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6 铜镜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574更新时间:2020-06-13 11:23:17
    第二天上午,杜凌醒了。

    睁开眼睛之后,她看到了守候在床边的父母和哥哥,顿时泪如泉涌。

    张宁拉着女儿的手,泣不成声,不住的跟女儿道歉。

    杜成和杜羿父子俩,也都流泪了。

    我和唐思佳互相看了一眼,默默的走出卧室,把门关上了。

    几分钟后,杜成父子出来了。

    杜成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平静了一下情绪,对我说,“吴峥,你姐姐的身体,就辛苦你了,你可一定要让她好起来啊!”

    “爸您放心”,我说,“姐姐会好起来的。”

    “嗯”,他强忍着泪水,一声长叹,“我们糊涂啊,养了张强这只白眼狼,为了这个畜生,差点毁了儿女!我真的好后悔啊!”

    “爸,都过去了”,杜羿安慰他,“凌凌没事就好,您血压高,别这么激动。”

    杜成平静了一下情绪,问我,“吴峥,张强和那个喇嘛,现在怎么样了?他们受到反噬了么?”

    “昨天就受到反噬了”,我说。

    “他们死了么?”杜羿问。

    我没说,默默的点了点头。

    “便宜他们了!”杜羿恨恨的说。

    “他们死的很惨”,我说,“前天我们离开达尔巴寺之后,张强和那喇嘛先是打了一架,后来俩人清醒过来,决定下山,去拉萨找一位大咒师来帮他们破解反噬。昨天我破开镜子的时候,他们正在路上,血祭反噬回去,吞噬了他们的灵魂,他们连人带车,冲下悬崖,粉身碎骨了。”

    “该!该!”杜成咬牙切齿的骂道,“这个畜生!他早就该死了!”

    “您别激动”,我劝他,“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您和我妈对他仁至义尽,他今天的下场,全是咎由自取。”

    杜成长出一口气,“对!你说得对!都是这个畜生咎由自取啊!”

    “爸,您别难受了”,杜羿说,“这个祸害除了,咱家以后就安生了,这是好事!”

    杜成点点头,一手一个,拉住我俩,紧紧的握住了我们的手。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爸,哥,咱们坐下,我有事跟你们说。”

    “好!”杜羿说。

    我们来到沙发前坐下,我拿出阴阳灵镜,放到桌上,看看他俩,“这就是张强和那喇嘛用来摄我姐魂魄的阴阳灵镜。这是用邪术炼养的镜子,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上面的邪咒已经被我破开了,你们把它们带回去,镇在宅子里,能极大地提升杜家的运势。有了这两块镜子,杜家的运势,至少能延续一百年以上。”

    俩人一愣,“真的?”

    我看看他俩,微微一笑,点点头,“真的!”杜羿拿起镜子,吃惊的看着我,“这玩意,还有这效果?”

    “害人的东西,一旦不能害人了,往往就是上等的好物件”,我说,“这镜子历经十六代传承,害过至少上百人了。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现在它们改邪归正了,镇在家里,不但百邪不侵,还能多生贵子。”

    我看看杜羿,“哥,你带这个东西回去,我嫂子就可以回来了。”

    杜羿眼睛一亮,声音都颤抖了,“真的?”杜成也一愣,“吴峥,你知道你嫂子的事?”

    “嫂子和我哥分开两年了,一直没有音信”,我平静地一笑,“把这镜子带回去,不出两个月,我嫂子一定回来。到时候,你们就可以要个孩子了。”

    “好!太好了!”杜羿激动不已,“弟弟,谢谢你!谢谢你!这样,等你嫂子回来,我带她回来,当面谢谢你!”

    我笑了笑,“哥,这么说就见外了。”

    杜羿笑的像个孩子,不住地点头,“好!那不说了!到时候我带她回来,咱们一起吃饭!”

    “好!”我点点头,接着对杜成说,“爸,这块镜子您带回去,镇在老宅的地下室内,将来连房子一起传给我哥。”

    “好!”杜成拿起铜镜,“我记住了!”

    我看看他俩,叮嘱道,“这两块镜子一旦镇入宅子,就不能让它们再相遇,老宅的这块,以后不能见光,将来传给杜家的长孙。哥你手里那块,以后传给你的小儿子。两个孩子长大之后,都会很有出息,三十年后,杜家的产业将遍布全球,成为世界豪门。”

    “好!好!”父子俩兴奋的说。

    我平静的一笑,“收好吧。”

    “嗯!”俩人赶紧把镜子收好了。

    杜成想了想,问我,“吴峥,这两块镜子给我们,那你姐姐呢?”

    “这镜子害过姐姐,姐姐就不能用了”,我说,“而且姐姐有自己的运气,她也不需要这个。”

    杜成和杜羿互相看了看,这才松了口气。

    我们又闲聊了几句,张宁和唐思佳开门出来了。

    我们随即站了起来。

    张宁来到我身边,脸上还有泪痕,“儿子,妈把你姐姐交给你了,辛苦你了……”

    “您这么说就客气了”,我说,“您和我爸,我哥先去休息,我去给姐姐疗伤。”

    她平静了一下情绪,问我,“这一个月,都在酒店么?咱家在南岛有房子,要不然,你们去家里?”

    “这美亚王都的下面是龙脉”,我说,“气场好,更适合疗伤。再说了,姐姐现在这样出去,万一被人看到,影响不好。”

    张宁明白了,欣慰的看着我,“你想的很周到,行,那就听你的。我和你爸,你哥先回去,过几天再来看你们。”

    “好!”我点点头。

    她看看杜成和杜羿,“咱们走吧。”

    送走他们之后,我回到卧室,来到了杜凌床边。

    杜凌还在流泪,枕头都湿了。

    我冲她一笑,给她擦眼泪,“好了姐,不哭了,你命里有这一劫,过去了,以后就没事了。”

    “嗯……”,她点点头,含着眼泪看着我,“弟弟,爸爸妈妈说了,他们认了你做干儿子了。”

    我有些尴尬,“呃……是……”

    “你给我记住,他们是你干爹干妈,但我是你姐!咱姐俩更近,你不许对他们比对我好!”她幽幽的说。

    我一愣,“啊?这……”

    “记住没有?”她看着我。

    我会心一笑,点点头,“嗯,我记住了。”

    她也笑了,“嗯!”

    我给她擦擦眼泪,冲她一笑,“咱们开始疗伤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