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7 真正的事主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425更新时间:2020-07-03 13:58:42
    她冷冷一笑,眼中的蓝光缓缓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红光。

    她的眼睛并不是天然幽蓝色的,而是根据使用的法术不同,显出不同颜色的光。这一点,她和安雨有些相似,但是论修为,她和安雨差的可太远了。

    我看了看她眼中的红光,身形一闪,来到网球场中央,冲她一招手,示意她放马过来。

    她眼中的红光越来越强烈,双手掐起手诀,开始念密教咒语,身上出现了强烈的火光,紧接着,一个高大的佛像在她身后显现了出来。

    这一个密教佛像,身高足有七八米,生有六臂,浑身是火,看不清具体的模样。它在女孩的身后缓缓的站起来,接着绕过女孩,冲我走了过来。

    我没功夫哄她玩,手一挥,五雷符化作金光,瞬间刺穿了佛像。

    佛像呼的一声消散了。

    女孩痛苦的一皱眉,嘴角涌出了鲜血。

    她眼神复杂的看着我,既吃惊,又愤怒,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供奉有三个本尊”,我看着她,“第一个是个女武神尊,第二个是这个火佛,还有一个鬼天王尊,你要不要也祭出来试一试?”

    她吃力的站起来,抹了抹唇边的血,冷冷一笑,掐指诀准备念咒。

    “阿步!”我一皱眉,“你就那么想死吗?”

    “我从未输过!从未输过!”她冲我怒吼。

    “那个鬼天王尊是谁你知道吗?”我冷笑,“他是冥界的神!你身上现在有多重反噬,追灵火正在吞噬你的内气,这个时候召唤鬼天王尊,不管输赢,你都会被带去冥界!你才十九岁,为什么这么不爱惜自己?”

    “生死是我的事”,她盯着我,“我就是死了,也绝不输给你!”

    她掐指诀,开始念咒。

    我瞬间来到她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不许念!”

    “你放开我!”她挣扎。

    “你打不过我!”我怒吼,“别找死!”

    “我不会输给你!我不会!”

    “你别逼我!”

    “你放开我,你……”她话没说完,眼睛一番,身子一软,倒在了我的怀里。

    我一皱眉,赶紧看她眉心,只见那里出现了一团火……

    因为刚才的打斗,她受了很正宗的内伤,追灵火的反噬加重了。

    这下不用打了,她很快就要魂飞魄散了。

    我把她放到地上,纠结的看着她,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

    我该怎么办?

    救她?

    她可是我的对手!

    不救她?

    她才十九岁,和我一般大,难道我眼睁睁的看着她魂飞魄散?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在她身边坐下,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从走进网球场,来到我的面前,停下了脚步。

    我抬头一看,无奈的一笑,“你肯出来了?”

    鬼使看看我,又看看地上的阿步,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追灵火的反噬,会让她魂飞魄散”,鬼使顿了顿,看看我,“我是冥王身边的人,不能干涉这件事。吴峥少爷,请你救救她吧。”

    “鬼使大人”,我抬头看着他,“这位阿步姑娘,到底是你什么人?”

    他沉默片刻,也坐到了地上,“她,是我的女儿……”

    “女儿?”我一愣。

    他看我一眼,“对,女儿。”

    “可您不是……”,我吃惊的看着他,“您怎么会有人间的女儿?”

    “冥界的神,是可以和人间的人生孩子的”,他看着地上的阿步,“二十年前的中秋之夜,她母亲由纪子在血祭我的时候,见到了我的真容,她把自己作为祭品,献祭给了我。我喜欢她的年轻貌美,于是就接受了她的献祭,后来她就生下了这个孩子。孩子出生之后,她给孩子起名叫安倍幸,以纪念我对她的一夜恩宠,但我不喜欢安倍幸这个名字,于是把孩子的名字,改成了阿步。”

    他看看我,“正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所以她的天赋远超常人,只是这个孩子命很薄,十九岁这年,会有一场生死劫。她是我的女儿,于情于理,我都该救她,可我是冥界的执法官,如果我出手救她,那就坏了冥界的规矩了。所以,我就找到了你……”

    我心里一动,“您的意思是,黑风的事,是个局?”

    “对”,他很坦然,“黑风因为之前的事,对你怀恨在心,他曾经对我委婉的说起,说是你们不守规矩,应该给点教训。我听到之后,什么都没说,默认了。黑风以为得到了我的默许,所以就去玉泉山找你们的麻烦了。”

    “然后您再出面,提出那两个条件,一方面借我的手除掉黑风,另一方面再借冯云这件事,让我来救您的女儿?”我问。

    “我是冥界的神,不能直接找人间的风水师来办事”,他说,“所以,我只能设这个局,让冯云出面,请你来办这件事。”

    “真的是这么巧么?”我看着他,“您女儿给冯家添了很多麻烦,而恰巧冯家的老祖,正好是您要启用的人……这一切,就这么巧?”

    “这世上,就没有巧合”,他意味深长的一笑,“你以为,我除了冯云,真的无人可用么?我让他代替黑风,不过是为了弥补他而已。否则以他那没有定力的品性,我会把上京地区所有的鬼差都交给他管?”

    我无奈的一笑,“懂了……”

    “这件事,严格说起来,并不是阿步的错”,他看着我,“她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她背着母亲出来接这样的事情,其实也是为了多赚些钱,让她母亲生活的更好一些而已。经过这次的教训,她以后,不会再用阴阳术害人了。”

    我看看地上的阿步,问鬼使,“张晓阳开始想找的,是阿步的母亲?”

    “对”,他说,“由纪子为了生下阿步,耗尽了元气,所以修为早就毁了。但为了照顾家族的脸面,她对外一直说自己是在隐修,所以没人知道她修为尽毁的事。张晓阳为了报复冯远,专门去了樱花国,托人引荐,去山中拜访由纪子,请她出面,帮自己得到冯远。由纪子没有答应,拒绝了张晓阳。可是由纪子自从生了阿步之后,就没有工作过,我曾经多次给她送去金钱,但她都婉拒了。因此,母女两个的生活一直过得非常清贫。阿步因为是我的女儿,从十一岁开始,就展现出了异于常人的阴阳术天赋。由纪子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阿步身上,因此阿步很快就成了非常厉害的阴阳师。张晓阳被由纪子拒绝之后,不甘心,问那个引荐人,还有没有别的阴阳师可以引荐。那个人于是就带她去见了阿步,阿步为了让母亲过得好一些,于是就答应了这件事,跟她下山来了。”

    我长出一口气,点点头,“明白了……”

    他看看我,“吴峥少爷,我设这个局,实属无奈,希望您不要介意。请您给我这个面子,救救阿步,这个人情,我以后一定加倍报答。”

    “鬼使大人客气了”,我看看阿步,“其实您就是不出来说这些,我也不会看着她死的。刚才交手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这女孩人很单纯,并不坏,我也不希望她魂飞魄散。”

    “我知道您会救她”,他看着我,“可是作为她的父亲,我必须亲自出来跟您解释清楚这一切,不然,就是对您的不尊重了。”

    我会心一笑,“鬼使大人,言重了。”

    他站起来,冲我一抱拳,“多谢少爷,您只需救活她,其余的事,我会以鬼天王尊的身份,告诉她怎么做的。”

    我也站起来,略一沉思,问他,“那……张晓阳怎么办?”

    “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您朋友的”,鬼使说,“保不保她,请少爷自行决定吧。”

    “我朋友的?这……”我一阵茫然。

    鬼使微微一笑,身形一闪,消失了。

    “我朋友的孩子……我朋友的……”,我沉思片刻,拿出手机,拨通了老赵的电话。

    “喂,少爷……”老赵打着哈欠,“您说……”

    “你两个多月前,是不是去过申城?”我问。

    “申城?”他一愣,“两个月前……我不记得了,怎么了?”

    “那你记不记得在申城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有个女孩加你微信,把你约去了酒店,一边跟你那样,一边还哭着骂另一个男人?”我问。

    他楞了一下,一下子精神了,“对对对!是有这么回事!那姑娘是个东北人,长得还挺漂亮呢!少爷,这事您怎么知道的?”

    我无限感慨,忍不住笑了,“老赵,你有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