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3 白长生 感谢seasonyuana10的玉佩!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016更新时间:2020-06-18 09:15:40
    这老头,就是白天拦着我的那个蛇妖。

    白长生冲我一抱拳,“吴峥少爷,在下白天拦您的路,多有冒犯,还望少爷见谅!”

    我没说话,默默的点了点头。

    白长生转过身,看看黑衣男人,“黑风大人,白长生这么做,也是为了保全您的脸面,还请大人莫怪!”

    “哼!”男人冷冷一笑,“好一个保全我的脸面,白长生,这件事我会记住的。你最好别犯到我手里,不然,我饶不了你!”

    白长生笑了,“大人言重了,老朽活了一千三百多年了,和鬼使大人也曾有过数面之缘。老朽今日的用心,鬼使大人必会体谅,想来他也会看在我这老友的薄面上,原谅我的冒失的。”

    “你少拿鬼使大人压我!”男人眼神一冷,“别以为你认识大人,就可以藐视冥界!真要是犯在我手里,有你好看!”

    白长生不卑不亢,“多谢黑风大人,老朽记住了。”

    男人缓和了一情绪,转过来冲我们一抱拳,“吴少爷,安小姐,告辞了。”

    我俩抱拳还礼,“请!”

    那人脸上这才有了一丝笑容,他瞥了白长生一眼,化作黑气,呼的一声消散了。

    我们长长的松了口气。

    我看看白长生,“老先生,为什么要帮我们?”

    白长生有些犹豫,看看安雨,“呃……安小姐,老朽在这里说,不算触犯安家的禁令吧?”

    安雨早就明白了,平静地一笑,“现在我们正在守关,老先生既然来了,那就去店里谈吧。我知道你是有事求吴峥哥哥,只要你按规矩来,我不为难你。”

    “好!多谢安小姐!”白长生激动不已。

    我看看安雨,“那些客人怎么办?怎么让他们删视频?”

    “放心”,安雨小声说,“我有办法,先带这老先生进去吧。”

    我点点头,转过来对白长生说,“老先生,请吧。”

    “多谢少爷!”白长生赶紧说,“少爷请!”我们转身来到小鱼咖啡门前,开门走进了店里。

    进店之后,所有人都对我们指指点点,很多人在窃窃私语。

    安雨并不介意,她小声对我说,“你们找个地方坐,护住自己的神识。”

    “嗯”,我领着白长生来到窗边,找了个位子坐下,右手暗中掐起了雷诀。

    白长生闭上眼睛,身上闪出了一层淡淡的黑气。

    旁边的一对情侣一看我俩身上有光和黑气,吃惊的站了起来。

    我不为所动,转头看向远处的安雨,看她怎么做。

    安雨不慌不忙的走到一个护法神像前,略一凝神,眼中发出了淡淡的金光,她伸出手来,在神像前轻轻一捏,一道道白气从神像中涌出,在她指尖化作了一团柔和的白光。

    所有人都看着她,都看愣了。

    安雨看看众人,微微一笑,将白光往空中一弹。

    白光飞到空中,唰的一闪,消失不见了。

    除了我们之外,所有的客人,包括服务员都打了个冷颤,接着很多人拿出手机,默默的把刚才录的视频删掉了。

    接着,他们呆若木鸡,咖啡厅里顿时安静了。

    安雨不慌不忙的走过来,在我身边坐下,扬起手,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咖啡厅内的人们瞬间清醒了过来,一个个有说有笑,继续做自己的事了。

    白长生佩服不已,冲安雨一抱拳,“安小姐神通了得!老朽佩服!”

    “老先生过奖了”,安雨平静地一笑,“还是说你的事吧。”

    “好!好!”白长生说。

    我看看安雨,凑到她耳边,“好厉害!”

    安雨脸一红,“哪有……谈正事吧……”

    我笑了,心里甜丝丝的,“嗯。”

    我转过来问白长生,“老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

    “少爷,我是来求卦的”,白长生说,“昨晚来求卦的洛雪,是我的养女。”

    “洛雪?”我心里一动,“你让她先探路来了?”

    “呃……”白长生有些尴尬,“我不敢瞒着少爷,我是有那个意思。因为我们是妖,一般的风水师是算不准我们的,而我要求的事,关系重大,所以不敢不慎重。再者,洛雪今年也要渡劫,她也确实需要高人指点破劫之法,所以我就让她先来了。”

    “哦……”,我点点头。

    “洛雪跟我说了,昨天那位小姐非常厉害”,白长生说,“但她也看出来了,您比那位小姐还要厉害。少爷您别误会,我绝没有轻视那位小姐的意思,只是我白天打听清楚了,知道您是梅花圣手吴四爷的嫡孙,是非常厉害的风水大师。那位小姐的卦虽然高明,但她不是风水师,我要求的事,她办不了,只有您能帮我。”

    “你想求什么?”我问。

    白长生噙着眼泪,低下头,沉痛的说,“我女儿白羽渡劫时被人暗算,千年修为尽毁,危在旦夕,我想求少爷给她算一卦,看看有什么办法,能让她活下去……”

    他说到伤心处,泣不成声。

    我深吸一口气,略一静心,掐指一算,得了一个解之豫卦,心里顿时明白了。

    “你女儿渡劫的时候,被人施法破了神通,在天上被天雷击断了身体”,我看着白长生,“现在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被你们夫妇用法力封在了山上,是这样么?”

    “对!您说的对!”白长生流着泪点头,“我女儿的腰断了,她疼的死去活来,整日哀嚎,活不能活,死不能死,我们实在不忍心孩子受苦,所以就把她暂时封印了。”

    “白小姐是被人算计了”,我说,“害她的这个人法力强大,是非常厉害的道家高手。他害白小姐,但又不让她死,这人的目的,就是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活活的折磨她。”

    “他到底是为什么呀?”白长生悲愤的问。

    “因为他的儿子,被白小姐杀了”,我淡淡的说,“就在两年前。”

    白长生愣住了,“他儿子?您是说……白羽杀的那个败类,是那高手的儿子?”

    “对!”我点头。

    “那个人是个畜生!”白长生激动地说,“他要杀一个女孩,挖那女孩的心,用女孩的灵魂做傀儡。白羽遇上了,为了救那个姑娘,就出手杀了那个畜生!白羽她没做错!她没做错呀!”

    “她是没做错”,我说,“可是那个畜生,却有一个法力高强的爹。他为了给儿子报仇,准备了两年,一直等到白小姐渡劫,他这才出手。因为他知道,白小姐有千年修为,正面交锋,他根本不是白小姐的对手,他就是要趁白小姐渡劫虚弱时,再对她下手!”

    “畜生!这个畜生!”白长生眼睛都红了,“少爷,您告诉我他在哪,我去杀了他!”

    “你杀了他,那你女儿还救不救?”我看着他,“他用很厉害的风水大阵封印了白小姐的半截本体,同时用阵法锁住了白小姐一半的元神。你杀他不难,但如果他死了,你的女儿也活不了了!”

    “那……那怎么办?”他无助看着我,“少爷,您一定有办法,求您救救我女儿!”

    我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了外面。

    这个事,确实有点麻烦。

    白长生见我沉默不语,起身给我跪下了,“少爷!我求求您!我不求保住白羽的修为,我只要她活着,只要她活下去就行……我求求您!求求您了……”

    他哭着给我磕头。

    我沉思良久,轻轻叹了口气,“我试试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