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5 道门败类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293更新时间:2020-06-22 09:20:40
    我目送他离开大殿,长长的出了口气。

    可儿来到我身边,不解的问我,“少爷,跟这种人讲什么交情?非得给他面子么?”

    “他毕竟是我爸爸的朋友”,我看看她,“他可以不仁,咱们不可以不义,这个面子,我应该给他。”

    “可他刚才让这些人对我们下杀手”,可儿说,“您把他当长辈,他把咱们当晚辈么?您讲交情,他讲交情么?”

    “那你说,咱们可以杀了他么?”我问她。

    “这……”,她无语了。

    “这不就是了?”我说,“我们不能杀他,那就只能打服了他。不让他进雷霄九鼎大阵的话,等我们离开这里,他就会满江湖的去说我们吴家的坏话。他是雷霄派的领军人物,在南派道家很有威望,他的话很多人都会信。到时候,败坏的可是我们吴家的名声。”

    “可这陈道行是个小人”,可儿看着我,“您就算打服了他,没准他也一样会到处说吴家的坏话。如果是这样,那怎么办?”

    “他没机会了”,我摇头,“他把白羽害的这么惨,白长生夫妇是不会放过他的。”

    “既然这样,那您还担心什么?”她不解。

    “陈道行不是黑菩萨,不是直接打散了就行的”,我摸摸她的头,“他这次做了这样的事,必须得死。但,他不能死的不明不白,更不能死在我们手里,懂么?”

    可儿眼睛一亮,看看地上的皓月等人,“您是说……”

    我会心一笑,“救人吧。”

    她也笑了,点点头,“嗯!”

    陈道行活不了了,但他不能死在可儿的手里,更不能死在我的手里。不然的话,这件事传出去,我们跳进黄河洗不清了。雷霄派是南派道家的大派,在南方弟子众多,跟这样的门派结怨,对我对吴家都不是好事。

    我自己可以什么都不怕,可是我爸爸妈妈,二叔二婶还在老家,我不得不顾忌他们的安全。就像可儿说的,陈道行是个小人,他不但修炼雷法,还在弟子身上使用邪术,利用弟子的身体做实验。像这样的人,在雷霄派中绝对不是少数,因而能不结怨,还是不要结怨的好。

    所以,皓月他们不能死,他们必须醒过来,亲眼看到接下来的一切。他们是雷霄派的人,只有她们亲眼见证了这一切,这事才不会留下后患。

    几分钟后,皓月醒过来了。

    接着,她的师兄弟们也依次醒过来了。

    他们受的伤都很重,互相看了看彼此,接着把目光投向了我和可儿。

    我看了看那四个男女道士,依次说出了他们的名字,“你叫皓辰,是大师兄;你叫晧清,是大师姐;你叫皓玄;你叫皓元……”

    我又看看皓月,“你叫皓月,是皓玄和皓元的师姐,对么?”

    皓月冷冷的看着我,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我并不介意,点点头,拉过椅子坐下,看看他们师兄弟五个,“你们都受了重伤,是我把你们从鬼门关拉了回来。现在你们已经没有大碍了,各自调养半年,身体就可以恢复。但是你们的修为已经全部都废掉了,只能重新修炼了。”

    “为什么救我们?”浩辰吃力的问。

    “因为我要让你们给我做个见证”,我说,“你们的师父,现在已经进入了雷霄九鼎大阵。过一会,我就要去破阵,你们跟我一起去,在旁边看着。”

    “让我们看你羞辱我师父?”晧玄冷笑,“做梦!”

    “什么羞辱师父?”晧清一皱眉,“就凭他,怎么可能是我们师父的对手?”

    “你到底想干什么?”皓元虚弱的看着我,“你打我们的师父,还要让我们……让我们看着吗?”

    我看了她一眼,摇头,“我没想打你师父,我只是来救人。”

    “哼!救人?”一直不说话的皓月冷冷一笑,“你哪里是来救人?你是来救妖!你为了那蛇妖,不惜以下犯上,对我师父无礼!你是怕这件事闹大,我们雷霄派会报复你,所以你才救醒我们,你以为我们不清楚你的那点小心思?”

    “你说对了”,我说,“我确实不想和雷霄派结怨。”

    “哼!可是这怨,已经结了!”她恨恨的盯着我,“你身为道家弟子,却为了一一个蛇妖而攻击道家同门!你,是道门的败类!叛徒!”

    可儿眼神一冷,“你说什么?”

    我拦住可儿,冲皓月一笑,“我帮助蛇妖,就是道门败类?”

    “对!”皓月理直气壮。

    “好!”,我点点头,接着问,“那你们修炼禁术,残杀生灵,又该怎么说?”

    “你……你胡说!”皓月慌了,“我们没有!”

    “没有?”我看着她,玩味的一笑,“两年前,你师父的儿子因为要杀一个无辜的女孩,挖她的心炼养鬼傀,而被白羽给杀了。那之后,你师父就开始利用你的肉身,实验人和妖丹的融合。那年冬天,他利用雷法加转移之术,暗算了一只两百年修为的猫妖,夺了那猫妖的妖丹,炼化了半年之后,在去年的上元节那天,让你吞下了那枚妖丹。我说的,没错吧?”

    皓月愣住了,“你……”

    那四个男女道人也愣住了。

    “我说的,没错吧?”我盯着皓月。

    皓月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你……你……”

    “你胡说!”皓玄冲我怒吼,“我师父不会做这样的事……他不会……咳咳……他……皓月……咳咳咳……你快说……没有这样的事……咳咳咳……”

    他身上有伤,因为激动,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皓月师姐,你说话啊!”皓元焦急而无力的说,“你快告诉他,师父……师父没做这样的事……你快说啊……”

    “是啊皓月师妹!”皓辰也说,“我们雷霄派是道门正宗,师父说过,用妖丹修炼乃是邪法,禁止门下弟子修习。你快告诉这小子,不许他侮辱师父的名声!快说啊!”

    晧清没说话,她冷冷的看着皓月,颇有些幸灾乐祸。

    皓月脸色苍白,茫然的看着师兄弟们,不住地咽唾沫,“我……我……”

    “师姐!……咳咳……你说话呀!”皓玄急的不行。

    “浩辰!”晧清冷冷一笑,“不用问了,你皓月师姐是不会说的。”

    “晧清,你说什么呢?”皓辰皱眉。

    “她和师父的关系,你们不清楚,我可清楚的很……”,晧清不屑的看着皓月,“我就说么……她入门才几年,之前的功力一直不如我们,可自从去年上元节之后,她就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修为突飞猛进,连我都不是她的对手了。我当时就觉得纳闷,可师父还说什么,是她天资聪颖,勤奋刻苦……哼,笑话!真是个笑话!”

    “你!”皓月一皱眉,“你少含沙射影!我和师父是清白的!”

    “是么?”晧清讥讽,“你们清白么?你真是不要脸!我亲眼看到过很多次,师父半夜溜进你的丹房,一待就是一晚上!我原以为,师父和你有私情,所以单独传授了你很多我们不知道的密法,所以你才进步神速。现在看,我真是误会你们了。原来你们不仅仅有私情,还一起修炼邪术!”

    “你胡说!”皓月急了,“我……我和师父没有那样的事!他是想我那样,可是我没答应,他也没有勉强我!我们是清白的,清白的!”

    “那妖丹呢?”晧清冷笑,“猫妖的妖丹是怎么回事?后院雷霄九鼎大阵里的妖丹又是怎么回事?如果师父真是为了报仇,他直接毁了妖丹就是了,为什么一个蛇妖的残体,要炼化那么久,而且还不许我们靠近,只让你一个人护法?”

    “我……他……”皓月无语了。

    “还想瞒么?”晧清盯着她,“瞒不住了吧!”

    “皓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皓辰怒了,“你说实话!说!”

    “是啊,到底怎么回事?师姐,你说实话!”皓玄也说。

    “师姐……”皓元闭上眼睛,无奈的叹了口气。

    皓月眼睛都红了,她深吸一口气,看看师兄弟们,“好!你们想知道是吧?那我说!没错,吴峥说的都是真的,我和师父杀了那只猫妖,然后师父把妖丹给我吃了!你们满意了吧?”

    这话一出,大殿里瞬间安静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