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1 明修栈道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312更新时间:2020-08-18 11:09:07
    “您说”,我放下茶。

    “少爷,我先冒昧的问一句,您现在的身价是多少?”他心里没底。

    “您就说什么事吧。”

    陈道爷犹豫了一会,清清嗓子,“少爷,您方便来一趟西山么?”

    我看看表,已经十点半了。

    “下午吧”,我说。

    “好!”陈道爷赶紧说,“我让张宝去接您。”

    “不用,我开车去”,我说,“好长时间没见您了,正好跟您聊聊天。”

    “好,好……”陈道爷松了口气,“谢谢少爷,那我就在西山精舍恭候您。”

    “好,下午见”,我把电话挂了。

    “陈子午?”九叔问给力文学网

    我点了点头。

    “他要找你办事?”

    “看样子是”,我给九叔倒上茶,“这个事我不能接,但陈道爷是我爷爷的朋友,我不能硬驳他的面子。而且我也很久没见他了,下午去跟他聊一会。”

    “既然事情不能接,那你就不该去见他”,九婶说,“见面了,事情往你面前一摆,你还好意思推掉么?”

    “我不方便接,我可以找朋友来接”,我说,“但陈道爷这个面子,我得给他。”

    九婶点点头,“不要破坏规矩。”

    我一笑,“您放心,不会的。”

    “这个陈子午陈道爷呀,跟你几位爷爷都认识”,九叔说,“当年他几次提出,想跟老爷子们结拜,想做个老五,但是你叶家爷爷没答应。”

    “为什么?”安雨问。

    “因为他不够资格”,九叔说,“咱们四家全是昆仑法脉,自然是一家人。陈子午是全真弟子,和咱们不是一路。而且他想结拜的目的,其实是想学我们四家的秘术,老爷子们当然不会答应了。”

    “原来是这样……”安雨明白了。

    九叔看看我,“吴峥,这位陈道爷,人不坏,但是跟他不能走的太近,而且决不能有因为他破坏规矩。不然的话,将来不好收场。”

    “您的意思是?”我不解。

    “他这个人平时很守规矩,但是一旦给搞了特殊,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九叔说,“当年,我和你七叔就差点吃了他的亏。”

    “七叔?”我一愣。

    “我们这几个人,在出生之前,老头们就给我们排好次序了”,他说,“这一代的老大是你叶家爷爷的儿子,叫叶添,也就是叶浅的父亲。只是叶添大哥和嫂子在生下叶浅之后不久,就……”

    “他们怎么了?”可儿问。

    九叔清清嗓子,一摆手,“不说他了,以后你们会知道的。”

    “嗯,您接着说”,我看着他。

    “我们这一代,叶添大哥是老大;你爸爸君玉哥是老五,君怀哥是老六;林家有一儿一女,分别是老七林佑,和老十林默默。”

    “那中间的老二,老三,老四,老八呢?”可儿纳闷。

    九叔摇头,“没有,这一代,只有我们六个人。”

    “这是为什么?”安雨不解。

    “老头们没有解释,就是这么安排的”,九叔说,“这其中的用意,我们也不清楚。但是从小,就是这么排下来的。”

    他看看我,“老七林佑就是你七叔,也就是林夏的父亲。”

    “嗯”,我点点头,“您刚才说,您和七叔当初差点吃了陈道爷的亏,是怎么回事?”

    “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还没有你们”,九叔说,“那年秋天,四叔来上京给一个大人物断卦,之后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我和老七听说了,就一起来到了上京,陪着四叔,一来是跟四叔学点东西,二来也是跟着见见世面。那时候,我们就住在这房子里,四叔睡大卧室,我和老七还有你爸爸一起在客厅打地铺,住了一个多月。”

    “嗯”,我点点头。

    “后来,因为老家那边有事,四叔就带着五哥先回去了”,他接着说,“我和老七订了第二天的车票,我准备跟他去三叔那里住几天。就在那天晚上,陈子午来了,说遇上个棘手的事,来找四叔帮忙。”

    “我们两个早就认识他,就把他让进了屋里,问他出什么事了。他说是有个朋友遇上了很邪门的事,他没有办法,所以想请四叔给算一卦,看看到底该怎么破”,他看看我们,“吴家有祖训,一代风水一代卦,四叔这辈子只看卦,不看风水,陈子午这么做,其实就是有点不按规矩来了。他见四叔不在,灵机一动,就问我俩,能不能帮这个忙。”

    “您帮了?”可儿问。

    “我们本来不想管闲事,但是禁不住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说,于是就跟他去了城南的一座道观”,九叔说,“到那一看,是一个很有身份的女人中邪了,附身的那个女鬼是个很厉害的角色。陈子午他们那一套,镇不住那只女鬼,所以他们束手无策。”

    “什么样的鬼这么厉害?”可儿赶紧问。

    “那鬼是横死的,也是个人物”,九叔隐晦的说,“她是被那个女人陷害,才被折磨致死的……”

    “哦……懂了……”可儿点点头,“您继续,我不多嘴了。”

    “我和你七叔救了那个女人,把那个女鬼给超度了”,九叔看看我,“事成之后,陈子午的那位道兄把女人给的祈福分了一小部分给我们,剩下的,留给庙里了。”

    “陈道爷也答应?”我皱眉。

    “他当然不答应”,九叔说,“因为这个,他还当着我们的面,和他那位道兄吵了一架。但是我和你七叔并不在意这些,我们不想让他们同门失和,于是把那点祈福也捐给了庙里,那场风波才算过去了。”

    “那后来呢?”我问。

    “陈子午很感动,非要我们在那住几天不可”,他说,“盛情难却,我们就住下了。他那几天推掉了一切俗务,整天陪着我俩,和我们聊天。开始的时候,聊他和你二爷爷,三爷爷的交情,聊当年的事。后来聊着聊着,他就开始借着请教的名义,问我们一些修炼上的问题。安家和林家的秘术都是不外传的,我和你七叔之间,也从来不互相打听。陈子午一边说知道我们两家的规矩,不敢觊觎,一边借着请教的名义,反复的问,而且不断地给我们戴高帽,捧我们。我们那会毕竟还年轻,即使有戒心,也还是被他捧的有点飘了,不知不觉的,就把一些修炼的精要,告诉了他。”

    他自嘲的一笑,摇了摇头,“那天晚上,正说到要紧的地方,外面突然风雷大作,下起了大雨。我和你七叔一下子清醒了过来,雨停之后,我们就走了。陈子午拼命的挽留我们,但我们去意已决,他说什么也没用了。离开上京,回到老家之后,你二爷爷因为这件事,罚我跪了整整三天三夜;你七叔也没好到哪去,你三爷爷整整一年,一句话也没跟他说。后来他为了求你三爷爷原谅,就每天清晨去老头门前跪着,跪了差不多半年,老头这才跟他说话了。”

    他长出一口气,语重心长的叮嘱我,“吴峥,陈道爷这个人,绝不能因为照顾他的面子而给他搞特殊,也绝不能跟他走的太近。不然的话,他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锲而不舍的打着请教的名义,打听吴家的秘术。你要知道,他从年轻的时候就对咱们四家的秘术垂涎三尺,这是他的执念,这辈子都改不过来了。”

    “就比如这次”,九婶接过来,“你如果不按规矩,替他出头,那他接着就会以自己不足为理由,向你请教这其中是什么道理?能不能指点他一二?你九叔和七叔,当初就是这么上当的。”

    我点点头,“九叔,九婶,你们放心,我会注意的。”

    “陈子午这一套,防不胜防”,九叔看着我,“吴峥,昆仑秘术不传外门,这是老祖们恪守了千年的祖训。你传给小珺和可儿,她们都是你的女人,这也说得过去。但是陈子午,他不是我们自己人,这一点,你千万要记住!”

    “爸爸,妈妈,吴峥哥哥不会上当的”,安雨说,“你们就不要担心了。”

    “他毕竟才十九岁”,九叔说,“我们是怕他被陈子午坑了,这才提醒他的。”

    “九叔,您提醒的对”,我说,“您放心,我一定会注意的,凡事按规矩来。”

    “只要按规矩来,就不会有事”,九叔叮嘱我,“吴峥,千万记住了。”

    我静静的看着九叔,认真地点了点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