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8 邪火 感谢七七的玉佩!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701更新时间:2020-03-08 09:14:46
    一夜没见,赵土豪整个瘦了一圈,眼圈黑了,人也颓废了,连个头都显得矮了。

    可儿一见他这样,大吃一惊,“我艹,飞哥,你这是被妖精吸干了呀?”

    “滚!”赵飞骂了一句,接着冲我换了副笑脸,“少爷,您辛苦了,来,快请进。”

    我走进客厅,四下看了看,没发现异常,这才来到沙发前坐下。

    赵土豪让可儿搀着,来到我旁边坐下,问我,“少爷,您吃饭了么?”

    “少爷没吃,给我画了道符就赶来了”,可儿说。

    “你点个外卖”,赵土豪吩咐,“给少爷点个火锅,让他们送来,咱们在家吃。”

    “你还吃得下去?”可儿纳闷,看看房子里,压低声音,“听少爷说,你这闹妖精了,在哪呢?”

    赵土豪气不打一处来,“哪他妈这么多废话?去!赶紧的!”

    可儿哦了一声,拿出手机,还不忘说一句,“飞哥,这钱你可得给我报销啊,我穷逼一个,可请不起……”赵土豪眼一瞪。

    “好好好,当我没说,我请!我请还不行么?”

    可儿赶紧躲到阳台上订餐去了。

    “这臭丫头,哪都好,就是嘴贫!”赵土豪无奈,“少爷,让您见笑了。”

    “昨晚没出什么事吧?”“没有……”他疲惫的打了个哈欠,擦擦眼泪,“就是天快亮的时候我不小心睡着了,不过很快就醒了,那妖精也没出来。”

    “那就好”,我点点头,看了阳台上的可儿一眼,小声问他,“你说给她十万块钱?”

    “对,我说的事成之后”,他压低声音,“我琢磨着这事挺危险的,我妹前些日子出了那么大的事,好不容易才好起来,可不能连累了她。退一步说,这玉傀妖精……哦不!这玉傀妹妹这么凶狠,万一可儿出了事,我多给点钱就是了,要是我妹有个闪失,那我怎么跟我姨妈交代啊?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他这么想,也无可厚非。

    我点点头,“人可靠就行。”

    “您放心,绝对可靠”,他说,“别看这丫头平时大大咧咧的,真遇上事,绝对靠得住。”

    “那就好”,我放心了。

    可儿订好了餐,转身回来了,“少爷,给您定的涮羊肉,半个小时就送到。”

    “吃饭不急,先画符”,我吩咐她,“把包打开。”

    “好!”可儿打开包,麻利的将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摆到了茶几上。

    赵土豪也跟着一起帮忙。

    东西摆好之后,可儿去拿了一个碗,从瓶子里倒出一些在家泡好的藏红花水。接着打开朱砂罐,往里面倒了一些朱砂,拿起白芨准备研磨。

    这些我没说,她都是自己主动做的。

    我心说不怪赵土豪说她可靠,这女孩看着漫不经心,实际上心细如发,敏锐的很。

    “把白芨给他”,我吩咐。

    可儿看了赵土豪一眼,把白芨递给他。

    赵土豪接过来,问我,“少爷,然后呢?”

    我一指他头发,“薅几根头发下来,烧成灰,放到朱砂里,研到一起。”

    “好,薅几根?”他问。我说不用太多,几根就行。

    他伸手抓住头发,使劲一薅,竟薅了半把下来,自己看着都愣了。

    “我去,飞哥,你这是未老先衰啊!”可儿忍不住说,“这叫啥来着?纵欲过度,肾水不足!那妖精把你腰子给掏空啦!”赵土豪顾不上骂她了,惊慌失措的问我,“少爷,这怎么回事啊这是?”

    “你昨天损了那么多的精血,掉头发是正常的”,我淡淡的说,“没事,只要眉毛还没掉,那就来得及。可儿,把头发烧了,放到朱砂里。”

    “好!”可儿拿过头发,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点着了。

    赵土豪看着可儿手里的头发,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随着一阵呲呲喇喇的燃烧声,客厅里顿时被刺鼻的烧头发味弥漫了。

    可儿把头发灰放到朱砂里,把碗往赵土豪面前一推,“可以了。”

    赵土豪回过神来,赶紧开始研朱砂。

    片刻工夫,灰烬融入朱砂,看不出来了。

    在家时画的是护身符,这会要修的是替身符。玉傀仙虽然暂时被封住了,但那坚持不了多久,一旦她冲破了五雷镇灵符的束缚,她随时都可以将赵土豪拉进梦里,吸他的血元。

    替身符,顾名思义就是能化作赵土豪的替身,帮他挡住玉傀仙的梦境。所以这符一道是不够的,要多画几道,越多越好。

    我在桌上摆开四张黄纸,其余的放到一边,先画六道,画完了再继续多画。

    可儿看赵土豪直冒虚汗,下意识的抽了几张纸,递给了他。

    赵土豪一边擦汗,一边研朱砂,微微的喘了起来。

    我拿起润好的毛笔,蘸足朱砂,略一存神,开始画符。

    第一道替身符很快就画好了,我拿起桃木印,朱砂笔一抹,口念咒语,“一身一气,一气一真,一真合道,一道一身,七星众圣,太极白泽真君,急急如律令!”

    言罢,落印,符成。

    深吸一口气,略一定神,我继续拿起笔,开始画第二道符。

    可儿纳闷的看着桌上的符,手伸进内衣摸了摸,自言自语的说,“怎么和我这道不太一样啊……哎,少爷,这……”

    “别打扰少爷!”赵土豪瞪她,小声怒斥道。

    可儿只好忍住了。

    我不为所动,连汗都顾不上擦,一口气画完四道符,这才放下朱砂笔,轻轻的舒了口气。

    可儿赶紧抽纸巾,凑过来给我擦汗。

    我静心片刻,轻轻拨开她的手,伸手去拿旁边的一摞黄纸,准备再摆四张,继续画符。

    手还没碰到黄纸,突然腾的一股火苗子蹿了起来,那摞纸,自己着了。

    “啊!”可儿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脸色煞白,“少爷!闹鬼了!”

    赵土豪也吓得不轻,手一哆嗦,把碗碰到地上,哗啦一声,朱砂撒了满地。

    不止他们害怕,我也愣住了。

    这什么意思?挑衅?

    我冷冷的看着那团火,拿起旁边的瓶子,拧开,用藏红花水往那火上一倒。

    呼的一声,火焰窜起一米多高,仿佛我倒的不是水,而是汽油。

    可儿吓得尖叫连连,蜷缩在地上,使劲捂住了耳朵。

    我一皱眉,啪的一声把瓶子扔到地上,站起来,问赵土豪,“玉傀在哪?”

    “在……在书房……”赵土豪哆嗦着说。

    我不管那火,绕过茶几,快步走到书房门口,一把推开了门。

    我不由得惊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