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8 海神娘娘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979更新时间:2020-08-16 10:33:29
    金友昌也吓坏了,“你……你们……”

    我走到他们对面的椅子前,不慌不忙的坐下,看看这父子俩,“你们刚才在楼下跟阿步说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现在,我把海神娘娘带来了,你们现在就可以去请阿步过来。我和阿步也有几个月没见了,正好叙叙旧……”

    “你……你和阿步小姐……”金友昌吃惊的看着我。

    “上次在吉山,我救过她一次”,我淡淡的说,“我们两个怎么说呢……算是朋友吧。”

    金友昌噗通一声跪下了,“海神娘娘饶命!少爷饶命!饶命啊!”

    金文龙这时也出溜到地毯上,哆嗦着爬起来跪下,老泪纵横,“少爷,我错了,我鬼迷心窍了……您别杀我!求您别杀我呀……”

    “我杀你干什么?”我冷笑,“你花了两个亿,我不能让你白花钱。现在我把海神娘娘给你请来了,她已经答应我,可以解除你们之间的契约。可是刚才我们来了之后才发现,原来你们把阿步请来了。你们眼光不错,阿步本事很大,我和她在吉山交过手,后来我还给她疗了伤。你们既然把她请来了,现在海神娘娘也来了,那就别浪费钱,赶紧去喊阿步来,我也正好和她叙叙旧。”

    “少爷,对不起……”金文龙哭着哀求,“我们错了,我们错了……”

    他一连抽了自己十几个嘴巴。

    “爸,您别这样……”,金友昌拉住他的手,对我说,“都是我的错,不关我爸的事,都是我的错呀……”

    我眼神一冷,“你们说我的那些话,我可以不计较。可是你们说我九叔九婶的那些,是他妈人话么?还什么给你们办事没办好,留了个尾巴,呵呵,不是他们二十五年前舍生忘死的救你们,金子森和金子美能活到现在?你们言而无信,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像你们这样的人,就该不得好死!”

    “我错了!我错了!”金文龙哭着抽自己,“是我忘恩负义,是我过河拆桥,我该死!我该死!”

    “爸……”金友昌哭着拉住了他的手,“别打了!别打了……”

    “少爷,我们知道错了”,金文龙哭的可怜兮兮的,“求求您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吧……”

    “我前脚救了你们,后脚你们再跟别人说,花了两个多亿,心疼得不得了?”我冷冷的看着金文龙,“金老,您这过河拆桥的毛病,会害你全家的……”

    “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他哭着给我磕头。

    “够了!”我一皱眉,“我才十九岁,受不得你这个!你想磕头,给海神娘娘磕吧!”

    金文龙一愣,赶紧给伊和初雪磕头,“海神娘娘!海神娘娘啊!”

    金友昌也跟着磕头,“海神娘娘饶命!海神娘娘饶命啊!……”

    伊和初雪冷冷一笑,转头看看我,那意思可以了。

    “行了”,我站起来,“不用磕头了。”

    父子俩一愣,“少爷……”

    “你们真的不去请阿步过来?”我问。

    “不不不!”俩人赶紧摇头,“我们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那还是让我来给你们解决这个问题?”我又问。

    他们使劲点头,“嗯!”

    “好”,我看着父子俩,“海神娘娘答应解开和你们金家的契约,但,有个条件。”

    “您说!”金文龙抬起头。

    我看了伊和初雪一眼,继续说,“海神娘娘可以解开契约,条件是,金家人百年之内,不得下海。”

    “啊?”金文龙愣住了,“这……”

    金友昌也懵了,“少爷,我们家世代做航运生意,这不让下海,那我们……”“你们可以不答应”,我淡淡的说。

    父子俩顾不上装哭了,互相看了看,非常的纠结,“这……这……”

    伊和初雪冷冷一笑,看看我,“吴峥,你现在明白了吧?金家的人就是这样,他们贪心不足,死不足惜……”

    我点点头,“明白了。这件事我不管了,您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别别别!”金文龙大惊,“我答应!答应!”

    “真的答应?”我问。

    “答应!”他哭丧着脸,“可是少爷,我们……我们以后怎么办呐……”

    “你们富贵了两百年了,现在的资产也至少有几百亿”,我冷笑,“有这么雄厚的财力,你们找不到别的生意做?”

    “可是……”他纠结不已,一声长叹,“好吧!我们转行!转行就是了!”

    他是那么的不甘心。

    “两百年前,你祖先金阿二主动要求海神娘娘赐福,所以才有了这个契约”,我看着他,“在海神娘娘的护佑下,你们家已经富贵了两百年了。现在要解除契约,却又舍不得富贵,天下没有这样的好事。”

    金文龙惭愧不已,他小心翼翼的看向伊和初雪,“海神娘娘,您看这样行不行?要不……我们继续这个契约,我们家以后一定按规矩给您献祭……您看……”

    伊和初雪嘴角一阵冷笑。

    而我,却被金文龙的无耻气乐了。

    “金文龙,金老,你要不要脸?”我冷笑,“能这么做事么?”

    “少爷,是我糊涂……”金文龙低下头,惭愧的说,“或许……或许我们当初就不该破坏规矩,一直献祭就是了……”

    “爸,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呀”,金友昌很吃惊,“你这么说,那子森和子美……”

    “你的哥哥姐姐!我的哥哥姐姐!你爷爷的哥哥姐姐!都献祭了!”金文龙大声说,“这是金家的家规,是金家的承诺,我们得到这份富贵,就该遵守海神娘娘的契约!”

    “哦!这么说,是我们让你破坏家规了?”金友昌也愤怒了,“好人都是你做!好话都是你说!你当着我老婆就说保孙子孙女,现在惹祸了,又说要遵守契约!你就是这么给人当父亲,当爷爷的?!”

    “你住口!”金文龙怒了,“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金友昌眼睛都红了,转过来对伊和初雪说,“海神娘娘,我代表金家,同意解除契约!您的条件我们答应,我们会尽快退出海运业,金家人百年之内,绝不下海!”

    “你!你……”金文龙气的直哆嗦,“逆子!你这个逆子!我还没死呢?”

    “那你的意思呢?”我问金文龙,“你同意么?”

    “我……”金文龙一怔,沉默片刻,无奈的叹了口气,“同意……”

    我看看伊和初雪,“就这样吧,我也不想再看到他们了。”

    伊和初雪点点头,手一挥,变出了那把黑伞,“我现在解除和金家的契约!”

    说完,她用黑伞在金文龙头上一挥。

    金家父子身子一软,噗通噗通两声,瘫倒在了地上。

    伊和初雪收起黑伞,冷冷一笑,“你们这个家族本是被冥界诅咒的贱民,世代短命,为人奴仆。两百年前,我应你们祖先金阿二所请,赐福与你们,与他订立了这个契约。现在契约解开了,你们不必再献祭,我也不会再护佑你们。以后金家不会再有龙凤胎出现,你们的富贵,也将不复存在。冥界对你们的诅咒已经恢复,这个诅咒还会持续十二代人。你们好自为之吧。”

    “海神娘娘……”金文龙一声惊呼,瘫软在了地上。

    金友昌也傻了,嘴巴颤了几颤,话都说不出来了。

    伊和初雪看看我,“我去客厅等你,你去和鬼使的女儿,叙叙旧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