,而且并没有坟摞坟,那唯一的解释,就是树下埋了镇物了。

    唐思佳注意到我眼神不对,“老师,您看出什么问题了?”

    我一指那棵松树,“那女鬼,找到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