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8 都是幻觉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926更新时间:2020-06-30 16:05:32
    “你误会冯远了”,我说,“张晓阳喜欢他,追过他,也勾引过他,但他没有对不起你。他只有一个女人,就是你……”

    朱琳愣住了,“那您……”“我需要你的眼泪”,我说,“纸鬼魇需要由你来破解,我不能碰。而你要破这纸鬼魇,就必须用泪水,而且是伤心的泪水才行。”

    “我不懂……”

    “你不用懂”,我说,“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嗯”,她认真点点头。

    “把眼泪抹到左手上,然后闭住气,用左手食指和中指捏起这些纸人”,我说,“把它们拿到卫生间,用火烧掉,灰烬扔进马桶,用水冲了。然后回来,咬破右手中指,往床上滴十一滴血,这纸鬼魇就破开了。”

    我顿了顿,“记住,整个过程要一气呵成,中间不能停顿,也不能说话。”

    “嗯,我记住了!”她说。

    “开始吧”,我后退几步。

    “嗯!”她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情绪,用左手擦擦泪水,走到床边,小心翼翼的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将四个纸人捏起来,转身走了。

    我跟着她走出卧室,来到二楼的卫生间。

    她这才想起来没有打火机,赶紧用眼神问我怎么办?我略一沉思,示意她去厨房。

    她点点头,下楼来到厨房,打火点着了纸人,接着快步跑进了一楼的卫生间。

    虽然她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手指还是火燎伤了。

    她疼的一声闷哼,强忍着没喊出来。

    我下楼来到卫生间一看,只见她纤细的手指上被烫了一个很大的燎泡,疼的肩膀直哆嗦。

    朱琳也是豪门家的女儿,从小也是娇生惯养的小公主,能为丈夫做到这一步,足见她和冯远是真爱了。

    她等马桶里的纸人烧尽了,按下冲水按钮,把灰烬冲进了下水道。

    她回身看看我,用眼神问我做的对不对?

    我点点头,示意她上楼,继续。

    她点头,转身走出卫生间,上楼来到卧室,走到床边,使劲咬破右手中指,将血滴到了床上。

    一股黑气涌出床垫,瞬间将她裹住了。

    朱琳一惊,差点喊出来。

    “别怕!”我在她身后说,“都是幻觉,继续滴血!”

    她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手指颤抖着,继续往床垫上滴血。

    黑气越来越多,越来越浓,很快变成了四个身穿大红嫁衣的女鬼,围着她旋转起来。

    朱琳吓得脸色煞白,她集中精神,盯着自己的手指,尽量不去理会那四个女鬼。

    随着血越低越多,女鬼也越来越凶,她们冲着朱琳发出阵阵嘶吼,甚至扑到她身上,撕扯她的衣服,咬她的脖子。

    虽然都是幻象,但也足够把人吓死的了。

    这会就看出朱琳这姑娘的坚强了,她脸色煞白,浑身哆嗦着,不住的咽着唾沫,眼神都快吓散了,但却始终没躲,也没叫,而是盯着自己的血,一滴滴的落了床垫上。

    终于,第十一滴血滴到床上后,四个女鬼呼的一声,全部消失了。

    朱琳已经吓傻了,她目光呆滞,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还沉浸在刚才的惊恐中,手指依然在滴血。

    我走到她身边,观想安神符,右手食指中指一捏,轻轻按进了她的后心。

    她身子微微一颤,这才回过神来,转过来看看我,“少爷,那些女鬼……”

    “没事了,纸鬼魇破开了”,我说,“你是好样的。”

    她愣愣的看着我,松了口气,接着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我赶紧抱住她,“朱小姐!”她瘫软在我怀里,无助的看着我,口鼻直冒冷气,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一把抱起她,转身来到楼下客厅,将她放到沙发上,接着拉住她的手,调内气进入她体内,为她安神。

    朱琳长出了一口气,过了好一会,这才慢慢缓了过来。

    “谢谢少爷”,她噙着眼泪说。

    我松开她的手,起身去厨房,倒了两杯纯净水,端过来,把其中一杯递给她,“喝点水。”

    “嗯……”,她坐起来,接过杯子。

    我在她对面坐下,看着她,轻轻喝了口水。

    她渴坏了,一口气,全喝了,放下杯子,长长的吐了口气。

    “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看见那种东西吧?”我问她。

    她抹抹嘴角,点点头,“嗯。”

    “没事,以后再看见就不怕了”,我平静的一笑,“你知道么?你真的很勇敢,换了一般人,刚才早就吓傻了。”

    “其实我也吓傻了”,她抹抹眼泪,不好意思的说,“但我一想,有您在我身后,我肯定不会有事,所以我才能撑下来的。”

    我摇头,“不,你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冯远。你很爱冯远,所以才能变得这么勇敢。现在好了,纸鬼魇破开了,冯远的病也就好了一半了。”

    “好了一半?”她一愣,“那……那另一半呢?”

    “另一半,我晚上给他治”,我说,“不仅给他治,还有你,冯音,你公公婆婆,你们都一起治。”

    “我们?”她不解,“我们没生病啊……”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破纸鬼魇么?”我问。

    她摇头,“不知道,为什么?”

    “张晓阳为了害你们,从樱花国请来了一个很厉害的女阴阳师”,我说,“这个女阴阳师使用密咒在你们夫妻,你公公婆婆和冯音的身上,全都种下了追灵火。”

    “追灵火?”她一皱眉,“那是什么?”

    “追灵火是一种邪术”,我解释,“简单来说,就是她利用密咒把火种藏进了你们的眉心内。这样一来,她就可以随时用密咒激活你们身上的火种,或者杀了你们,或者控制你们。”

    “张晓阳她到底要干什么?”朱琳激动地声音都颤抖了,“她喜欢冯远,逼我们离婚我能理解,可她为什么连我公公婆婆和冯音都不放过?她到底想干什么?”

    “她想要冯家的一切”,我平静的看着她,“明白了么?”

    “冯家的一切?”她一皱眉,“她想吞并冯家的产业?”

    我喝了口水,继续说,“她又怀孕了,她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她把这个账,算到你和冯远的头上了。”

    “算到我们头上?”她不解,“凭什么?”

    “大概两个月前,那天是她生日,她在申城给自己举行生日party,你们都去了”,我看着她,“记得么?”

    “记得”,她说,“那天冯音也去了。”

    “那天晚上,张晓阳第二次向冯远表白”,我看着她,“她把自己的房卡交给了冯远,但是冯远接过来之后,又还给他了。还对她说,对不起,我只爱琳琳,请你以后别这样了。说完这话,冯远就借口喝多了,带着你回下榻的酒店了。”

    朱琳愣住了,“少爷,您……”

    “我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是么?”我问。

    “嗯”,她不解的看着我,“您说的太细致了,就好像,您亲眼看到了一样……”

    “这不重要”,我说,“重要的是,那天晚上,张晓阳做出了傻事。”

    朱琳一皱眉,“她怎么了?”

    “她一晚上,约了四个陌生男人去她房间”,我说,“整整一晚上,她一边哭着骂冯远,一边和那些人……你懂得……”

    朱琳不傻,不用我说,她也明白了。

    “所以……”,她深吸一口气,看看我,“那天晚上,她怀孕了?”

    “对”,我说,“她之前打过一个孩子,这个如果再打了,她就没法怀孕了。她是张家的小姐,不能大着肚子让人看笑话,可是那四个陌生人,她早就给删掉了,根本不可能找到孩子的爸爸了。她觉得这事都是因为冯远,所以就把这个账,算到你们头上了。”

    “我懂了……”朱琳苦笑,“让人用邪术害冯远,逼着我们离婚,让冯远娶她,然后再用邪术把我们全都杀掉,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冯家唯一的继承人了……”

    “差不多吧”,我说,“女阴阳师在你们身上都下了追灵火,唯独放过了你爷爷冯海,这也是张晓阳的意思。她知道,如果你们都出事了,你爷爷受不了打击,不用追灵火,老头也活不了了。这样一来,就再也没人能怀疑她肚子里的孩子了。所以一旦让她得逞,顺利的嫁给冯远,你们所有人都会在一个很巧合的机会出事。那之后,冯家的一切,也就是她张晓阳的了。至于你娘家那边,因为你是和冯远一起出事的,而且事情怎么看也和张晓阳没有关系,所以他们就是想追究,也没法追究,只能不了了之了。”

    我顿了顿,“你们身上都有追灵火,而冯远的身上不仅有追灵火,还有纸鬼魇。这纸鬼魇是那女阴阳师让张晓阳亲手剪成,上面还用了她的血,冯远之所以发疯,就是因为这纸鬼魇。女阴阳师先用纸鬼魇破坏了你们的婚礼,接着用追灵火控制冯远,让他迷失心智,坚持要和你离婚,娶张晓阳,你们不答应,他们就继续用纸鬼魇。除此之外,这纸鬼魇还有一个用途……”

    “什么用途?”她问。

    “如果冯家人请来高手破解纸鬼魇,那么只要一碰那纸人,女阴阳师就能察觉到,然后就会立即激活你们所有人身上的追灵火”,我说,“所以这纸鬼魇是个导火索,我不能直接破,只能让你来。因为只有你动手,才不会引起女阴阳师的警觉,这样,我们才能争取时间,破开追灵火。”

    朱琳抹抹眼泪,点点头,“我明白了!”

    她深吸一口气,恳求我,“少爷,我这个人嘴笨,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我就求你一件事,不能让张晓阳得逞,您一定要制止她,求求您……”

    “你放心,我会的”,我看看表,站起来,“走,回医院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