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2 老祖爷爷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756更新时间:2020-07-02 11:12:07
    “怎么了?”我问。

    “我嫂子她哥朱琅刚才给我爸打电话,说我哥对不起我嫂子,他要废了我哥”,她说。

    “就这个呀?”

    “对呀!”

    我平静的一笑,拿起筷子,继续吃东西,“没事,吃饭吧。”

    “没事?”她无奈的一笑,“少爷,您是不了解朱家这位大少爷!这家伙可是吉山有名的狠人,向来是说一不二,黑白两道都得给他面子的!”

    我看她一眼,加了一块龙虾刺身,蘸了点芥末,送进了嘴里。

    “您别看我嫂子脾气好,她这个哥哥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她说,“就说前年吧,他表妹怀孕了,然后被男朋友绿了,甩了。那女孩的男朋友是吉山赵家的公子,他爸赵老二是吉山道儿上的老大。朱琅可不管这些,一个人拿着根球棒,冲进赵家,打翻了赵家的保镖,把姓赵那小子提溜出来,当着赵老二两口的面,一棍子把那小子腿打断了。赵老二吓得屁都没敢放一个,等他儿子腿好了,赶紧让他把那姑娘娶进门了。”

    她叹了口气,“那姑娘只是他表妹,他都这么猛;我哥现在这么对我嫂子,他还不打死我哥呀……”

    “这朱琅是个人物”,我边吃边说,“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他限不限量的那是朱家的事”,她焦急的看着我,“少爷,咱还是想想我哥怎么办吧。”

    “不用急,有你嫂子呢。”

    “我嫂子那性格,拦不住朱琅的”,她说,“您是没见过他,那家伙脾气上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连他爸妈都管不住他,何况是妹子?”

    “你太小看你嫂子了”,我说,“放心,她不会让朱琅动你哥的。”

    “真的?”她心里没底。

    “真的”,我看她一眼,微微一笑,“吃东西吧。”

    她迟疑了一下,夹了根青菜,想了想,放到了盘子里,问我,“少爷,真的不会有事?”

    “不会有事”,我肯定的说。

    她这才放心了,“好,我信您!那我先给我妈打个电话,告诉她一声,省的她担心。”

    “不行!”我拦住她,“不要打电话,让他们担心好了。”

    “为什么?”她不解。

    “别问为什么”,我看着她,“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可是我妈她很担心啊……”她说。

    我不解释了,继续吃东西。

    她犹豫了一下,把手机关了,拿起了筷子。

    “怎么不打了?”我故意问。

    “我老祖爷爷不听话,都被您骂的跟孙子似的,我可不敢不听”,她说,“既然信任您,那我听您的话就是了。”

    我淡淡一笑,“吃东西吧。”

    有些话,我只告诉朱琳,同样,有些话,我也只告诉冯音。她们不需要了解所有情况,只要按我说的做,就足够了。

    吃完午饭,我们一起回到了总统套房内,一人一个房间,睡了一下午。

    傍晚时分,我先醒了,起身来到吧台,冲了两杯咖啡。

    这时,她打着哈欠从卧室出来了。

    “睡醒了?”我问她。

    “嗯”,她揉着眼睛来到我身边,“我来吧……”

    “不用”,我说,“你去冲个澡,然后过来喝咖啡。”

    她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点点头,“嗯。”

    昨晚一宿没睡,她全靠精神头吊着,不让她睡这一下午,晚上她该撑不住了。

    我冲好咖啡,端着回到客厅坐下,打开了电视。

    浴室内传来一阵水声,她开始洗澡了。

    我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拿起遥控器,找了个电影,一边喝咖啡,一边看了起来。

    约莫十几分钟后,冯音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了。

    她来到我身边坐下,端起咖啡,喝了几口,接着继续擦头发,那神情动作,一点都不拘谨,仿佛我们不是才认识,而是认识了很久似的。

    “少爷,我啥时候回去吵架?”她问。

    “八点半走,九点到家”,我说。

    “哦,必须掐着九点?”她看着我。

    “你哥下午离完婚,就去找张晓阳求婚了”,我说,“他这会正在张家和张晓阳父母以及哥哥姐姐们谈判,谈完之后才会回家。你九点到家,他和你父母应该刚开始吵架,那时候你接手,火候正合适。”

    “他和张家人谈判?还要和我爸妈吵架?”冯音一皱眉,“少爷,到底啥情况?他和张家在谈什么?”

    “谈娶张晓阳的条件”,我说,“这事现在闹得很大,张晓阳可不傻,她不会轻易答应嫁给你哥的。她父母也是这个意思,不想让张晓阳这时候嫁进冯家。她哥哥和姐姐的意思,则是不答应这桩婚事。他哥哥反对,是觉得你哥是个渣男,不可托付终身;她姐姐反对,则是因为别的原因……”

    “别的原因?”冯音不解。

    我看她一眼,“她喜欢朱琅。”

    “张晓雅喜欢朱琅?”她惊奇的看着我,“不会吧?”

    “怎么不会?”我问。

    “朱琅有女朋友的”,她说,“而且张晓雅已经结婚了,她老公前不久刚出国呀!”

    “张晓雅是去年结的婚,但她从高中时代起,喜欢的就是师兄朱琅”,我喝了口咖啡,“她嫁给她现在的老公,是为了家族的生意考虑,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感情。新婚之夜后,她就没让她老公沾过身子,她心里只有朱琅,一直都放不下。”

    “我去……您连这个都知道?”她有些吃惊。

    我看她一眼,“至于这么大惊小怪?”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是啊……您的本事,我在上京就见识到了……”

    她喝了口咖啡,接着问我,“那张晓雅放不下朱琅,她会不会跟她妹张晓阳似的,也用邪术害朱琅啊?”

    我摇头,“张晓雅不是张晓阳,这姑娘人很好,她不会干那种事的。”

    她哦了一声,耸耸肩,“好吧,我明白您为什么骂我老祖爷爷了……”

    “你老祖爷爷脾气大,知道这事是张晓阳干的,一怒之下就要杀张晓阳全家”,我说,“张晓阳是有错,可她爸爸妈妈哥哥姐姐是无辜的,如果不骂醒他,由着他铸成大错,那你老祖爷爷这鬼仙,也就做到头了。”

    “虽然您这等于是骂我祖宗!”她看着我,“但我不得不说,您骂得对!”

    “谢谢理解”,我淡淡的说。

    “不过少爷,我还是想问一句”,她看着我,“我老祖爷爷杀她全家是不对,但张晓阳害我们家,这事难道就算了?”

    “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我说。

    她想了想,“您会收拾她?”

    我看了她一眼,玩味的一笑,长长的出了口气。

    冯音一看,顿时明白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