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8 老赵的好事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789更新时间:2020-07-04 09:48:38
    天快亮的时候,阿步醒了。

    她睁开眼睛看了看,猛地坐了起来。

    “没事了吧?”我问。

    她眼神复杂的看着我,“是你救了我?”

    “追灵火的反噬,我已经帮你破开了。你的经络有轻微的灼伤,修为基本保住了,并没有损伤多少”,我说,“不过追灵火,你以后不能再用了,否则,你会经络尽毁,到时候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你为什么救我?”她冷冷的问。

    “我本来也没想杀你”,我迎着她的目光,“以后别用阴阳术害人了,凭你的本事,帮助被人,也能让你母亲的生活过得很好。”

    她一愣,“你……”

    “你很孝顺你母亲”,我看着她,“而且你本性也不坏,如果你心狠些,除了冯远之外,把冯家其它人身上的火种也激活一两个,那这件事恐怕就是另一个结果了。你没那么做,是因为你知道追灵火一旦激活,造成的损伤是不可逆的。张晓阳为了得到冯家的家业,不惜灭冯家满门,你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但是在你的心里,你是不忍心这么做的,我说的对么?”

    她眼神柔软了一些,轻轻叹了口气,默默的低下了头。

    “所以就冲这个,我不杀你”,我顿了顿,“不仅不杀你,张晓阳我也不会杀,相反的,我还得救她。”

    她抬起头,一皱眉,“救她?”“对”,我无奈的一笑,“我得保她肚子里的孩子。”

    “保她的孩子?”她不解,“你为什么?”

    “这个你就别问了”,我站起来,“你告诉她,我住在吉山华府的总统套房,如果她想活,中午来酒店找我。”

    她没说话,依然不解的看着我,那眼神,似乎我是一个谜。

    我看了她一眼,转身下楼了。

    走出别墅之后,我长长的出了口气,身形一闪,来到网球场边上,开门上车,发动了车,调转方向,离开了冯家大宅。

    回到酒店后,我先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走进卧室,在床上盘坐好,先解开轻身符,接着深吸一口气,瞬间入定了。

    打坐了约莫半个小时候,我自然出定,睁开了眼睛。

    几乎同时,床头的电话响了。

    我定了定神,拿起电话,“喂?”

    “吴先生您好,我是吉山华府的客房部经理”,电话那头是个女人,“大堂这边有一位赵先生找您,请问他可以上去么?”

    “可以”,我说,“让他上来吧。”

    “好的吴先生!”

    我把电话挂了,起身下床,换上衣服,来到客厅泡了一壶茶。

    茶刚泡好,门铃响了。

    我把茶壶放到茶几上,走过去打开门。

    老赵风尘仆仆的,见我开门了,冲我一笑,“少爷!”

    “进来吧!”,我说。

    “好!”他进屋关上门,跟着我来到客厅坐下,忍不住问我,“少爷,到底是什么好事啊?”

    “你吃饭了么?”我问。

    “没呢!”他说,“咱们打完电话我就去机场了,买了最早的航班就来吉山了。”

    “行,一会早餐就送上来了”,我说,“我也没吃呢,一会咱们一起吃。”

    “吃饭的事不急,您快说说,到底是什么天大的好事?”他着急。

    我看他一眼,淡淡一笑,伸手准备倒茶。

    “我来我来!”他端起茶壶,给我和自己各倒了杯茶,接着放下茶壶,看看我,“少爷,您别馋我了,快说吧!”

    我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略一沉思,问他,“你想不想结婚?”

    “结婚?”他一愣,“结什么婚?”

    “你在申城睡得那个东北女孩,是吉山的一个富三代”,我说,“她现在怀孕了……”

    “怀……怀孕了?”老赵怔住了,“我艹,不会是我的吧?”

    “你说呢?”我看着他,“不是你的,我喊你过来干嘛?”

    “真的是我的?少爷,您可别逗我!”

    “我逗你干什么?那孩子就是你的!”

    老赵愣愣的看着我,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少爷,您的意思,是让我过来娶那姑娘?”

    “你愿意娶么?”我问。

    他挠挠后脑勺,“这事……太突然了吧……我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再说了,那晚她是因为失恋才跟我干的,这情况下怀孕了,我就是娶了她,她心也不在我这啊!而且您刚才说什么,她是吉山的富三代,她能看得上我?”

    “你先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我喝了口茶,放下杯子,“我这次来吉山,是为吉山冯家办事,你这个孩儿他妈,看上了人家冯家的少爷,追不着,伤心了,所以那晚在申城才便宜你了。她怀孕之后,不知道孩子是谁的,也没想知道,所以就把这事算到了冯家少爷的头上……”

    我把张晓阳所做的那些事,一五一十的对他说了。

    老赵听完之后,忍不住骂了起来,“我艹,这娘们儿也太他妈毒了吧?这么损的招都能想出来,谁敢要她呀?”

    “你敢不敢要?”我问。

    “我可不要!”他连连摆手,“您饶了我吧,我还想多活两年呢!这妞儿让她爸妈惯坏了,我要是娶回家,没准哪天我就死了个屁的了!我宁可孩子不要了,我也不要这破烂货!”

    “行”,我点头,“有你这句话就行,那我就不救她了。”

    老赵一听这话,犹豫了,“少爷,您要是不救她,她真的会死?”

    “会”,我喝了口茶,“如果下午三点前不救她的话,天黑之后,她必死无疑。”

    老赵不说话了,低下头,闷闷的喝了口茶。

    “老实跟你说吧,如果她怀的不是你的孩子,我才不想救她”,我说,“我是来给冯家办事的,你懂么?”

    “我明白”,老赵点头,“您是看她肚子里是您小侄子,这才想救她一命的。”

    “所以我才把你喊了过来”,我看着他,“张晓阳有错,但孩子是无辜的,而且她家世也好,你要是愿意,那就把她娶了吧。”

    “少爷,不是我驳您面子……”他苦笑,“这事太突然了,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啊……”

    “没关系,你有一上午的时间准备”,我说,“不过有件事,我必须得告诉你,省的将来你后悔。”

    “什么事?”他问。

    我放下茶杯,清清嗓子,“那个……在申城的那天晚上,算上你,她一共约了四个男人,这事,你介意么?”

    老赵张大了嘴巴,“四……四个?我艹!我他妈是第几个?”

    “你是第四个”,我说。

    “也就是说,我吃的是最后剩下的?”他激动的问。

    “总好过她给你戴绿帽子吧?”我看着他,“她和你之后,直到今天,再也没和别人有过……”

    老赵吃惊的看着我,嘴巴张了几张,说不出话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