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3 许家的秘密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481更新时间:2020-07-23 11:47:15
    “他怎么暗示你的?”我问。

    “当时我很生气,我就吩咐保镖们,准备等您和可儿小姐来时候,伏击你们”,他说,“我的本意是,婉宁毕竟没有失身,教训你们一顿出出气也就算了,毕竟这里面牵扯到蒋四小姐,闹的太僵了,以后不好见面。我吩咐周建文去安排这件事,他就感慨,说许先生您真是仁慈,吴峥他们这是命好,遇上了您,要是换了别人,肯定得弄死他们……他在我耳边不住的煽风点火,说什么婉宁小姐还没男朋友,就被吴峥那小子欺负了,说什么他真是看不下去,要是换了他,他一定如何如何……我当时心里很乱,同时也……”

    “也什么?”我问。

    “同时也觉得,花了这么多钱请你们来,很不值得”,他惭愧的看我一眼,低下头,“我承认,我心疼这笔钱,因为当时被骗了,觉得花了这么多钱,您还猥亵我女儿,我觉得很生气,越想越生气……”

    “然后周建文就问我们,要不要安排一下?”冯蓉接过来,“我老公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对!”许文舟点点头,“就是这样……”

    “真是一对聪明人”,可儿讥讽道,“少爷给你们一个台阶,你们就赶紧下来,把自己择得一干二净的,全推到那个人身上了。这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他暗示你们是不假,你们自己心里就没有那个想法么?”

    夫妻俩互相看了看,红着脸,低下了头。

    “你有这个心思,他才煽风点火的”,我看着许文舟,“不过,他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讨好你,而是有他自己的用意。”

    许文舟抬起头,“什么用意?”

    “他觉得我深不可测,怕我把二十年前的事说出来”,我看着他,“所以,他要借你的手,杀我们灭口。”

    “借我的手?二十年前的事……”许文舟突然明白了,“少爷,难道二十年前我家差点灭门,是他爸爸干的?”

    “对”,我淡淡的说。

    “啊?”许文舟愣住了。

    “少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冯蓉颤声问。

    “二十年前你家祖坟的那个镇魇,是周先生下的”,我说,“而让他下这个镇魇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爷爷。”

    “我……我爷爷?”许文舟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啊?”

    “许家家业很大,你爷爷虽是许家的老大,但是实权却并不掌握在他手中”,我看着他,“当时的许家家主是你二爷爷,他和你三爷爷,你大伯,二叔,七叔,八叔以及你两个姑姑一起,掌握着许氏财团的大权,按照许氏家族的传统,家族要择贤而立,所以你爷爷这一支虽是许家长门,却根本没有成为家主的希望。”

    “所以……所以爷爷就……”他吃惊看着我。

    “对”,我点头,“所以你爷爷就让周先生暗中去祖坟下了镇魇,然后你二爷爷,三爷爷,大伯,二叔,七叔,八叔和你两个姑姑,先后都被魇镇杀死了。那场灾难过后,许氏家族二房和三房的顶梁柱全都折断了,只剩下了你们长房,所以你爷爷就顺理成章的,成为许家的家主了。”

    许文舟傻了,嘴巴张了几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所以我们知道的那些,都是假的?”冯蓉问。

    “并不全是假的”,我说,“前面一半是假的,后面一半是真的。”

    “后面一半?”冯蓉看看许文舟,接着问我,“您是说,关于那个老头?”

    “你爷爷原本的计划是,制造灭门之祸的假象,除掉自己的兄弟子侄们之后,再让周先生把镇魇破开。以风水杀人,就是巡捕们来了,也查不出丝毫的破绽,这样就可以踏踏实实的掌握许家,做家主了”,我说,“可是等到你们最小的那个姑姑去世之后,你爷爷想让周先生去破开镇魇的时候,周先生才发现,镇魇已经失控,他已经解决不了。也就是说,这把火已经失控了,再不控制住,许家就真的要灭门了。你爷爷无奈之下,给蒋老爷子打电话,想请林三爷来金陵帮忙破解镇魇,但是林三爷没有答应。”

    我看看他俩,“这时候,那个老头来了。”

    “老头……”许文舟茫然的看着我,“他看出了我爷爷的秘密?”

    “那个老头叫靳文,是巴蜀有名的风水大师,精通镇魇”,我说,“他一早就看出了那镇魇是许家自家人所为,但他并没有点破。他为你家破开镇魇之后,你爷爷开始并不知道老头看穿了自己,所以也没多心。只是后来,你爷爷不想兑现诺言,反而栽赃陷害,把镇魇的事推到了靳文的身上,靳文气不过,这才把实情给抖落了出来。”

    “所以我爷爷恼羞成怒,才把老头赶出了许家?”许文舟问。

    “只是赶出许家么?”我冷笑,“你爷爷让人打断靳文六根肋骨,还打断了他一条腿,把他赶出许家后,还不放心,当天晚上又派人去医院,要杀他灭口。可是当周先生派去灭口的人到了医院之后却发现,靳文不翼而飞了。你爷爷心里不踏实,一连找了靳文十几年,而靳文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始终没有找到他的踪迹。后来你爷爷去世了,这件事才不了了之了。”

    “我不知道这些……”许文舟苦笑,“少爷,这些我真的不知道啊……”

    “我们真的不知道”,冯蓉也赶紧说,“从来没人跟我们说过这些,真的!”

    “这些事,你爷爷自然是不会告诉你们的”,我顿了顿,“后来你爷爷和周先生都去世了,许家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周建文?”夫妻俩一齐问。

    我不置可否,反问许文舟,“你爷爷去世的同一年,你爸爸也去世了。在你爸爸出殡之前,周建文曾经单独为他守了一晚上的灵,那一晚,他不许你们所有人靠近,对么?”

    “对!”许文舟点头,“我们知道他也懂一些,就问他为什么?他说天机不可泄露,这是为了许家后代着想。我们见他那么说,也就没多想。”

    “他让你们回避,是有见不得人的事要做”,我看着他,“而这,就是他要借刀杀人的真正原因。”

    “他做了什么?”许文舟和冯蓉齐声问。

    我看看他俩,“他把你爸爸的骨灰,换掉了……”

    俩人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