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8 过河拆桥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287更新时间:2020-07-18 09:27:09
    可儿一皱眉,“你们坑过风水师?”

    “不是坑他,是……哎呀这……”许文舟惭愧的低下了头,“那件事……是个误会……”

    冯蓉一怔,赶紧问许文舟,“老公,是那个人?”

    许文舟叹了口气,痛苦的捂住了脸,“报应!真是报应啊!爷爷当初非要耍那点小聪明,这下把婉宁害了……”

    “许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蒋柔忍不住问。

    “这事得有二十年了”,许文舟惭愧的说,“那年我们许家非常的不顺利,半年时间,我二爷爷,三爷爷还有我大伯,二叔,七叔,八叔还有两位姑姑先后去世。半年死了八个人,许家的生意受到了重创,这件事,惊动了整个金陵城。”

    “这个事我是知道的”,蒋柔对我们说,“听我爷爷说,许家当年人才济济,家业鼎盛。可是那一年不知道为什么,半年时间不到,八个许家的重要人物先后去世,许家的事业也因此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我点点头,问许文舟,“后来呢?”

    “当时我们家每个月都死人,我爷爷都快急疯了”,许文舟说,“后来在我小姑姑出殡的那天,我家门外来了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说要见我爷爷。我爷爷当时心都散了,没心思见他,就让人打发他走。老头见我爷爷不见他,就让人给我爷爷带话,说是我家祖坟被人下了镇物了,再不破解,许家会有灭门之祸。”

    他看我一眼,继续说,“我爷爷身边有一位用了很多年的风水师周先生,我家开始出事之后,周先生去看过我家的祖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我爷爷听到那老头说祖坟有镇物,于是就让人把他请进了家里,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头说说,我家祖坟被人下了一种很阴毒的镇物,平常人看不出来,而且极难破解。他说如果我爷爷答应把许家的家产分他一半,他就去我家祖坟,破了那个镇物,这样许家就不会再出事了。”

    “然后呢?”可儿问。

    “我爷爷答应了”,他说,“他许诺老头,说只要许家不再出事,就把许家一半的家产分给他。说定了之后,当天晚上,忙完了我小姑的后事之后,我爷爷就和那老头去了祖坟。到了那之后,老头拿出一把斧子,砍了祖坟周围的三棵树,然后对我爷爷说,镇魇破开了,许家不会再出事了。”

    “我爷爷觉得这事情办的也太简单了,心里没底,不敢相信老头”,他看看我们,“那老头看出了我爷爷的心思,就说那这样吧,我半年后再来,这段时间内,如果许家损了人口,那就是我没办好,到时候任你处置;如果许家平安无事,咱们再按约定来办。我爷爷想了想,答应了。”

    “后来出事了么?”可儿问。

    “没出事”,他说,“我们家提心吊胆的等了半年,什么事都没出,而且我家的生意也开始重新恢复过来了。”

    “那就是管用啊”,可儿皱眉,“那你爷爷为什么还坑人家?”

    许文舟苦涩的一笑,“因为……因为那位周先生……”

    “周先生?”蒋柔忍不住问,“他从中挑拨了?”

    “周先生跟我爷爷说,老头砍树的行为有些可疑”,许文舟说,“他说许家的风水没问题,而那三棵树已经栽种多年,之前一直没有问题。他怀疑是那老头做了手脚,然后贼喊抓贼,为的是来图许家的家产。我爷爷自从事情过去之后,也有些后悔,不想把一半家产白送那老头。听周先生这么一说,他就正好借这个机会,把事推到了老头的头上,因为这个事实在太过蹊跷,谁也说不清到底是谁干的……”

    可儿不屑的看着他,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我不动声色,端起茶,继续喝了起来。

    客厅里一时鸦雀无声,安静的吓人。

    冯蓉见我们都不说话,赶紧表态,“少爷,可儿小姐,这件事确实是我们爷爷做得不对,但是你们放心,我们夫妻绝不是这样的人!”

    可儿没说话,转头看向我。

    我放下茶,看看许文舟,“后来呢?你爷爷对那老头做了什么?”

    许文舟汗如雨下,惭愧不已,“后来……那老头来了,让我爷爷兑现诺言。我爷爷把他骂了一顿,说他下镇魇害我们家,不追究他就算了,还有脸来要家产?老头很生气,就在我家客厅跟我爷爷吵了起来,指着我爷爷的鼻子骂我爷爷,说他言而无信,听信谗言,忘恩负义,过河拆桥。我爷爷气坏了,就让我家的保镖轰他出去,保镖们一顿拳脚,把老头打出了我们家……”

    “牛逼!”可儿戏谑道,“你爷爷,真是个牛人!”

    “后来呢?”我问。

    “后来那老头就走了”,他抬起头,“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

    我没说话,默默的点了点头。

    他沉默片刻,问我,“少爷,害我女儿的,是这个老头?”

    我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少爷,我们爷爷当年做的是有错,可我女儿是无辜的呀”,冯蓉含着眼泪说,“二十年过去了,他都八十多岁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啊?”

    “他是要报仇……”许文舟痛苦的闭上眼睛,“爷爷欠了人家的债,人家收债来了……”

    “这事,不是他做的”,我淡淡的说,“对许小姐下命魇的人,是他的孙子。”

    “他孙子?”俩人一愣。

    “对”,我点点头,“你爷爷很走运,得罪了一个君子。如果那老头想报仇,你们家恐怕早就被灭门了。现在老头不在了,他孙子咽不下这口气,为爷爷报仇来了。”

    “这……”夫妻俩互相看了看,齐声问我,“那怎么办?”

    我看看许婉宁,“这是你家欠的债,你们没得选择,只能还了……”

    许文舟夫妇傻眼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