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2 认定她了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094更新时间:2020-07-05 09:54:45
    从酒店出来,我有一次来到了那家鱼头火锅店。

    老赵和张晓阳此刻没心思吃饭,我可不行,我饿了,我想吃火锅了。

    漂亮的老板娘见我来了,笑着来到桌前,“兄弟来啦!咋样,咱家的鱼头好吃吧?”“好吃,吃了还想吃”,我微微一笑,“不用点单了,就按上次那样来吧。”

    “三斤鱼头,对不?”“对!”

    “好嘞!”老板娘笑着给我倒上茶,转身去后面端菜了。

    我喝了口茶,长长的出了口气,不由的笑了。

    这件事,张晓阳注定要在吉山身败名裂,可是有老赵在,她就可以去上京重新开始了。老赵这家伙,嘴上说着不要,下手却是又稳又准又狠,一顿急攻猛打,愣是把张晓阳给打懵了。

    离下午三点还有两个半小时,我出来吃个火锅,让他们也多聊一会吧。

    这时,冯云推门进来了。

    我看了他一眼,把杯子放下了。

    冯云来到我面前,惭愧的冲我一抱拳,“少爷,我……”

    “没受伤吧?”我问。

    “没有……”他小声说。

    “你家的事办完了,你可以放心了”,我平静的看着她,“你现在是冥界的官员了,以后这子孙们的事,你就别干涉了。”

    “我明白”,他低下头,“谢谢少爷救我,这次是我不对,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你还是别保证了”,我无奈地一笑,“也没这个必要。”

    “是,我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了”,他红着脸,冲我一抱拳,“少爷的大恩,我和我的子孙会铭记于心。以后少爷有需要我或者我子孙的地方,您尽管开口,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好,多谢了”,我笑了笑,“趁鬼使大人还没追究,快回上京吧。”

    “是!”冯云松了口气,“我这就回去,谢谢少爷了!”

    我点了点头。

    他冲我又一抱拳,转身走出火锅店,身形一闪,消失了。

    我端起杯子,继续喝茶了。

    吃完火锅之后,我在外面又溜达了一会,下午两点多,这才回到了酒店。

    此时,张晓阳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了,但是看她的神色,似乎老赵的事情进展的并不是很顺利。

    “已经两点多了”,我对张晓阳说,“你们的事回头再说,我先给你破反噬。”

    张晓阳站起来,“谢谢少爷。”

    “对,先破反噬”,老赵笑着站起来,想拉她的手,“咱俩的事……”

    张晓阳把手抽了回去,扭头不看他。

    老赵哈哈一笑,“这丫头,好好好,我不急,慢慢来。”

    他走到我面前,认真的对我说,“少爷,麻烦您了!”

    “甭客气”,我微微一笑,“你在这等着吧。”

    “好!”他点头。

    我看看张晓阳,“你跟我来。”

    “嗯!”张晓阳深吸一口气,跟着我走进了卧室。

    来到卧室后,我反手关上门,吩咐她,“躺到床上。”

    张晓阳点点头,走过去躺到了床上,双手叠到小腹上,长长的出了口气。

    她很紧张。

    我来到床边,在她身边坐下,仔细看了看她的眉心。

    追灵火的火苗已经变成一个小火团了。

    “破反噬会很难受,别紧张,忍着点”,我对她说。

    “嗯”,她有些惭愧的看着我,“少爷,对不起……”

    “对不起?”我一皱眉,“什么对不起?”

    “我请阿步来害冯家,差点害死冯远,还给您添了这么多麻烦”,她看着我,“现在,还得麻烦您来为我破反噬救我……”

    “你是有错,可孩子是无辜的”,我说,“事情都过去了,别想那么多了。”

    “少爷,您说这件事,我会折寿十年”,她眼中闪出了泪光,“我想问问,我能不能看着我的孩子长大?”

    “那话是说给冯家人听的”,我说,“你给冯远造成的伤害是不可逆的,总得让人家心里平衡些。用邪术害人,肯定会伤及自身,但是只要你把握好以后的人生,你的寿命,该是多少,还是多少。”

    “您是在安慰我么?”她问。

    “我不会用这样的事来安慰你”,我说,“我是实话实说。”

    她沉默了一会,深吸一口气,问我,“少爷,我想问一句,如果这孩子不是飞哥的,那您……还会救我么?”

    我淡淡一笑,“会。”

    她噙着眼泪笑了,点点头,“嗯!谢谢少爷,我没有问题了。”

    “好”,我点头,“把眼睛闭上,什么都不要想。”

    “嗯”,她平静了一下心情,把眼睛闭上了。

    我略一凝神,掐指诀按住她的眉心,金光缓缓地进入她体内,捏住了那个火团……

    十几分钟后,反噬破开了。

    张晓阳浑身被汗水浸透,累的昏死了过去。

    我给她盖上被子,转身离开卧室,回到了客厅里。

    老赵见我出来了,赶紧站起来,“少爷,怎么样?”

    “没事了”,我走到沙发前坐下,“让她睡一会吧。”

    老赵这才松了口气,走过来给我倒茶,“少爷,辛苦您了。”

    “咱们之间就别说这话了”,我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接着问他,“你俩谈的怎么样?”

    “她还是不答应”,老赵忍不住笑了,“不过吧,她的话也没那么硬了。”

    “别气馁,加油!”我鼓励他。

    “哈哈哈,您放心,我才不会气馁呢”,他凑近我,压低声音,“她这反应,恰恰说明这是个好姑娘。您说,要是我一表白,她就顺坡下驴了,那这样的女孩,值得咱娶么?所以她越是不答应,我越是认定她了!”

    我看他一眼,“你这话,是真心话吧?”

    “瞧您说的,肯定是啊!”他说,“婚姻大事,我哪敢开玩笑?”

    “既然你早就喜欢她,那怎么还把人家忘得一干二净?”我诧异的问,“而且在申城跟人家说的那些话都不记得了,这也叫喜欢?”

    老赵会心一笑,“少爷,您本事大,遇上的是珺小姐,安雨小姐和可儿这样的姑娘。我就一俗人,遇上的自然也都是一些俗女人。这男人吧,其实比女人单纯,所谓成熟男人,说白了,就是学会了不在乎,学会了淡忘,学会了保护自己而已。我这么说,您能理解了么?”

    我摇头,“不理解。”

    他低头喝了口茶,玩味的一笑,“就说晓阳吧,在申城那晚,我第一次睡她就是为了刺激,纯生理需要;第二次睡她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走心了,她也走心了。我临走的时候跟她说那话,其实是希望和她继续,能有点什么。可是您也知道,人家犹豫了一下,就把我微信给删了。我当时心里,那是真他娘的失落啊!我知道,自己比人家大十多岁,人家只是玩玩,怎么会跟我这大叔在一起呢?咱是成熟男人,不可能像小男孩似的剪不断理还乱,动不动为了爱情闹死闹活的,咱得要脸哪!”

    “所以,你就把她忘了?”我看着他。

    老赵点点头,感慨道,“这是被之前的姑娘们训练出来的本能,男人要保护自己,就得俗着点,糊涂着点。”

    他冲我一笑,“您跟我不一样,您身边的姑娘都不是凡人,个顶个的有本事,自强自立,自尊自爱,才不会为了鸡毛蒜皮的事争风,为了利益上的事吃醋。我身边的这些姑娘,个顶个的俗,俗人就得争风吃醋,就得在意利益上的问题。我要是没有健忘的本事,还不早让这些娘们儿给我整废了?”

    我会心一笑,点点头,“懂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