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5 贺家的秘密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247更新时间:2020-08-23 09:28:57
    “您说是,杀人的是连武?”她茫然的看着我,“不可能……他已经死了一百多年了!这不可能!不可能啊……”

    “贺连武是您什么人?”小珺问。

    陈曦看她一眼,咽了口唾沫,“他……他是我丈夫的亲弟弟,是我的小叔子。他生前修为很高,在贺家是最能打的人之一。可是一百年前,他就已经死了,当时是我们亲自把他的灵柩葬入的灵冢……所以他怎么可能出来杀人呢?”

    “他被复活了”,我顿了顿,“准确的说,是他们被复活了。”

    “这怎么可能?”她难以置信。

    “贺家的问题,出在灵冢”,我说,“你们的灵冢内,封印着一块巨大的玉石,那是你们贺家世代守护的圣物,对么?”

    “您是说,问题出在那玉石上?”她问。

    “对”,我点点头,“那玉石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之前一直被封印在玉石内,沉睡了四千多年。现在,它开始苏醒过来了。贺家子孙一旦无常,无法重新化生入胎,其实原因,就是因为玉石。因为这玉石有很强大的禁锢之力,所以妖一旦化生入贺家,就无法再离开了。要么飞升,要么魂飞魄散,要么进入灵冢。贺家老祖建立灵冢的本意,其实就是用子孙的灵魂来守护那玉石,同时利用玉石强大的禁锢之力,保护子孙们的妖灵。”

    “原来是这样……”陈曦明白了,“也就是说,那力量苏醒了,所以灵冢内的贺家先祖们,就被复活了?”

    “当初贺家老祖接受使命,立下重誓,建立灵冢,守护圣物”,我说,“为了防止有其他妖魔来抢夺圣物,他的四个女儿自愿作为血祭,将自己的妖灵封印到了四座石像内。贺家老祖将这四尊石像,分别放在圣物的乾,巽,坤,艮四个位置上,作为了镇物。四千多年来,贺家的灵冢曾多次有妖魔闯入,试图盗取圣物。但是每一次,他们都命丧灵冢,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杀这些妖魔的,就是那四尊石像。她们本身已经化作了血祭,几千年来又杀了那么多妖物,因此一个个煞气极重,早已迷失了本性。那玉石里的力量苏醒之后,就把她们四个依次复活了。您刚才说,有人报告,灵冢红光漫天,有黑气涌出,那黑气,就是这四个少女。”

    “那连武呢?贺家的先祖们呢?”她问,“他们也被复活了?”

    “他们是被那四个少女复活的”,我说,“这四个少女已经失去了本性,有了魔体,入了魔道了。她们复活了灵冢内的妖灵们,将他们变成了自己的傀儡。”

    “她们想干什么?”陈曦吃惊的问。

    我看她一眼,“冲破灵冢外面的封印,重回人间。”

    “灵冢外面的封印……”她深吸一口气,“我懂了……”

    “灵冢的周围,贺家的先祖埋了四头巨大的石兽,每三百年血祭它们一次,而且每次用的,都是贺家人的血”,我看着她,“您是贺家的主母,这个传统,您肯定是知道的。”

    她叹了口气,点点头,“您说得对,的确是这样的。上次血祭,是两百年前,那时候我和我丈夫刚结婚不久。血祭是我丈夫主持的,用的就我们夫妇两个以及各支长老夫妇的血。”

    “这四尊石兽非常的厉害,有它们在,灵冢内的妖灵们很难出来”,我说,“所以他们要积蓄力量,完全恢复了之后,就有机会冲破封印了。”

    “那贺连武为什么能出来?”小珺忍不住问。

    “是啊,他为什么能出来?”陈曦也问。

    “很难出来,不代表出不来”,我说,“贺连武生前修为很高,而且他一生杀人杀妖,横勇无敌。在妖灵们中,他是最先恢复过来的一个。”

    “即使他恢复了,他也不可能冲破封印啊!”陈曦说。

    “他自己当然冲不破”,我说,“是那四个少女用自己的力量护着他,冲破封印逃出来的。因为这个,那四个少女身受重伤,重回了地宫内。贺连武的力量也受到了极大地的损耗,不然的话,他杀的就不是那两个风水师,而是你丈夫,儿子,和贺家的长老们了。”

    “啊?”陈曦惊的站了起来,“您是说……”

    我示意她坐下,别激动。

    她深吸一口气,重新坐下,平静了一下情绪,接着问我,“您是说,他想杀我丈夫和儿子,还有贺家的诸位长老?”

    “对”,我点点头,“灵冢是贺家的祖坟,所以灵冢出了问题,首先伤的就是各支脉的头人,也就是你丈夫,儿子,还有那几位长老。他们现在失去了修为,没有了神通,贺连武杀别人杀不了,但杀他们确实易如反掌。只不过,他们现在在山上,身边有人保护,而贺连武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他暂时只能在灵冢附近徘徊。等他恢复过来之后,他一定会去山上,到时候,所有的人,都是他的猎物,而且,都会是同一种死法。”

    她咽了口唾沫,“……开膛挖心?”

    我点了点头。

    “呼……”她捂住自己的脸,长长的呼了口气。

    我看了看小珺,她也正看着我,眼中带着忧虑。

    我明白她的担心,示意她不要担心,我心里有数。

    她默默的点了点头。

    陈曦冷静了一会,深吸一口气,看看我,“少爷,您救救贺家!”

    我没说话,端起茶,轻轻喝了口。

    “少爷!”陈曦起身给我跪下了,声音都颤抖了,“求求您,救救贺家!”

    小珺赶紧起身扶她,“您别这样,快起来。”

    “少爷,求求您了……”陈曦眼含着热泪,“您救救贺家吧,求求您了……”

    我略一沉思,放下茶碗,“好,我试试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