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3 无奈之举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763更新时间:2020-07-20 10:42:01
    金陵饭店是金陵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之一,离许家不算太远,约莫十五分钟的路。晚上八点多,许文舟把我们送到这里,给我们办好了入住手续。

    他的意思让我们先休息一下,然后一起吃饭,为我们接风洗尘。

    我婉拒了。

    许文舟很无奈,一个劲的跟我道歉,“少爷,您别生我的气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和可儿小姐大老远的赶来金陵,为您接风洗尘是应该的,您要是这点面子都不给我,那我真是无地自容了。再说了,这要是让蒋四小姐知道,她该怎么想啊……”

    “我们是来办事的,不是来度假的”,我说,“许小姐的情况很复杂,我们两个还要分析一下,另外还有很多事要做,吃饭太耽误时间了。”

    听我这么说,他松了口气。

    “那我让酒店把晚饭给您和可儿小姐送房间去”,他说,“你们就在房间里吃,这样行么?”

    “行”,我点头,“就这样吧。”

    “少爷”,他喊住我,犹豫了一下,“那个……我女儿现在的情况,您能跟我交个底么?”

    “本来是可以的”,我玩味的一笑,“不过恕我直言,你们夫妇两个,自制能力太差。如果你真为女儿好,那就别打听了吧。”

    许文舟脸一红,惭愧的低下了头,“少爷,我们……哎……”

    “我会尽力把这个事办好”,我看着他,“其它的就不要问了,回去吧。”

    他神情复杂的看了我们一眼,苦涩的一笑,“好吧……”

    ……

    上楼来到房间之后,我和可儿分别洗了个澡。

    洗完之后,酒店的服务员把晚饭送来了。

    一共四个菜,蟹粉狮子头,软兜长鱼,水晶肴肉,大煮干丝,主食是一盘精致的淮阳面点,还有一桶热气腾腾的米饭,一盆肉丝雪菜汤。

    服务员把饭菜摆到了餐厅的餐桌上,然后就走了。

    我们来到餐厅坐下,一边吃饭,一边聊。

    “给徐婉宁洗澡的时候,洗到哪些部位,她反应强烈?”我问可儿。

    “左胸和左肩”,可儿说,“这两个地方一碰,她就像触电似的。”

    “其他部位呢?”

    “除了左胸和左肩,其他部位都没什么反应,就好像那不是她的身子,跟她没关系似的。”

    我想了想,点点头,继续吃饭。

    可儿给我盛了碗汤,问我,“少爷,这能看出什么?”

    “能看出她时间不多了”,我说,“她和那个女孩子的置换,已经只差最后一步了。”

    “只差最后一步了?”可儿一皱眉,“那还有多长时间?”

    我看她一眼,“三天。”

    “那这事……”她担心。

    “三天时间,够用了”,我说。

    “那我们怎么做?”她问。

    “不急”,我说,“那个女孩子身体很虚弱,今晚她需要休息,靳磊不敢胡来,所以许婉宁也不会有事。明天上午,他会继续用法术折磨许婉宁,咱们到时候过去,继续跟他谈。”

    可儿不解,“少爷,直接把他抓了不是更简单么?”

    “那不行”,我摇头,“命魇很难破解,最好的办法,是让他主动解开。”

    “难道我们破不了?”她皱眉。

    “破是破的了”,我看看她,“但代价是什么,你知道么?”

    她摇头,“不知道,是什么?”

    “靳磊和那个女孩子会死”,我淡淡的说,“许婉宁能活下来,但是命格也会变的非常混乱,从此身体虚弱,命运多舛……”

    “为什么会这样?”可儿问。

    “强破命魇,就是这样的结果”,我说,“现在两个女孩子的命还没有完成置换,还有机会解开命魇。解铃还须系铃人,唯一能解开命魇而不伤两个女孩子的,就是那个布置命魇的人。”

    “靳磊……”可儿明白了。

    “我给他两天时间,让他放开了施展所学,为的是让他心服口服”,我说,“我要让他知难而退,让他悬崖勒马……许家当年对不起他爷爷,欠了他家的风水债,现在他来报仇,也是无奈之举。如果我们只顾许婉宁,而置靳磊和那个女孩子不顾,伤了他们的性命,将来咱们心里不会安宁的。”

    “您说得对……”,可儿放下筷子,轻轻叹了口气,“许家对不起他爷爷,如果我们再把他杀了,那就是助纣为虐,伤天害理了。”

    她顿了顿,问我,“少爷,您刚才说,他报仇是无奈之举?”

    “对”,我点点头。

    “他这么做,不是要给他爷爷出气么?”可儿不解,“怎么还成无奈之举了?”

    “他爷爷如果想报仇的话,许家早就被灭门了”,我说,“他自己都不做的事,你觉的,他会允许孙子做么?”

    可儿想了想,摇头,“不会。”

    “他爷爷靳文,是巴蜀有名的风水大师,精通镇魇之术”,我说,“老头不许靳磊为自己报仇,是深知镇魇之术一旦用来复仇,就阴毒无比,容易牵扯因果。他不是不恨许家人,他是心疼自己的孙子,不想影响孙子的未来而已。靳磊从小就想报仇,给爷爷出气,但是他不敢违背他爷爷的话,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也没动许家。”

    “那这次他为什么又动许婉宁了呢?”可儿问。

    “为了救她女朋友”,我淡淡的说。

    “女朋友?”可儿一愣,“那个女孩子,是他女朋友?”

    “那女孩得了绝症,为了给女友治病,他已经倾家荡产了”,我说,“他很爱那个女孩子,他做这一切,其实就是想让女友活下去。”

    “所以他选中了许婉宁”,可儿看着我,“因为许婉宁是富贵长寿之命,和他女友进行置换,正好合适……”

    我放下筷子,长长的出了口气,“许家欠靳家的,终究是要还的。他爷爷隐忍了十多年,直到去世之前,都还在叮嘱他不要为自己报仇。可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这笔债,靳磊终究还是来收了……”

    可儿也长出了一口气,“我懂了……”

    “所以这个事,我们不能冲动”,我看她一眼,“许婉宁不能死,靳磊和那个女孩子更不能死。”

    “可是如果靳磊解开命魇,那他女朋友就会死,他怎么可能答应?”她担心。

    “我不会让那个女孩子死”,我说,“但是这话我不能直接和他说,因为他不会相信。他这个人很傲气,要让他相信我,就必须先打服了他,让他心服口服。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听我的安排,主动把命魇解开。”

    “那解开之后呢?”,她问,“他女朋友得的是绝症,我们怎么救她?”

    “现在不能说”,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可儿会心一笑,点点头,“嗯!”

    我拿起筷子,“吃饭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