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7 许婉宁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657更新时间:2020-07-18 09:27:09
    上午十点多,我们回到了上京。

    安雨和可儿来到机场接了我俩,我们先找了个商场,买了身衣服,然后直奔酒店,参加老赵的婚礼。

    老赵婚礼的时间表是安雨给定的,结婚典礼的时间定的是上午十一点。我们到酒店的时间是十点五十五分,时间掐的刚刚好。

    进门先随礼,我们四个人,小珺直接刷了四十万,写上了我们四个人的名字。安雨和可儿觉得不合适,坚持自己出这个钱,小珺冲她们一笑,一手一个,拉着她俩进宴会厅了。

    我心里甜丝丝的,幸福的一笑,跟着走进了宴会厅。

    婚礼开始之后,我作为证婚人,红着脸上去讲了几句话。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婚礼,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讲话,不免有些紧张。下面的小珺看着我这份囧样,不由得想起了早上的一幕,她扭过头去,抿着嘴笑了。旁边的可儿还纳闷,悄悄问她,为什么笑?

    唐思佳也好奇,问她怎么了?

    小珺的脸,瞬间也红了。

    最终,我完成了任务,在一片掌声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怎么样?”我尴尬的问女孩子们。

    她们一齐向我挑起了大拇指。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才踏实了。

    于是,见我们和两家诸位亲友的见证下,老赵和张晓阳喜结连理,正式结为夫妇了。老赵的妈妈和唐思佳的妈妈都高兴地落下了眼泪,张晓阳的父母则神情复杂,就像做了赔本买卖似的。

    毕竟,老赵比张晓阳大太多了。

    张晓阳年轻貌美,家世又好,老赵能娶到这样的白富美,确实是上辈子积了德了。

    我们还看到了张晓阳的哥哥张晓军和姐姐张晓雅,哥哥就不评论了,张晓雅长得确实还可以。

    典礼结束之后是婚宴。

    老赵夫妇先来给我们敬酒,接着是黑子等人,我每一个人的酒都喝了。因为杜家大宅那边还有事要办,喝完了他们敬的酒之后,我让小珺和安雨安心吃饭,自己带着可儿离开了酒店。

    中午一点多,我们来到了杜家大宅。

    蒋柔带来的是一家三口,夫妻两个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

    那个女孩面色苍白,非常憔悴,蜷缩在沙发上,抱着自己的胳膊,瑟瑟发抖。

    见面之后,蒋柔先给我们做了介绍,这对夫妇男的叫许文舟,是金陵豪门许氏家族的家主,他妻子叫冯蓉,出身于同是金陵豪门的冯氏家族。那个瑟瑟发抖的女孩叫许婉宁,是他们的独生女儿,今年二十一岁,上大三。

    简短的寒暄之后,杜凌找了个借口回避了。

    她上楼之后,我们一齐坐下,开始聊正事。

    这个正事,就是许婉宁。

    “吴峥少爷,我女儿婉宁上个月二十七号去参加了一个同学的生日party,回来睡了一觉,就成这样了”,许文舟说,“这病特别的怪,白天发冷,晚上发高烧,人就像傻了似的,谁跟她说话她都不理,好像完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可儿一皱眉。

    “对”,许文舟叹气,看看女儿,“她的眼神不一样了,根本不像我们的女儿婉宁,怎么看都像是个陌生人。我们带她去金陵最好的医院查,在医院住了好多天,各种检查都做了,医生说她一切正常,可您看,这孩子她正常么?后来我们又找了很多大师给她看,看看她是不是中邪了。结果找了很多人,他们都说不是中邪,但孩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谁也没说出个道理来。”

    “是啊”,冯蓉接过来,“我们这段时间天天跑医院,找大师,可是始终查不出这孩子的问题。后来我们想起了金陵水郡的事,就去找了四小姐,求她帮帮我们,她这才带我们来的上京。”

    “少爷,许先生和冯阿姨都是我的朋友”,蒋柔说,“我们和许家,冯家是世交,出了这样的事,我们不能不管,所以我就带他们来了。许小姐之前我见过,是个很活泼,很阳光的女孩子,特别的可爱。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大家都很着急,您救救她吧……”

    我看她一眼,转过来看着许婉宁,“许小姐没有中邪,她是被人暗算了。”

    “暗算?”许文舟夫妇一愣,“谁暗算她?”

    “有人在那晚的生日party上对她下了命魇”,我说,“她的命,被人换了。”

    “命换了?”冯蓉吃惊的看着我,“这……命还能换?”

    “可以的”,我看看她,“命魇是一种很厉害的术,说是魇,其实是法术,源自昆仑,原来的名字叫乾坤倒移法。这种法术能把两个人的命进行近乎完整的置换,换完之后,置换的双方都会经历一场生死之劫。闯不过,魂飞魄散,闯过的话,命就换过来了。”

    “生死劫……这……”冯蓉无助的看向丈夫。

    “吴峥少爷,到底是谁在害我女儿?”许文舟焦急的问,“他为什么呀?”

    “因为许小姐的命,富贵非常”,我看着许婉宁,“那个人想要的,就是她的富贵之命。她现在这些反应,比如发冷,发热,不认人,并不是中邪,而是命在置换过程中出现的正常反应。一旦置换完成,她就会昏迷不醒,吐血不止,命悬一线。如果能闯过来,那她还是她,但她的命运,性格都会完改变。如果闯不过来的话,那也就魂飞魄散了……”

    “也就是说,有人看上了她的命,用自己的和她置换了?”可儿问。

    “不”,我摇头,“命魇这种法术,没法给自己用。所以害她的人,是在为人办事。”

    “到底是谁啊?是谁呀害我女儿啊?”冯蓉哭了。

    “能查出来么?”许文舟颤声问。

    我略一沉思,问他,“们过去,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得罪人?”许文舟一愣,“没有啊……”

    “仔细想想”,我看着他。

    “真的没有”,他认真的说,“我们是正经的生意人,商业对手肯定是有的,但我们从来没用下作手段害过谁啊!……难道……难道是我们商业对手害我女儿?”

    “商业对手要是动们,不会用这种法术”,我说,“命魇只会置换女儿的命,而女儿接手家族企业,起码也得十年以后了。对于商业对手来说,这时间太长了,没什么意义。”

    “那我就真的想不出来了”,他说,“少爷,您能给我点指点么?”

    我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看他一眼,“一个老人。”

    “老人?”他一皱眉。

    “他是个风水师”,我看着他,“想起来了么?”

    许文舟顿时脸色大变,额头上冒汗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