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6 血浓于水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920更新时间:2020-06-10 17:08:41
    第二天上午,我们回到杜家大宅,见到了杜凌的父母和哥哥。

    杜凌的父亲叫杜成,母亲叫张宁,两个老人神情憔悴,满眼的血丝。他们昨晚接到唐思佳的电话后,直接赶来了杜家大宅,在这里等我和可儿,等了整整一夜。

    杜凌的哥哥叫杜羿,比杜凌大两岁,身材高大,面容坚毅,眼睛也是红的。他是得到消息后连夜从国外赶回来的,也是一宿没睡。

    简短寒暄之后,我们一起上楼来到书房,谈杜凌的事。

    管家阿姨给我们送来了茶水,之后带着女佣退出书房,把门关上了。

    书房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杜成夫妇和杜羿互相看了看,接着杜羿问我,“吴峥兄弟,我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在害她?”

    “张强”,我淡淡的说。

    “张强?”杜成夫妇一愣,“哪个张强?”

    “您的侄子,杜凌姐的表哥,张强”,我看着张宁,“他是这件事的主谋。”

    “这……这不可能吧?”张宁难以置信,“吴峥啊,你是不是搞错了?”

    “没搞错”,我说,“就是张强。”

    “可是张强不是这样的人啊”,张宁很激动,“他……他那么喜欢凌凌,怎么会害她呢?再说,他也不会什么邪术啊!你一定是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

    “是啊”,杜成也说,“吴峥,我听唐小姐说,是那个叫程雪的用什么镜子把凌凌的魂魄摄走的,这里面怎么会有张强的事呢?你是不是搞错了?”

    我平静的一笑,“没搞错,就是他。”

    “你有证据么?”张宁激动地问。

    “没有证据”,我看着她,“但是阿姨,我说的是事实。”

    “事实?”张宁一皱眉,“你没有证据,怎么让我相信这是事实?”

    我沉默片刻,端起茶,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

    “你说啊!”张宁有点急,“你怎么让我相信这是事实?我侄子是那么好的一个孩子,他怎么会害我女儿?”

    “妈!”杜羿一声冷喝,“够了!”

    “你!”张宁怒了,“你怎么跟我说话?”

    “张强是个什么东西,你们心里比谁都清楚!”杜羿冷笑,“别自欺欺人了!”

    “杜羿!”杜成眼睛一瞪,“怎么跟你妈这么说话?快跟你妈道歉!”

    “我凭什么道歉?”杜羿盯着父亲,“张强这个畜生,一直对凌凌贼心不死!您二老难道不清楚么?这次凌凌出事,要不是吴峥兄弟赶去南岛救她,她早就没命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竟然还护着你们的好侄子?他他妈的是你们的亲侄子,我和凌凌可是你们的亲骨肉!”

    “你……你这个逆子!”张宁气的直哆嗦,“我就知道,你回来就要气死我!你就是想让我死!”

    “您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杜羿转过来看着我,“吴峥兄弟,我爸妈糊涂,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我信的你的话,你只说这事怎么办,我听你的!”

    杜成一听,赶紧也说,“对!吴峥啊!我也信你,你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

    “你们……你们……”张宁气坏了,“张强他不会害凌凌的!”

    “你少说几句!”杜成怒了,“吴峥跟他无冤无仇的,人家干嘛冤枉他?再说了,咱们得让人家把话说完!”

    张宁努力平静了一下,清清嗓子,对我说,“好,吴峥,你凭什么断定这是张强做的?我知道你是风水大师,你不需要证据,但你起码得让我们相信,得让我们心服口服吧?”

    可儿不屑的一笑,忍不住说了句,“阿姨,虎毒尚不食子,杜总都这样了,您还要护着您的宝贝侄子?难道杜总不是您的女儿么?”

    张宁一皱眉,“凌凌当然是我女儿,我怎么会不关心她?可是张强他不是这样的人,他不是!你们想让我相信,总得让我信服吧!我养了他三十二年,总不能因为你们一句话,我就认定他是个畜生吧!”

    可儿还想说话,我冲她一使眼色,示意她别说了。

    可儿看了张宁一眼,这才作罢了。

    张宁也缓和一下语气,转过来问我,“吴峥,我不要证据了,但你得让我信服!我这个要求,过分么?”

    我摇头,“不过分。”

    “那你告诉我,你凭什么认定是张强害的凌凌?”她看着我。

    杜羿一皱眉,“妈!过分了!”

    “你住口!”张宁怒吼,“我不想听你说话!我没你这个儿子!”

    杜羿冷冷一笑,“行,没我这个儿子,您有张强就够了。但我把话放在这,我信吴峥兄弟的话,张强这个畜生,我会亲手弄死他!”

    “你!”张宁怒不可遏,端起茶杯就要泼儿子。

    杜成一把按住她的手,怒吼道,“别闹了!我们干什么来了?凌凌都这样了,你们能不能都少说两句!”

    我站起来,“这样没法谈,你们先冷静冷静吧。可儿,我们走。”

    “嗯!”可儿站起来。

    我俩转身准备离开,杜羿一看,赶紧站起来拉住我,“兄弟,你别生气!我们不闹了!”

    杜成也赶紧说,“吴峥,你别走!我们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张宁也站了起来,噙着眼泪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看看杜成父子,又看看张宁,略一沉思,转身回到沙发前,重新坐下了。

    杜成父子松了口气,这才坐下了。

    我喝了口茶,看看张宁,“阿姨,您想要证据,我没有。不过,我可以说几件杜家的私事,如果我能说对,您是不是就信我了?”

    张宁抹抹眼泪,苦涩的一笑,“不用说了……我知道你这孩子本事很大……我知道……我知道你不会冤枉那个畜生……我只是……我只是没法接受……我养了他三十二年!三十二年哪……”

    杜成闭上眼睛,一声长叹,老泪纵横,伸手把张宁揽进了怀里。

    张宁捂着脸,在丈夫的怀里哭了。

    杜羿看到母亲这样,心有不忍,清了清嗓子,“妈,您别这样……我刚才不该那么说话,我错了……”

    毕竟是亲儿子,血浓于水,闹的再僵,他还是心疼母亲的。

    听见儿子道歉了,张宁哭的更痛了。

    “好了好了……”杜成抹抹眼泪,安慰妻子,“凌凌现在很危险,咱们还是听吴峥说说该怎么办吧。”

    张宁强忍着泪水点点头,“嗯……”

    她转过来,流着泪向我道歉,“吴峥,刚才是阿姨过分了,你别往心里去……只要能救凌凌,我们什么都听你的……”

    “吴峥啊,你别介意”,杜成也说,“你说吧,咱们该怎么办,我们都听你的!”

    杜羿看看父母,“爸,妈,这事不能这么办!”

    他转过来看着我,“吴峥兄弟,你是凌凌认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咱们是一家人。不过,风水师有风水师的规矩,咱们是自己人,更该按规矩办。这样,我也不问你的身价,这件事,我给你八千万的祈福!你看行不行?”

    我一愣,“八千万……”

    “怎么?不够?”他看看我,“那一个亿!”

    我脑子翁的一声,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