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5 冲经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216更新时间:2020-03-07 09:32:56
    来到楼下,上了车,我往座椅上一靠,闭上了眼睛。

    刚才先用安神符救人,接着用五雷镇灵符封玉傀仙,一顿操作下来,现在头疼欲裂,疼我的冷汗直流。

    唐思佳一看我脸色不对,赶紧问,“老师,您没事吧?”

    我强忍着剧痛,淡淡的说了句,“没事。”

    她抽出纸巾,凑过来,细心地给我擦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水,我一动不动,任她给我擦汗,双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裤子,胳膊上青筋暴露,汗如雨下。

    唐思佳知道我很难受,她连换了几张纸巾,仔细的给我从脸擦到脖子。擦完之后,她下车,从后备箱拿来一瓶水拧开,送到我嘴边,“老师,喝点水。”

    我喝了一小口,睁开眼睛,无力的看了她一眼。

    “啊!”她吓得一声惊呼,手一哆嗦,水洒了我一身。

    “老师,您的眼睛!”她吃惊的看着我。

    我看不到自己的眼睛,伸手去掀遮阳板。

    唐思佳反应过来,赶紧过来帮我掀下来遮阳板,打开了上面的小镜子。

    借着车里微弱的灯光,我看到镜子里自己的眼睛内大量充血,看着特别吓人。

    我心里咯噔一下。

    唐思佳的声音都颤抖了,“老师,您的眼睛怎么会这样?要不要紧啊?”

    我愣了一会,深深的吸了口气,对她说,“这是武火冲经,血气涌上来了。没事,休息一晚就好了……”

    她噙着眼泪,心疼的看着我,“先是我家的事,接着又是我表哥的事,您这些日子都没时间休息了。都是我们把您连累了……”我闭上眼睛,“别这么说,回去吧。”

    她含着眼泪点了点头,“嗯。”

    武火冲经是练功走火入魔时才会出现的,后果可大可小。我这个后果,明显是很大的,幸好今天是用两重雷诀打出的镇灵符,要是用三重……

    我一阵后怕。

    不过,换个角度来香,这情况有点微妙。

    几天前在唐家祖坟,我为了对付红衣煞灵,先用气修符,后又用了神,完事后没多久,我就晕过去了。醒了之后,头疼欲裂,差点把唐思佳的手捏碎。

    这次先用安神符,接着是雷诀加五雷镇灵符,对于内功的消耗,跟上次相比差不多,但是我却没晕过去,而且头疼的情况似乎也比上次要轻了一些。

    这是不是说明,内功会越用越强,越用越精纯?

    如果是这样,那难受也值了。

    想着想着,我只觉得天旋地转,一股血气猛地涌了上来。

    “停车!”我赶紧说。

    唐思佳吓了一跳,赶紧停下,“老师,怎么了?”

    我没工夫解释,开门滚下车,哇的一声,喷出一口冰凉的血。

    唐思佳赶紧下车,跑过来抱住我,“老师!老师!”

    我眼前一片血红,胸口阵阵刺痛,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您这是怎么了?怎么了?”唐思佳吓哭了,“老师,老师……”我好半天才缓上来,只觉得身上很冷,头却不怎么疼了。看来这口血早该吐出来。早知道这样,就不用受这罪了。

    我吃力的从她怀里坐起来,抹了抹嘴边的血,冲她一笑,“没事,吐出来就好了。”

    她流着泪把我抱进怀里,放声大哭。

    我一怔,“哎,你……”

    “你吓死我了!”她哭着说,“我以为你……”

    她抱得更紧了。

    这会我觉得,她身上好暖。

    两个保安听到哭声,冲这边跑了过来,其中一个一边跑还一边冲对讲机喊,“9号楼停车场有情况,赶紧过来支援!快!”

    他们跑到我们身边,问,“小姐,怎么回事?”

    唐思佳见有人来了,这才不哭了,擦擦眼泪,扶我站起来,对那俩人说,“没事,我弟弟刚才吐血了,我一着急就哭了……”

    “需要帮忙叫救护车么?”保安问。

    “不用,我们有车,谢谢你们了”,她含着眼泪把我扶上车,关上车门,又跟保安说了句不好意思,接着开门上车,重新发动了车子。

    两个保安松了口气,其中一个拿起对讲机,“情况解除,不用过来了。”

    在他们的注视下,我们缓缓的驶出了停车场,离开了小区。

    “你刚才说,我是你弟弟?”我看着唐思佳。

    唐思佳睫毛上还挂着泪珠,见我这么问,她脸一红,赶紧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说真话那俩人会问个没完,所以就……”我淡淡一笑,“挺好,你叫我弟弟,比叫我老师舒服多了,以后就这么叫吧。”

    “啊?”她一愣。

    我闭上眼睛,长长的松了口气,“那天我说过,以后别叫我老师了,叫我吴峥。从现在开始,改过来吧。”

    “您是认真的?”她问。

    “也别您了”,我说,“你不拿我当朋友么?刚才那样,我觉得挺好的,这事,就这么定了。”

    她没说话,愣愣的看着我。

    我看她一眼,“嗯?”

    她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点点头,“嗯!”

    我也笑了,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眼睛,继续休息了。

    回家的路上,唐思佳开的很稳。

    我一边休息,一边琢磨玉傀仙的事,越想越头疼。因为这东西太特殊,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对付她,想到最后,不知所措,一片茫然。

    这种茫然,最没安全感,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不知不觉的,我们到了。

    唐思佳把车停好,开门下车,给我打开车门,扶着我下车,上楼。

    我试着自己走,可是身上没什么力气,而且总觉得特别冷。没办法,只好让她辛苦了。

    回到家里,我洗了把脸,然后让她扶我上床,盖上了被子。

    唐思佳给我端来一杯热水,在我身边坐下,看着我喝了下去。

    喝完之后,身上稍微暖和些了。

    看我喝完了,她接过杯子,接着拿起热毛巾,给我擦手。

    她动作轻柔,非常的细心,身上淡淡的香水味,不觉令人陶醉。

    “老师……”

    “你又忘了?”我提醒她。

    她有些不好意思,接着问我,“你晚上会不会还头疼?”

    “会”,我淡淡的说。

    “那我不走了,留下来照顾你”,她说。

    “不用,我睡一觉就好了”,我说。

    “就这么定了”,她坚持。

    我还想说不用,但话到了嘴边,我忍住了。

    我不知道晚上还会不会疼的那么厉害,要是真的疼晕过去,身边有个人照顾,总比一个人苦捱的好。

    “你什么时候去昊天集团入职?”我问她。

    “周一去”,她说,“我办好入职,开个会,下午就能回来。”

    我沉思片刻,说,“这件事你不要参与深了。”

    她不解,“为什么?”

    “你一个集团总裁,跟着办风水上的事,成什么了?”

    “可那是我表哥啊!”

    “那也不行”,我认真的看着她,“好好工作,别辜负杜凌对你的信任。”

    她低下头,沉默片刻,轻轻舒了口气,起身去洗毛巾了。

    看着她好看的背影,我不由得想起了赵土豪家里那个性感的身影……

    玉傀仙,玉傀仙……

    我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不是鬼,不是仙,不过是物件成精而已,怎么就……

    突然,我脑子里好像闪过了一道光,猛地坐起来,“物件……”

    唐思佳拿着洗好的毛巾走进卧室,一看我起来了,赶紧来到我身边,“怎么坐起来了?”

    我看她一眼,身子一软,倒进了她的怀里。

    她赶紧抱住我,问我,“是不是又疼了?”。

    我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