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6 妖邪禁术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724更新时间:2020-06-23 09:06:37
    皓月看看师兄弟们,苦涩的一笑,“怎么都不说话了?你们接着说呀!接着说呀!”

    “师妹……你们……”皓辰吃惊的看着她,“你们怎么能这样……”

    “哼!雷霄派弟子,不得修炼妖邪禁术,此乃门规,无论何人触犯,必逐出师门”,晧清声音很冷,“大师兄,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师姐!这事不是皓月师姐一人所为”,皓玄说,“难道你大师兄连师父一起逐出师门?”“你住口!”晧清眼神一冷,“轮得着你说话吗?”

    “我只是替皓月师姐说句公道话”,皓玄针锋相对,“我们都知道,你一直看皓月师姐不顺眼,一直想找她的麻烦!是,她吞下妖丹是触犯了门规,可那是师父的命令,她作为弟子,能不听师父的话么?你让大师兄处罚皓月师姐,那师父呢?师父怎么办?”

    “我们是弟子,管不了师父”,晧清看看皓月,“可是,我们能管得了她!”

    “你这么做,太过分了!你……咳咳咳……”皓玄一着急,又咳嗽了起来。

    “晧清师姐,皓玄师兄,你们不要吵了”,皓元吃力的坐起来,微微喘息了一会,转头对皓辰说,“大师兄,你得说句话呀……”

    皓辰面沉似水,深吸一口气,问皓月,“师妹,到底是师父逼你的,还是你自己自愿的?”

    “逼我的又怎样?自愿的又如何?”皓月苦笑,“大师兄,你还能去处罚师父么?这件事既然揭穿了,横竖都是我死,我死了,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哼!贱人!”晧清冷笑。

    “晧清!”皓月怒了,“你说谁贱人?”

    “我说你!”晧清盯着她,“你就是个贱人!狐媚子!”

    “我是狐媚子?”皓月冷笑,“不错,师父是喜欢我,想和我有男女之事,但我没答应,我保住了清白之身。可是你呢?你和师父的私情,你以为我们都不知道吗?”

    皓辰一怔,“晧清,你……”

    皓玄和皓元互相看了看,都没说话。

    晧清脸色很难看,盯着皓月,怒道,“你胡说!”

    “我胡说?”,皓月冷笑,“师父亲口告诉我的,他说晧清师姐你十六岁就把身子给她了,他让我跟你学,说这是门派的双修密法,并非私情。只可惜我没有师姐你这么上进,为了修炼,身子都可以不要。这一点上,我还真是不如你啊!”

    “你……你……”晧清气的浑身哆嗦,“你这个狐媚子,你胡说八道!”“你还不承认?”皓月盯着她,“非要我把你的底全揭出来么?”

    “你!”晧清下意识的想起身打她,结果刚一起来,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够了!”皓辰怒道,“都别说了!”

    皓月苦涩的一笑,看看我,“吴峥,你满意了?”

    “别倒打一耙!”可儿冷笑,“是你骂我少爷是道门败类在先,我少爷才揭你老底的!自己师徒一身脏,却急着往别人身上泼脏水,这就是你们雷霄派的门风吗?”

    “不许你侮辱雷霄派!”皓辰怒吼。

    “你再冲我吼!”可儿眼睛一瞪,“你们刚才要杀我们,我们没打死你们就算你们的造化了!要不是少爷救你们,你们早就没命了!你还敢冲我吼?”“我……”皓辰无语了,他一声长叹,痛苦的闭上眼睛,“你们还是杀了我们吧!”

    “叫板是么?”可儿不屑,“你以为我不敢?”

    “可儿”,我看她一眼,“别胡闹。”

    可儿瞥了他们一眼,这才不说话了。

    我转过来看看众道人,“你们虽然是陈道行的徒弟,但我知道,你们和他不一样。你们的师父骗皓月吞下妖丹,其实是利用她做试验,那猫妖的妖丹虽然只有两百年,但别说皓月了,就是他陈道行自己吃下去,都会控制不住。”

    我看看皓月,“你自从吃下妖丹之后,每天的子时和午时,都会十分的痛苦,对么?”

    皓月犹豫了一下,默默的点了点头。

    “那是因为你师父虽然把妖丹的妖气炼去了,但你的修为不够,一下子增加两百年的修为,经络是吃不消的”,我说,“子时阴阳交替,午时阴阳转换,所以每到这两个时辰,那妖丹就会失控。子时,你会觉得下丹田很冷,冷的犹如冰针刺骨;午时,你又会觉得中丹田很热,热的如同体内有火炭一般。我说的,没错吧?”

    皓月眼圈红了,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

    “所以这件事,不怪你”,我看着她。

    皓月噙着眼泪,苦涩的一笑,“吴峥,你……”

    我看了她一会,转头看向晧清,“你十六岁那年,被陈道行灌下了一杯迷魂酒,失去了清白。你之前还有一位师兄,你们原本两情相悦,就是因为你师父毁了你的身子,所以,你忍痛和你师兄分开了。而你师兄并不知道这其中的隐情,伤心之下,离开了雷霄宫。我说的,没错吧?”

    皓玄一听就明白了,问晧清,“师姐,原来你和三师兄……”

    皓清无力的靠在墙上,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声长叹,泪如泉涌。

    “师姐……”皓元吃力的凑过去,心疼的抱住了她。

    “皓清,你和皓真师弟真的……真的是那样?”皓辰吃惊的问。

    她沉默良久,默默的点了点头。

    “师父他怎么能这么做?”皓元悲愤的说。

    “修炼禁术,毁弟子清白,他不配做我们的师父!”皓玄咬牙切齿的说。

    “皓玄!”皓辰眼睛一瞪,“你胡说什么?”

    “我没胡说!”皓玄激动的说,“雷霄派乃是道门正宗,我们修的就是个正气!师父他平时里满口仁义道德,可是自己又是怎么做的?他儿子杀人挖心,修炼鬼傀,按照门规那是死罪!他却只是把他儿子打了一顿,赶出雷霄宫,然后就一了百了了!现在,他自己也修炼禁术,还侮辱了皓清师姐的清白,他这样的人,不配做雷霄宫掌门!更不配做我们的师父!”

    “你要造反吗?”皓辰大怒。

    “凡修炼妖邪禁术者,逐出师门!”皓玄眼睛都红了,“他是我们的师父,难道他就不是雷霄派的弟子了吗?”

    皓辰自觉词穷,“你……你……”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说话了。

    皓月扶着墙,吃力的站起来,神情复杂的看着我,“吴峥,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要救那蛇妖,去破阵就好了!为什么要跟我们说这些?你是想让我们一起反对我们的师父,做雷霄宫的叛徒吗?”

    “师姐,你这话不对!”皓玄说。

    “你住口!”皓月一皱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他纵然不对,可他也是我们的师父!作为弟子,我们只能维护他,怎么能反对他?”

    “我……你……”皓玄一激动,又咳嗽了起来。

    皓月转过头来,继续问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逼我们?”

    “第一,你们虽然是陈道行的弟子,但你们和他不一样”,我看着她,“你们骨子里是善良的,有正气的,只是被他蛊惑,才做了一些错事;第二,你们的师父活不了多久了,但我不想和雷霄派结怨。我让你们给我做个见证,无非是想让你们告诉雷霄派其它弟子,陈道行,不是死在我们的手上。他的死,完全是他咎由自取,自作孽不可活。”

    皓月笑了,笑的很苦涩,“你杀了我们不就好了?我们死了,就没人知道你来过这里了,那样,你也不用担心雷霄派怎么想了,这样不是更好?”

    我站起来,“我不想杀人。”

    “可是你这么做,比杀人还要残忍!”她绝望的看着我,“你让我们怎么面对师父?你让我们怎么面对自己?你让我们怎么面对以后的人生?啊?”我沉默片刻,看看可儿,“咱们走。”

    “嗯!”,可儿点点头。

    我们转身往外走。

    “吴峥!你站住!”皓月大吼,“你让我们以后怎么办?”

    我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要么接着睡,要么醒过来!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你们自己决定!”

    “我……”皓月懵了。

    我带着可儿,离开了雷霄殿。

    来到大殿外面,可儿小声问我,“少爷,有必要跟这些人废话么?一个个冥顽不灵的……”

    我会心一笑,“有必要。”

    “您是为他们好,可您看他们的态度”,可儿嘟囔,“尤其是那个皓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破九鼎大阵不难,难的是要掌握好分寸”,我小声说,“想不留下后患,必须得靠里面这五个人。”

    “可他们一个也没跟出来呀……”,可儿说。

    “没关系”,我说,“他们会出来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她问,“等他们一会?”

    “不”,我摇头,“去后院,破阵!”

    可儿笑了,点点头,“嗯!好!”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只见黑压压的一片云已经遮住了星空,后面的雷霄九鼎大阵,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陈道行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和我拼命了。

    我长出一口气,平静的笑了。

    他不是要拼命么?

    那就让他见识见识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