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0 迷途知返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786更新时间:2020-07-28 11:49:35
    【 WWW.】,精彩免费阅读!

    “现在还没铸成大错,悬崖勒马,还来得及”,我看着她,“别再被楚桓利用了,他不是好人。”

    楚夕痛苦的闭上眼睛,泪如泉涌。

    “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他要通过控制爸爸,进而控制们这一支脉”,我说,“跟着他造反的人不会有好下场,为了自己,也为了的家族,姑娘,迷途知返吧。”

    她抽泣着,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我,“我……”

    她心里很痛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时,我怀里的楚灵珑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楚夕。

    “楚夕……”她的声音还是有些虚弱。

    楚夕一怔,“灵……灵珑……”

    楚灵珑看了她一会,接着对我说,“麻烦您,扶我起来……”

    “好”,我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扶起她。

    楚灵珑眉头一紧,一声闷哼,汗如雨下。

    “灵珑……”楚夕一惊。

    楚灵珑强忍着身上的剧痛,勉强做盘坐好,痛苦的喘息起来。

    “怎么样?能行么?”我问。

    她眉头紧锁,脸色苍白,吃力的点了点头,“嗯……”

    楚夕愧恨交加,痛哭失声,“灵珑,对不起……对不起……”

    她哭着给楚灵珑磕头。

    楚灵珑缓了一会,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能说话了。

    “没杀我爸爸妈妈……我不怪……”

    楚夕泪流满面,“灵珑,我……”

    楚灵珑转头看看我,“我想和她单独聊会。”

    “好”,我站起来,看看可儿,“走,咱们去吃点东西。”

    可儿有点不放心,“少爷,这……”

    “没事”,我看了楚夕一眼,走出阵法,向帐篷走去。

    可儿这才松了口气,跟了上来。

    ……

    回到帐篷里,可儿给我倒了杯温水。

    我接过来,一饮而尽,把杯子递给她,“趁楚家人还没来,抓紧时间吃点饭。”

    “好!”可儿说,“想吃什么?”

    “简单点,能吃饱就行!”

    她想了想,清清嗓子,“青椒炒肉,西红柿鸡蛋,酸辣土豆丝,盐焗鸡,紫菜蛋花汤!”

    话音一落,热气腾腾的四菜一汤随即出现在了饭桌上。

    除此之外,还有两套餐具外加一桶米饭。

    可儿拿起碗给我盛了米饭,递给我,“少爷!”

    我接过来,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可儿自己也盛了一碗,看看外面,小声问我,“少爷,真的没事?”

    “楚灵珑一句话,顶咱们一万句”,我边吃边说,“放心吧。”

    “好吧……”可儿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我转头看了一眼外面,只见楚夕跪在七星锁灵阵外,哭的很伤心。楚灵珑强打着精神,和她小声的说着什么,但说的内容,离得太远,听不清楚。

    “少爷”,可儿突然想起来,压低声音问我,“楚桓那老东西不会真的把楚夕给……那什么了吧?”

    “这个事,以后不要再提了”,我小声说,“尤其是当着楚夕,绝对不能提。”

    “我去!”她一皱眉,“这个楚桓,真他妈的畜生啊!”

    “他是为了控制楚夕”,我说,“楚夕不愿意,他就把她强暴了。事后跟楚夕承诺,说自己没有孩子,等他上位之后,就把楚夕过继到自己名下,将来继承他的家主之位……”

    “楚夕也答应?”可儿不解。

    “楚夕并没有做家主的野心,她只是被骗了,想为她妈妈报仇而已。”

    “那她爸爸是死人吗?”可儿忍不住问,“女儿被楚桓糟蹋了,他连个屁都不放?还为楚桓效忠?”

    我看她一眼,“谋反前夜,糟蹋楚夕,不明白楚桓的用意么?”

    “这就是我想不通的地方”,可儿说,“他是有多好色?他这么做,就不怕楚夕父女翻脸,向楚枫报告他谋反的事么?”

    “正是因为要谋反,所以他才故意这么做”,我说,“他信不过楚夕的爸爸楚榕,想用这种办法试一下楚榕的忠心。所以他先是诱惑楚夕,见楚夕拒绝,就把楚夕强暴了。楚榕有天眼通,他能看那晚发生的一切。楚桓这么做,有两个用意,一是占有楚夕,并许诺她未来的家主之位,以笼络楚榕;二是想看看,楚榕对他是不是真的忠心,会不会因为女儿的事而背叛他。”

    “可他为什么呀?”可儿费解,“都准备那么久了,马上就要行动了,他就不怕激怒了楚榕,生出变数么?”

    “他不怕”,我摇头,“在普通人看来,楚榕看着亲生女儿被楚桓糟蹋而不背叛是窝囊;但是站在楚榕的角度,他考虑的不仅仅是女儿,他更要为整个支脉考虑。他们这一支是楚家的旁系,正常来说,是没资格继承家主之位的。楚夕成了楚桓的继承人,那就意味着家主之位将来会落入他们这一支脉的手中,这是多大的诱惑?与这个相比,楚夕受点委屈,又算的了什么?”

    “我去!这他妈是当爹的么?”可儿有些激动。

    “历史上,这样的爹还真不占少数”,我说,“他想让楚夕做家主,想把自己这一支脉发扬光大,他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相比之下,楚夕的贞洁,也就没那么重要了。女孩子嘛,早晚要有男人,做楚家家主的女人,总比便宜了那些穷小子要好。”

    “可是楚桓他……”她很激动。

    我冲她一使眼色,“小声点。”

    她看了一眼外面,压低声音,“可是楚桓那种畜生,真的会把家主之位传给楚夕么?”

    “不会”,我说,“他现在没孩子,不是因为他不能生,而是他老婆,也就是楚夕的姨妈年轻时受过伤,不能生育了。他这些年不要孩子,是为了掩饰自己,向哥哥楚枫表明自己的没有篡位的野心。如果他篡位成功了,他会让楚夕给他生个孩子,到时候,由这个孩子继承家主之位,楚夕也一定不会和自己的孩子争抢。所以这就是他的如意算盘,先用继承人的位子稳住楚夕,等楚夕生了孩子,这家主之位还是他后代的。”

    “那楚榕就看不透这些吗?”可儿忍不住问,“他那天眼通是干嘛用的?”

    “楚榕知道有这个风险,但他只能选择相信楚桓”,我说,“退一步说,就算楚桓食言了,但只要未来的家主是楚夕的孩子,那楚榕这一支的地位也会大大提高,所以,他只能选择默认。”

    “我去他妈的!”可儿破口大骂,“两个不要脸的老东西一场交易,就把楚夕给卖了!这俩老畜生,都他妈该死!”

    “小点声,别让楚夕听见”,我下意识看向外面。

    可儿一愣,赶紧捂住嘴,也看向外面。

    这一看,我俩都愣住了。

    楚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门外。

    刚才那些话,她都听到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