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7 挚爱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866更新时间:2020-07-24 10:23:29
    可儿顺着我的目光一看,不由得愣住了,“那人……”

    “他就是鬼使”,我小声说。

    “啊?”可儿吃了一惊,“鬼使是这样的?”

    我看她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说话间,鬼使来到我们桌前,在我们对面坐下了。

    我冲他一抱拳,“鬼使大人。”

    可儿回过神来,赶紧跟着抱拳,“鬼使大人!”

    鬼使抱拳还礼,“吴峥少爷,可儿小姐,我来了。”

    “我请鬼使大人来,是有事请您帮忙”,我开门见山,“有个叫杨昕的女孩子,今年二十二岁,巴蜀蓉城人。她得了绝症,命悬一线,我想请鬼使大人给我个面子,让她活下来。”

    鬼使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没说话。

    “鬼使大人,请帮个忙”,我看着他。

    “许家欠靳家的风水债,可以折四十五年阳寿”,鬼使说,“既然少爷说话了,那我就为杨欣儿延寿四十五年吧。”

    “好!谢谢鬼使大人!”我说。

    “吴峥少爷客气了”,鬼使站起来,“没有别的事的话,那我就告辞了。”

    我站起来,“好,谢谢鬼使大人!”

    可儿也跟着站起来,“谢谢鬼使大人!”

    “不必客气”,鬼使说完,转身走了。

    我们目送他离开酒吧,这才重新坐下了。

    可儿长出一口气,看看我,“真没想到,鬼使竟然是这样的……”

    “你以为他什么样?”我问。

    “我以为得穿个古装呢”,她说,“闹了半天他也跟正常人一样啊,要不是身上有点阴气,还真看不出来他是冥界的神。”

    “他平时也不是随便显露真容的”,我说,“他这是给我们面子。”

    “嗯!”可儿点点头,“我懂。”

    她喝了口酒,接着问我,“少爷,许家还风水债,代价是什么?”

    “五年之内,许文舟夫妇会倾家荡产”,我说,“之后再过十年,由许婉宁重新把许家振兴起来。这十五年的沉浮,就是还风水债的代价。”

    “换来的,就是杨昕四十五年的阳寿?”她问。

    “对”,我点头。

    “这么说……这里面真的没有人情?”,她看着我。

    我喝了口啤酒,说,“有也没有,没有也有,看你怎么理解了。”

    可儿看了我一会,会心一笑,“我懂了……”

    鬼使是冥界的执法官,他自己的女儿渡劫,他都不会明着开绿灯,又怎么可能因为我一句话,就给杨昕增加阳寿?所以这里面,没有人情。

    但如果不是我找他,许家的风水债则会以另外一种方式来偿还。那样一来,杨昕的命运轨迹不会改变,她去世之后,靳磊会死中得活,废掉一身的本事,变成一个普通人。那之后,他会遇上一个很爱她的姑娘,结婚生子,进入商界,从此顺风顺水,成就亿万身家。

    所以这里面,还是有人情。

    我用这份人情,改变了靳磊的后半生,用他原剧本中的百亿身家,换回了他一生挚爱的姑娘。对于靳磊来说,这是他最想要的结果,这个交易,值得。

    我想了想,起手机,拨通了靳磊的电话。

    靳磊很快接了,“喂?哪位?”

    “吴峥”,我说。

    他一怔,“你……你怎么会有我电话?”

    “这个不重要”,我说,“命魇解开了么?”

    “解开了”,他说,“明天一早,许婉宁就能清醒过来了。”

    “嗯,好”,我说,“昕儿的事我也办妥了,明天中午之后,她会开始吐血,然后会昏迷一个月。”

    “啊?这……”他吃了一惊,“吴峥,你不是说……”

    “你等我说完”,我说,“我一会让许文舟夫妇给你送一笔钱过去,你带着昕儿连夜离开金陵,找个环境好的地方住下来。昕儿昏迷期,你不用给她用药物,只记得每天给她洗热水澡就行了。一个月后,她就会醒过来,到时候就没事了。”

    “真的?”他将信将疑。“真的”,我说。

    他这才松了口气,“好,我信你。”

    “那就这样吧”,我说着要挂电话。

    “你等等”,他突然说。

    “怎么?”我问。

    “吴峥,谢谢你”,他说。

    我平静的一笑,“等昕儿好了,来上京吧。”

    “嗯……”他有些哽咽。

    我沉默了几秒钟,把电话挂了,接着又拨通了许文舟的电话。

    “喂,少爷!您说!”

    “许婉宁没事了”,我说,“她明天中午就会醒过来。我给你发个地址,你准备一百万现金,今晚十点之前亲自送过去。见到人之后,把钱交给他,不要说话,下楼回家,这件事办完之后,你们和靳家的债就两清了。”

    “好!”许文舟兴奋的说,“谢谢少爷!我这就去公司,拿现金!”

    “这件事我给你们办完了”,我说,“咱们也两清了,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许文舟不笑了,“少爷,我……”

    “就这样。”

    我挂了电话,收起手机,“好了,办完了。”

    可儿一愣,“这就办完了?”

    “不然呢?”我看看她。

    “可是……可是我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她有些不适应,“我那一千万,是不是拿的太轻松了……”

    “什么都没做?”我一笑,“昨天你给许婉宁洗澡,今天你在许家保护我,这些事不都是你做的么?”

    她轻轻吐了口气,耸耸肩,“我明白,事情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可能我比较简单吧,觉得冒点险,心里踏实。其实挣钱多少无所谓,跟在您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之前咱们办的那些事,虽然很危险,但我觉得自己能出上一点力,觉得自己起码有点价值。可是这一次,我等于什么都没干,所以这心里……”

    我看她一眼,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压低声音问她,“谁说你什么都没干?你昨晚干了什么?嗯?”

    “我……”她无语了。

    “可儿,你是我的”,我凝视着她,“你跟着我,我心里踏实,这就是你的价值。去从年到现在,我们多少次出生入死,我们早就融为一体,分不开了。你跟着我办事,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你也值这个身价。”

    “可是少爷,我……”她欲言又止。

    “你还说!”我一皱眉。

    她不说话了,眼中闪出了泪光。

    我笑了,“这就对了……”

    她钻进我怀里,紧紧的抱住了我,“少爷……”

    “好了……”我微微一笑,“不喝酒了,咱们回酒店吧。”

    她轻轻松开,认真的看着我,脸红的像个苹果。

    “怎么了?”我问她。她眼中含着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凑到我耳边,“我想喝牛奶……”

    我身子微微一颤,心里的火,顿时被她撩起来了。

    她看到了我眼中的火。

    她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