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4 主母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507更新时间:2020-08-22 11:18:39
    上午十点多,我们回到了玉泉山。

    到家之后,刚喝了杯水,门铃响了。

    我和小珺来到门口,开门一看,外面是一个年轻女人,在她身后是贺连生和一个老头。

    女人个子不高,身形纤细,长得很美,看上去不过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但实际上,她已经三百多岁了。

    见我们出来了,贺连生随即给我们介绍,“吴峥少爷,这位是我们的主母。嫂子,这位就是吴峥少爷。”

    “主母?”我看看那女人。

    “吴峥少爷您好,我叫陈曦”,女人主动冲我伸出手。

    “您好”,我淡淡的说。

    陈曦接着又和小珺握手,“珺小姐,您好。”

    “您认识我?”小珺一愣。

    “珺小姐是上京名媛,您的名字,我自然是知道的”,陈曦说完,看看我,“我丈夫贺连玉是巴蜀贺家的家主,这次本该他亲自来。但是他和我们的儿子现在不太方便,父子两个都无法来拜访少爷。按照贺家的规矩,家主和少主不能视事,就由主母暂时接管大权,掌管家族事务。所以,我就冒昧前来了,希望少爷,珺小姐不要介意。”

    “理解”,我点点头,“陈小姐,请!”

    “请!”陈曦说。

    她看看身后的贺连生和那老头,“你们在外面等着。”

    “是,主母!”俩人恭敬的说。

    我们把陈曦请进客厅坐下,小珺去沏了三杯茶,端了过来。

    “谢谢珺小姐”,陈曦说。

    “您客气了”,小珺一笑,把茶放好,接着在我身边坐下了。

    陈曦喝了口茶,放下茶碗,轻轻出了口气,看看我,“吴峥少爷,我的来意想必您已经清楚了。贺连生之前做的事,我丈夫知道,他没制止,是他不对,我在这代他向您道歉。贺家现在情况危急,还请少爷不计前嫌,帮帮我们。”

    其实这就是个场面的事,贺家的主母说话了,我这面子上也就足够了。

    我点点头,问她,“贺家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半个月来,贺家六支脉的当家人,包括我丈夫和儿子,一夜之间,全都失去了修为”,她说,“我们是妖族,没有了修为,就等于是没有了生存的资格。先不说家族内部可能会因此出现变动,如果传出去,其他妖族也会对我们蠢蠢欲动。为了不惊动全族,我丈夫发出了一道命令,将六支脉的当家人全部召集到了山上,对外说是举行长老会议,实际上,是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嗯”,我点点头,“然后呢?”

    “这件事非常的蹊跷,我们基本排除了是其它妖族所为”,她说,“出事不久之后,我们得到报告,说是贺家灵冢有异象出现,那天晚上,红光漫天,有大股的黑气涌出灵冢。那黑气所经过的地方,鱼鸟殒命,草木枯死,莫说是人了,就是妖靠近,都会瞬间没命。一夜之间,那里就变车里一片死域。”

    “灵冢?”小珺不解。

    “哦,灵冢是一座山,位于巴蜀西南,距离蓉城约七百里”,陈曦解释,“那山内有一座地宫,里面埋葬着贺家历代先祖的灵柩,贺家称那里为灵冢,也就是我们家的祖坟。”

    “贺家是妖族,子孙基本都是化生成胎”,我看着她,“即使不能肉身成圣,无常之后,也可以重新化生入胎,怎么贺家会有灵冢?”

    “我们贺家和其他妖族不同”,陈曦说,“我家的子孙,除非是能修炼成仙,否则一旦无常,就无法再化生入胎,若不葬入灵冢,迟早是会魂飞魄散的。贺家子孙众多,但是能入灵冢者,并不是很多。只有历代的家主,主母,长老和他们的妻子,才有这个资格。当然了,那些为贺家立下大功的人,死后也会被葬入灵冢。”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灵冢出现异常之后,我丈夫和长老们意识到了,这是风水的问题”,陈曦说,“我们是妖族,对于风水堪舆之术,我们不懂。所以我们想请风水大师前来为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经过筛选,我们最后决定请您。可是贺连生却说,贺潇潇临终有遗言,让他杀影子,为她报仇。他说楚家有人给了他消息,说吴峥少爷您就是影子。他觉得您跟楚家家主楚灵珑关系很好,是站在她那一边的。先前楚家的事……不用我说,您也猜到了,贺家也是有参与的。他担心您会借这个机会为楚灵珑报复贺家,所以就……”

    我会心一笑,“明白的。”

    她叹了口气,看看我,“少爷,这件事,我丈夫做的确实不对,我也只能请您理解了。有些事可能您不了解,我们贺家和楚家的关系很复杂,这中间的很多事,都牵扯了太多。楚灵珑才刚上位,现在执掌楚家实权的是她姑姑楚桃。如果让她知道贺家现在的情况,她是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所以我丈夫也不得不顾忌这一点……”

    “这个我理解”,我说,“我和楚灵珑是朋友,你们对我不放心也是正常的。”

    “其实挺惭愧的”,她无奈的一笑,“您的口碑我们是有所耳闻的,可还是想的多了一些,所以这才闹了这些误会。”

    “这个就不用说了”,我看看她,“你们后来请了别人,他们看出什么来了?”

    “什么都没看出来”,她迟疑了一下,“这两个人,都被人杀了,至今也不知道凶手是谁。”

    “被人杀了?”我一皱眉。

    “嗯”,她点点头,“第一个是南粤风水大师黄子乔,他是在去灵冢的路上被人杀死的;第二个是巴蜀本地的风水大师叫李超尘,他到了灵冢了,我们还特意派了很多人保护他,但还是被杀了。他们死的很惨,死法一模一样,都是被……”

    她看看我俩,没往下说。

    小珺接过来,“开膛挖心。”

    陈曦一愣,“珺小姐知道?”

    小珺轻轻出了口气,看看我,“有人不想让他们靠近灵冢。”

    “谁?”陈曦一皱眉。

    小珺看她一眼,“你们自家的人。”

    “自家人?”陈曦不解,“是谁?”

    小珺没说话,转头看向了我。

    陈曦一看,赶紧问我,“少爷,您知道是谁?”

    “你们贺家,是不是有一个人叫贺连武?”我问。

    陈曦一激灵,怔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