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8 养精蓄锐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656更新时间:2020-06-11 09:13:03
    “邪神?”她看着我,“什么样的邪神?”

    “他生前是一位密教大咒师,精通各种古密教咒语,有很强大的神通”,我说,“在他五十岁那年,他与一位昆仑道者斗法,结果不敌道者,被废去了全部的神通,并且命悬一线。他不甘心失败,于是使用破瓦法灵魂出窍,用密咒将自己封印到了一尊玛哈嘎拉神像中。从那之后,他的弟子徒孙们代代用血祭祀他,慢慢的,他就变成邪神了。”

    “用密咒将自己封印到神像中?”可儿一皱眉,“这不就是另一个黑菩萨么?”

    “不一样”,我摇头,“亦怜真是以融灵之法将自己与黑菩萨像融为一体,变成了邪灵黑菩萨;这位咒师的灵魂并没有与神像融为一体,他是将自己封在了神像之内,靠弟子门人的祈请和血祭来维持灵魂不灭。所以她们两个,有本质的不同。”

    “那我们怎么对付他?”她问。

    “喇嘛的师兄请那位高手带邪神去庙里,是为了帮喇嘛破开铜镜上的封印”,我说,“喇嘛现在还在路上,起码得到了庙里,他们才能开始破解。”

    “那……能破开么?”她看着我。

    “我的神通只能感知已经发生的事”,我说,“能不能破开,属于未知的事,要用卦才能知道。”

    “您别”,她赶紧说,“我不问了,这个时候可不能出变数。”

    “我的封印没那么容易破开”,我说,“再说了,一旦封印破开,我们手里的这面铜镜会有反应的。到时候大不了来个隔空斗法,只要我们的速度够快,斗上几个回合,我们也就赶到那庙里了。”

    “嗯”,她点点头。

    我平静的一笑,“放心吧。”

    她也笑了,使劲点了点头,“嗯!”

    我从口袋里掏出镜子,如今上面已经不见了黑气,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淡淡的金光。只要这金光还在,就说明封印没有问题,如果金光消失,黑气重现,那就说明封印被破开了。

    我对气场很敏感,黑气一旦出来,我是可以感觉到的。

    所以,我并不怎么担心。

    我长舒一口气,把镜子收起来了。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机场,飞机已经准备好了。

    我们登上飞机,向蓉城飞去。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飞行,下午两点多,我们在蓉城机场落地了。

    下了飞机之后,昊天高科蓉城分公司的一位副总亲自给我们送来了一辆悍马越野车。这是唐思佳按我的要求提前安排的,车上还给我们准备了干粮,水,新鲜水果,抗高反饮料以及全套的进藏装备,包括羽绒服,雪地鞋,氧气罐等。

    我让可儿去检查装备,接着转身吩咐周婉,“你们在这等着,最快明天晚上,最晚后天中午,我们一定赶回来,到时候咱们直接飞南岛。”

    “是!少爷!”周婉说。

    我点点头,转身来到越野车前,问可儿,“怎么样?”

    可儿检查完毕,冲我点点头,“没问题!”

    “好,走吧!”

    “嗯!”

    我们开门上车,打开导航,调转方向,离开了机场。

    喇嘛师兄所在的那个寺庙,叫达尔巴寺,距离蓉城直线距离九百多公里。我们出了蓉城市区,先走高速,然后换国道,经浦江,雅安,甘孜,雅江,理塘,一路向西来到了巴塘。

    到巴塘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我们找了个停车区停下,休息了一会,吃了点干粮,接着换我开车,继续出发。

    离开巴塘,就正式进入藏地了。

    这时,我和可儿都出现了很强烈的高原反应,头晕,恶心,呼吸困难,浑身难受。我把车停下,拉住她的手,连修轻身符,凤眼符和神力符,依次按进她的左臂,她缓了一会,高原反应消失了。

    接着,我也将轻身符,凤眼符和避煞符融进了自己的体内。

    很快,身上不难受了。

    在路边休息了一会,我们继续前行,又过了四个小时左右,前面出现雪山了。

    可儿眼睛一亮,指着雪山兴奋的对我说,“少爷您看!雪山!”

    我平静的一笑,“还有不到一百公里,就快到了。”

    “嗯!”她使劲点头,摩拳擦掌,“咱们找个地方停车,跑过去吧!”

    “不急,再往前开一会”,我说,“雪山脚下有个小镇,咱们把车停那,吃点东西,打坐一个时辰,然后进山。”

    “打坐一个时辰?”可儿一愣,“需要那么久么?早点进山不是更好?”

    “从小镇进山,咱们得跑五十多公里,才能到达尔巴寺”,我看看可儿,“这一来一回,可就是一百多公里,中间还得经历一场大战,体力消耗会很大。一会到了镇子上,咱们打坐一个时辰,先把体力恢复一下。”

    “好!”她点头,“五十公里,几分钟就跑过去了,时间来得及。”

    “他们马上就到达尔巴寺了”,我说,“咱们没必要追的那么急,他们要破封印随他们破,咱们只管养精蓄锐,等休息好了,再去收拾他们!”可儿想了想,问我,“少爷,让张强和那喇嘛多活几个小时没问题,可那喇嘛的师兄,还有他们请来的那个所谓的高人,他们怎么办?放了他们?还是杀了他们?”

    我看她一眼,“杀人,你下得去手?”

    她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不想杀人……”

    我笑了,“那不就得了。”

    “可也不能放了他们呀”,可儿说,“他们都是坏人,助纣为虐,必须受到惩罚!”

    我深吸一口气,“其实一路上,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张强和喇嘛不用我们动手,把镜子破开,他们就会自食恶果,让他们自生自灭就好。可是这喇嘛的师兄和他请来的那个高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带着各自的徒弟,在达尔巴寺为我们布下了天罗地网,一门心思的想要我们的命。我们不想杀人,可真打起来,只怕也会身不由己……”

    可儿明白了,“少爷,您不用为难,沾血的事,我来办!”

    “不”,我摇头,“这血,咱们能不沾就不沾。咱们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杀人的。你的刀可以伤人,但尽量不要杀人。一场大战下来,达尔巴寺一定会死伤无数,但,他们不能死于刀下,只能死于反噬。”

    “您的意思是……”她凝视着我,“他们要和我们斗法?”

    “对”,我点头,“他们想用命来跟我们斗法,我们就跟他斗,这,不算杀人。”

    可儿会心一笑,点点头,“嗯,我明白了……”

    我冲她一笑,一脚油门,加速向前驶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