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3 雷霄宫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115更新时间:2020-06-22 09:09:51
    下午四点多,我们来到了乌山市,在市区中心找了个快捷酒店,休息了两个多小时。天黑之后,我们离开酒店,趁着夜色,离开市区,狂奔七十公里,进入了深山,来到了陈道行的道观前。

    这座道观叫雷霄宫,规模很大,山门之后,三座大殿依山而建,气势磅礴。

    来到门口,可儿问我,“少爷,踹门进去?”

    我摇头,“这是道家之地,踹门不合适,你去敲门。”

    “敲门?”可儿不解,“陈道行都用雷劈咱们了,还跟他这么客气?”

    “按我说的做”,我说。

    “嗯”,可儿点点头,走过去,准备敲门。

    这时,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面容清秀,身穿白色道袍的年轻女道士。

    她平静的看看我俩,拂尘一甩,单手打稽,“无量天尊,两位远客,家师恭候多时了。”

    可儿一皱眉,“你师父是陈道行?”

    女道士眼神一冷,嘴角不屑的一笑,“这位女施主,看你也是一身的五雷正气,修的也必是我玄门正法,怎么一开口,一点规矩都没有?你师父是什么人?没教过你道家的规矩么?”

    “我师父没这么多废话!”可儿冷笑,“你少在姑奶奶面前拽这些酸词,让陈道行那个老东西给我滚出来!”

    “你!”女道士眼睛圆了。

    “可儿”,我走到她身边,看看女道士,“既然陈道长知道我们要来,那就请小道长前面带路吧。”

    女道士看看我,一侧身,冷冷的了一句,“请!”

    “请!”我淡淡的说。

    她看了我身后的可儿一眼,转身先走了。

    我们跟着她走进了山门。

    往前走了十几步,身后的门,缓缓地关上了。

    道观和佛寺不同,主殿位于中轴线,大殿两侧各有一条路,按照道家的规矩,右进左出,是进道观走右路,出道观走左路。女道士领着我们走右路,一路前行,道观内灯火通明,却不见人影,陈道行已经做好了准备,在我们到来之前,他已经把无关紧要的弟子们全部都遣散离开了。

    他这是做好准备,要和我们拼命了。

    我和可儿交换一下眼神,不动声色的跟着女道士,沿着蜿蜒的石阶路继续往上走。

    经过高大的灵官殿,巍峨的三清殿之后,我们穿过一道月亮门,沿着石板路走进一个宽大的院子,来到了最雄伟的雷霄殿前。雷霄殿是雷霄宫的主殿,规模最大,飞檐斗拱,气势恢宏,修的特别气派。

    身穿黑色道袍的陈道行站在殿门外,见我们来了,他嘴角微微一笑,眼中却闪过了一丝寒光。

    女道士领着我们来到他面前,一抱拳,“师父,他们来了。”

    陈道行微一点头,冲我抱拳,平静的问,“这位小友,贫道陈道行,恭候小友多时了。”

    我抱拳还礼,“多谢道长!”

    他打量我一番,“小友年纪轻轻,就有一身太上玄功,内气修为深不可测,敢问小友出身何处?尊师上下?”

    这是道家的问法,意思是问我师父是谁?

    “我叫吴峥”,我说,“我师父是我爷爷。”

    “吴峥?”他一愣,看看我,“你……你是梅花圣手吴四爷的孙子吴峥?”

    “道长知道我?”我问。

    “难怪你年纪轻轻,就能破我的雷法……”,他感慨道,“吴峥少爷,你不错,得了你爷爷的真传了。”

    “这么说,道长见过我爷爷?”我看着他。

    “三十年前,我曾去北方,向四叔求过一卦”,他看着我,“不瞒你说,我这条命,就是四叔救下来的。那之后,我常去南河镇,在吴家住过很多次,和你爸爸吴君怀相处的很不错。怎么?你爸爸没和你提起过他有一个朋友叫陈道行么?”

    “自从十四岁那年爷爷去世,我就被爸爸送到上京,自立门户了”,我说,“所以他的朋友,我基本都不知道,希望陈道长见谅。”

    “哦……”,他点点头,“四叔羽化的时候,我也去了。只是那天人太多,你爸爸也没给你介绍我们这些叔伯。一眨眼,五年过去了,你已经长大成人了,真是令人感慨呀……”

    我平静的一笑,没说话。

    “好吧!既是你来了,这事就好办了!”他深吸一口气,冲我一笑,“来,咱们进殿喝茶,慢慢聊!”

    “道长请!”

    “请!”

    我们跟着他们身后,一起走进了雷霄殿。

    雷霄殿非常的宽敞,正中央供奉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两边供奉着四尊雷部天神。左边是九天雷公大统领和五方蛮雷使;右边供奉的是八方云雷大统领和雷部总兵使。除此之外,大殿内还悬挂着很多黄布经幡,上面全是各种雷霄派的符箓,气氛庄严。

    在九天应元雷声普华天尊的法座下,一左一右摆了两张桌子,两张椅子。

    陈道行事先并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我,桌椅这么摆,这是要和来人谈判的意思。见到我之后,虽然和我论交情,但他知道我的来意,所以这判,还得接着谈。

    陈道行不慌不忙的走到右边桌前,转身冲我一笑,“吴峥少爷,请!”

    话说的客气,语气中却透着一股强硬。

    我淡淡一笑,说了一声请,带着可儿来到左桌前,坐到了那把椅子上。

    可儿往我身后一站,面无表情的盯着对面那对师徒,只要他们稍有不对,她立即就会出手。

    陈道行看出了可儿眼中的寒意,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坐下了。

    女道士也随即站到了他的身后,神情高傲的看着对面的我们。

    这气氛,有点像谈判了。

    接下来,大殿里安静了。

    冷场了约莫几十秒,陈道行清清嗓子,吩咐女道士,“皓月,上茶。”

    “是,师父!”女道士说完,转身走到神像后,端出一个茶盘,上面是两杯热茶。

    她走到我面前,拿了一杯放到我面前,“请!”

    “谢谢”,我端起来,打开盖子,吹了吹,准备喝。

    “少爷……”,可儿一皱眉。

    我看她一眼,又看看皓月。

    皓月挑衅的看着我,那意思,你不敢喝?

    我平静的一笑,轻轻喝了口茶,把杯子放下了。

    皓月看了我一眼,转身回到陈道行面前,把茶放到他面前,“师父,您喝茶。”

    陈道行端起茶,打开盖子吹了吹,轻轻喝了几口。

    喝完之后,他放下茶杯,深吸一口气,看看我,“吴峥少爷,关于蛇妖这件事,咱们谈谈吧……”

    “道长想怎么谈?”我问。

    “你来这里,是要夺回蛇妖的妖丹吧?”他盯着我。

    “不只是妖丹”,我说,“还有白小姐的残体和残神。”

    “她杀了我儿子!”陈道行声音一冷,“这是杀子之仇!”

    “可是您儿子做了什么,您不会不知道吧?”我看着他,“挖心取血炼鬼傀,雷霄派是道家正派,难道容得下门下弟子修炼这样的邪术?”

    “我儿子是有不对,他杀人犯法,自有人间的法律来制裁他”,陈道行冷笑,“他就是死,也该死在巡捕的手里,怎么也轮不到一个蛇妖来杀他!”

    “这是你儿子的命”,我很平静,“他不死,那个姑娘就该枉死了。”

    “我说了,他就是死,也该死在巡捕的手里”,他盯着我,“怎么也轮不到一个蛇妖来杀他!吴峥,你我两家可是世交,我儿子论起来是你的世兄,你们吴家是风水世家,也是道家的法脉!你不会是想跟我说,你身为道家弟子,要反过来为那蛇妖,与我为敌吧?”

    我没说话,平静的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