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5 多管闲事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819更新时间:2020-07-24 09:51:08
    我们来到楼下,等了约莫十几分钟,靳磊下来了。

    他来到我面前,看看我身边的可儿,对我说,“你们的本事,我下午见识到了。有什么冲我来,别为难我女朋友。”

    “吃饱了么?”我问他。

    “吃饱了,味道不错”,他顿了顿,苦涩的一笑,“我女朋友吃了一个月多月泡面了,今天终于吃上正经饭了,谢谢你。”

    “凭你的本事,不至于这样”,我看着他,“何必让自己过得这么苦呢?”

    “我不像你,可以帮人看风水赚钱”,他迎着我的目光,不卑不亢,“我所学的是镇魇,都是害人的东西。爷爷教我镇魇之术,却又不许我害人,所以我没法靠这个赚钱,只能打工赚钱。”

    “可是学了风水术数的人,打工是赚不到多少钱的”,我说。

    “所以我很穷啊”,他自嘲的一笑,“穷到女朋友病了,我都没钱给她治病,穷到她想吃个卤肉饭,我都买不起……”

    我沉默了。

    他深吸一口气,“想怎么处置我,直说吧。”

    我看他一眼,“把命魇解开。”

    一秒记住

    “解开?”他冷冷一笑,“我凭什么解开?”

    “许婉宁是无辜的”,我说。

    “她是无辜的?”他冷笑,“要不是我爷爷当年给他家破了镇魇,许家人早就灭门了!可他们是怎么对我爷爷的?”

    “她太爷爷是不对”,我说,“可她那时候才刚出生,她知道什么?”

    “你少用这套道理来蛊惑我!”他很激动,“哦,他太爷爷忘恩负义,过河拆桥,跟她没关系?那她享受她太爷爷忘恩负义得来的好处,就理所应当?杀人越货者有罪,他的子孙用这财货享福可以,承担罪责就是无辜?这他妈的什么狗屁道理?”

    可儿一皱眉,“靳磊!怎么说话呢?给你脸了是么?”

    “小丫头,我知道你很厉害,可我不怕你!”靳磊针锋相对,“我做这一切是为了救我女朋友,这是他们许家欠我们靳家的!你们可以打死我,但是让我解开命魇,不可能!”

    “你他妈有脑子么?”可儿冷笑,“要不是少爷想保护你和你女友,我们昨天就找来了!打死你?你以为很难么?”

    “那你们来啊!”靳磊怒道。

    “你!”“可儿!”,我喝止住可儿,“算了!”

    “哼!”可儿冷冷的瞥了靳磊一眼,这才不说了。

    我看看靳磊,“你知道你爷爷,为什么不让你报仇么?”

    “因为他不想让我杀人”,靳磊缓和了一下语气,“他说杀人损阴德,会折子孙福报!”

    他苦涩的一笑,“自古学风水术数的,都是这么教育弟子,子孙。可这艹蛋的世道,从来也不是他们说的那个样子。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我只见那些坏人一个个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吃苦的,都是我们这种老实人!”

    “那你为什么还听呢?”我问。

    “因为那是我爷爷!”他有些激动,“我听他的话,从小学镇魇,学法术,然后从来不敢用!我十七岁就不上学了,我做过网管,搬运工,饭店服务员,跟过剧组,送过外卖,什么我都干过,然后我干什么都不顺,从来没挣到过大钱!但是我没有怨过,因为我有昕儿,我很知足!可是几个月前,昕儿病了,为治病,每天我们要花一万多块钱,我能卖的全都卖了。花了七十多万之后,医生告诉我,说昕儿没救了……”

    他苦涩的笑着,看着我,“你明白那种感觉么?就是他们可能早就知道昕儿的病是治不好的,可他们不跟我明说,他们像吸血鬼一样吸我们的血,然后吸足了之后,告诉我说,我的昕儿没救了……哈哈哈……你说这可不可笑?你说这些世道艹不艹蛋?你说这些人该不该死?!”

    “所以你就用剩下的钱买了足量的止痛药,然后带着昕儿来金陵了”,我看着他,“调查了一个多月之后,你看准机会,混进了许婉宁同学的生日party,用一块蛋糕,换了许婉宁的命。”

    “我没有别的选择!”他激动的说,“那些医生救不了昕儿,我就自己救她!我不会别的,我只会镇魇,我知道用命魇会折寿,为了昕儿,我认了!昕儿是个孤儿,她的命福薄而寿短,要给她换命,必须找一个命格富贵而长寿的人!我不忍心害别人,但许家不一样!他们当年对不起我爷爷,我今天拿许婉宁的好命格来救昕儿,这是理所应当!这一切,都是他们欠我们的!”

    “你说的都对”,我说,“但我不能让你伤害许婉宁。”

    “我知道”,他不屑的一笑,“你收了许文舟的钱嘛,你得给他们家办事!不过你也真是个不错的风水师了,他们都那么对你了,都想杀你了,你竟然还忘不了救许婉宁!吴峥,钱你已经到手了,他们事也做绝了,而且你们也说清了,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你干嘛还要管这个闲事?”

    “我们吴家的规矩,给人办事,必须办妥当”,我平静的说,“别说许文舟夫妇下午是被你挑拨的,就算那是出于他们的本心,许婉宁,我也必须救。”

    “既然这样,那就别废话了”,他冷冷的说,“你可以杀了我,但让我解开命魇,不可能!”

    “我不找你,也能保住许婉宁的命”,我说,“只是那样一来,你和昕儿都会死,你希望这样么?”

    “少来!”他冷笑,“命魇只能由施法者解开,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办法可以破解!吴峥,论阵法我不如你,可是别忘了,我是从小学这个的!论镇魇,我比你懂!”

    “外人破不开命魇,只是你的认知而已”,我说,“许婉宁和昕儿的置换还没有完成,只要我在明天午时之前,用阵法锁住许婉宁,那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打断两个女孩子之间的置换。而置换的打断只要超过十五分钟,昕儿的身体承受不住,她就必死无疑!”

    “你胡说!”他冷笑。

    “不信?”,我平静的看着他,“上午你用血面魇的时候,我就用阵法阻断过你的法术,当时昕儿是不是吐血了?”

    他脸色顿时煞白,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是因为你的阵法?”

    “我怕伤了昕儿,所以及时收了阵法”,我说,“如果当时我不收阵法,只需十几分钟,你和昕儿就都没命了。”

    靳磊怔怔的看着我,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现在明白了么?”可儿冷笑,“少爷从一开始就没想杀你们,他是为了救昕儿,不然的话,还能容你蹦跶到现在?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靳磊低下头,沉默良久,苦涩的一笑。

    “不怪你身价那么高……”,他绝望的看着我,“吴峥,你果然是高手!我服了!心服口服!”

    说完,他缓缓的给我跪下了。

    我一皱眉,“你这是干什么?”

    “算我求你!”他凝视着我,声音哽咽,“你杀了我去向许家交差,放过我昕儿,行不行?我用我的命,换昕儿的命,行不行?”

    我静静的看了他一会,扶起他,“咱们做个交易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