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0 我不管了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626更新时间:2020-07-01 09:45:04
    中午时分,冯音把我送到吉山最好的酒店——吉山华府饭店,给我开了一间总统套房。

    “我一个人?住总统套?”我看着她,“你这安排也太豪横了吧?”

    “那必须的呀!”她说,“您是来救我哥,救我们全家的,我总不能随便开个房间,让您凑合吧?”

    “我自己住,没必要”,我说,“给我换个套房就行。”

    “没事的少爷,没多少钱”,她说,“咱们上去吧,您先洗个澡,然后咱们去吃饭。”

    我没再坚持,“好吧。”

    住什么样的酒店我无所谓,她安排了,那就住吧。

    她跟我一起走进电梯,上楼来到房间,进门之后,熟练的给我拿拖鞋,接着脱了外套,撸起袖子,去泡茶了。

    这姑娘,到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我换好鞋子,来到吧台,看她泡茶。

    “您不用管我,去洗个澡吧”,她说,“这房间我经常住,这的一切我都很熟。”

    “你经常住?”我纳闷,“你为什么不回家?”

    “我平时在家住,有时候心情不好了,就到这来住一晚”,她说,“这里视野开阔,晚上可以看到大半个吉山的市景,很漂亮。有什么不好情绪,到这来看看风景,也就好了。”

    “一个人住?”我问。

    “不然呢?”她冲我一笑,“您看我像有男朋友的人么?”

    我笑了笑,“把电视打开,我去洗澡了。”

    “好!”她点点头,转身继续泡茶了。

    我先来到主卧,从衣橱里拿出浴袍换上,接着来到浴室,放了一缸热水,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

    洗完澡之后,我穿上浴袍,擦着头发回到了客厅内。

    冯音见我回来了,赶紧站起来一指电视,气愤的对我说,“您瞧瞧,我哥他多混蛋!”

    我转头一看,电视上,冯远和朱琳被一群记者围住了,正在接受采访。

    “冯先生,请问您真的要和朱小姐离婚吗?”一个女记者问。

    “对!”冯远说,“我爱的是张家的二小姐张晓阳,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准备下个月和她举行订婚仪式,九月份迎娶她。”

    “冯先生,您和朱小姐刚结婚不到一周,蜜月都还没度,就要离婚,请问你们是感情出了问题么?”另一个女记者问。

    冯远看看身边的朱琳,“我和朱小姐没有爱情,我爱的是张晓阳!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要娶的是她。”

    女记者随即把话筒递到朱琳面前,“朱小姐,冯先生这么说,请问您现在作何感想?”

    朱琳强忍着泪水,“对不起……请让一让……”

    “朱小姐,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朱小姐,张晓阳是您的闺蜜,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请问您此刻心情如何?”

    “朱小姐,关于张晓阳和冯先生的事,您事先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朱小姐……”

    ……

    记者们围着朱琳,连珠炮似的提问,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时间。

    但不管他们怎么问,朱琳始终不回应,最终她在冯家保镖的保护下,分开人群,上车离开了。

    记者们随即又冲向了冯远。

    “冯先生,不久前在您的婚礼上,您突然晕倒吐血,住进了医院”,一个男记者问,“现在您刚刚恢复,就要抛弃发妻,迎娶张家小姐,请问您觉得这道德吗?”

    “我觉的遵从自己的心就是道德”,冯远说,“我刚才已经说了,我爱的是张晓阳,不是朱琳。张晓阳怀了我的孩子,我选择跟她在一起,是忠于爱情。”

    “冯先生,你不觉得您这言论很无耻么?”一个女记者冷冷的问。

    冯远并不生气,还是那句话,“张晓阳怀了我的孩子,我爱的是张晓阳,我要娶她!”

    说着,他对着镜头表白起来,“张晓阳,我知道过去我对不起你,但现在我醒过来了,我幡然悔悟了!我爱你,我真的爱你!谢谢你不计前嫌,答应和我在一起。现在我自由了,我要当着全市人民的面向你求婚!张晓阳我爱你!嫁给我!……”

    冯音气的关上了电视,她实在看不下去了。

    “怎么?想骂他?”我问。

    她强忍住怒火,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是我哥,艹他妈就是艹我妈,我才不骂自己!”

    我被她逗乐了。

    “您还笑……”她无奈,“您看我嫂子刚才那样,多可怜……”

    我走到沙发前坐下,端起茶,“你也知道你哥是身不由己,何必动这个气?”

    她来到我身边坐下,“我气的是张晓阳,麻痹的太不要脸了!”

    我看她一眼,“别这么激动。”

    她努力平静了一下情绪,问我,“那您说,这事怎么收场?现在全吉山都知道张晓阳怀了我哥的孩子了,他和我嫂子也离婚了,事情闹得这么大,以后怎么办?”

    我喝了口茶,不慌不忙的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啥意思?”她不解。

    “如欲取之,必故与之”,我说,“让张晓阳高兴高兴,不是坏事。”

    她一皱眉,“您这话……”

    “我知道你不懂”,我又喝了口茶,放下杯子,看看她,“我去换衣服,咱们吃饭去吧。”

    “您话还没说完呢”,她说。

    “说了你也听不懂”,我站起来,“别问那么多,按我说的做就是了。”

    冯音无奈,站起来,“好吧。”

    我冲她一笑,转身走进了卧室。

    来到卧室,我关上门,刚要换衣服,冯云从阳台上走了进来。

    我一皱眉,“你怎么来了?”

    冯云冲我一抱拳,“少爷,我现在明白,那天您为什么不告诉我主谋是谁了。您是怕我一时冲动,闯下大祸,毁了自己在冥界的前途。少爷用心良苦,冯云感激不尽!谢谢您了!”

    我松了口气,“客气了,冯先生,你现在已经是冥界的官员了,这件事,就不要干预了。张晓阳有罪,但张家人无错,你不要一时冲动,铸下大错。”

    冯云叹了口气,苦涩的一笑,“少爷看出我是回来报仇的了?”

    “那你还要不要杀张晓阳?”我看着他。

    他犹豫了一下,眼神一冷,冲我一抱拳,“少爷,我忍不下这口气!”

    “哦……”我点点头,“行,那这件事你自己办,我不管了。”

    冯云怔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