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9 反噬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715更新时间:2020-07-18 09:41:38
    “少爷……我女儿才二十一岁……”,许文舟含着眼泪,颤声说道,“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少爷!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求求您,我求求您……”冯蓉泣不成声。

    蒋柔也说,“少爷,这事虽然是许家老太爷做的不妥,可婉宁是无辜的呀。您救救她吧……”

    “命魇这个东西,很难破解”,我说,“况且这里面还纠结着上一代的恩怨和因果,稍有不慎,就是三条人命……”

    “三条人命?”蒋柔不解。

    “许小姐,换命者,还有那孙子”,可儿说。

    “怎么?如果处理不好,那个人也会没命么?”蒋柔问。

    我看她一眼,点了点头。

    “那这……”蒋柔为难的看看许婉宁,问我,“这怎么办啊……”

    我看看许文舟夫妇,“那个人用命魇害许小姐固然不对,但也是你们欠人家风水债在前。这个事比较复杂,既要保住你们的女儿,也不能伤了人家的孙子,否则的话,这风水债你们永远也还不上了。如果那样的话,许家的灭门之祸也就不远了。”

    “我们听您的!”许文舟流着泪说,“只要婉宁没事,您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

    “少爷,您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冯蓉哭着说,“我们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我沉思片刻,“我试试看吧。”

    “谢谢少爷!”冯蓉感激的看着我,“谢谢您!”

    “吴峥少爷,我们懂规矩”,许文舟也赶紧说,“您看这个事需要多少祈福,我马上给您打过去!”

    “我的随意”,我说,“我助手可儿的,一千万。”

    “少爷,我们知道您的身价很高,而且一直在涨”,许文舟诚恳的说,“您不用顾忌什么,直接说个数,多少钱都行!”

    我还是那句话,“我的随意,我助手可儿的,一千万。”

    许文舟有些为难,他不是舍不得出钱,他是怕自己说的不够,这事成不了。无奈之下,他转向可儿求助,“可儿小姐,要不您……”

    可儿摇头,“我是少爷的人,没资格定少爷的身价,你自己随意吧。”

    许文舟想了想,抬起头,“少爷,路上我问四小姐,她说上次金陵水郡的事,她出了六千万祈福。那我给三倍,一亿八千万,您看够么?”

    “可以”,我淡淡的说。

    “好!我这就办!”他拿出了手机。

    不一会,我和可儿先后受到短信,钱到账了。

    我收起手机,站起来,“我去楼上和我姐说几句话,然后就出发吧。”

    他们一起站了起来,“好!”

    ……

    去机场的路上,我给小珺和安雨各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们我们要去金陵办事,过几天就回来。

    小珺说,“好,注意安全。”

    安雨说,“嗯,照顾好自己,我等你回来。”

    以往出去办事,我都会跟小珺打个电话说一声。

    从现在开始,我要多通知一个人了。

    这种感觉很微妙,暖暖的,有些甜……

    我看着外面的风景,不由得笑了。

    蒋柔转过身来,“少爷,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能不能问……”

    “哦……”我回过神来,“车上没外人,问吧。”

    “嗯”,她点点头,“就是许婉宁中了这种命魇,如果她闯过生死劫,那会怎么样?”

    “她的命格会完全改变”,我说,“从性格,运气,面相,体征都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那对她父母会不会有影响?”她问。

    “会有很大的影响”,我说,“一般用命魇换命,不会同等命置换,一定是两个极端的置换。许婉宁的命富贵,长寿,多子多福,那么和她置换的那个人,一定是贫贱,短命,命中无子的人。只有这样,这种置换才有意义。许婉宁是许家的继承人之一,如果她变成贫贱夭寿之命,那她是无法继承许家的亿万家财的。”

    “那会怎么样?”她问。

    “如果她命够硬,那许家会败家,破产”,我说,“如果她命不够硬,那她就活不到继承家业的那一天了。”

    她长出一口气,“懂了……”

    可儿看看她,“蒋小姐,你问这些干什么?”

    “哦,没什么……”,蒋柔说,“我就是觉得这事挺不可思议的……”

    她看看我,“少爷,那这个命魇是怎么下的?有办法预防么?”

    “你怕有人给你下?”我问。

    蒋柔有些不好意思,“呃……不是……我有您呢,我不担心……”

    “你的确不用担心”,我说,“你家的命非常贵气,而且你家的运势强劲无比,没有什么邪术能动的了你。许婉宁之所以会中招,说到底,还是因为二十年前,她太爷爷欠下了很大的风水债。风水债这种东西很伤运势,因为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一种反噬。”

    “反噬?”可儿好奇,“怎么说?”

    “风水师为事主办事,要收事主的祈福,这是一种交换”,我说,“这种交换,没有严格上的等价,但比例不能差距太大,不然就会造成反噬。要么反噬事主,要么反噬风水师。就拿许家这件事来说,二十年前,他们被人下了镇魇,几乎灭门,那老头为他们破了镇魇,要他们一半的家产,实话实说,有点多,但并不过分。许文舟他爷爷当时没给老头祈福,这已经不合规矩了,后来更是忘恩负义,恩将仇报,这就更过分了。”

    我看看蒋柔,“那老头是个高手,给自己和家人炼养了替身,躲过了这件事的反噬。但是许家没有这样的手段,所以二十年之后,这反噬还是伤了许家的运势。运势受损,必弱根苗,因而许婉宁很轻易的就中了那老头孙子的命魇了。”

    “也就是说,如果许家运势没有问题,许婉宁即使中了命魇,也不会有事?”蒋柔问。

    “不,只要中了,就一定会有事”,我说,“但是运势旺,根基稳的人,即使有人害她,也基本中不了。”

    “原来是这样……”蒋柔明白了。

    “少爷,那个孙子,现在在哪?”可儿问。

    “他就在金陵”,我说。

    “那我们到了之后,直接去抓他?”她问。

    “许婉宁的命捏在他手里”,我说,“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咱们先去金陵,然后再从长计议吧。”

    “好!”她点点头。

    我看看蒋柔,“你们是坐你的飞机来的?”

    “嗯,对!”蒋柔点头。

    “以后别这样了”,我说,“许家人,不能对他们太好……”

    蒋柔一愣,点点头,“我懂了……”

    我冲她一笑,转头继续看风景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