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5 第二套计划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571更新时间:2020-06-10 09:01:44
    “血祭和邪咒融为了一体”,我说,“要救杜凌姐,必须把镜子破开,可这样一来,张强和喇嘛必受反噬,必死无疑。”

    “您怕杜总的父母会接受不了……”,她看着我,“怕他们想不开,受不了这个打击……”

    “他们是肯定受不了的”,我说,“张强再十恶不赦,在他们心里,都是那个没娘的孩子。相比于杜凌姐,他们更在意的,其实是张强。”

    “那总不能为了这个,就不救杜总了吧?”可儿皱眉,“不能为了让两个老家伙满意,就放任那两个败类把杜总毁了啊!”

    “杜凌姐我们肯定要救”,我说,“但这件事,得等一等……”

    “等一等?”她不解,“等什么?”

    “等杜家人找我们”,我说,“我们是风水师,按照规矩,必须是杜家人找我们把这件事委托给我们,我们才能开始救人。之前是杜凌姐情况危急,顾不得那么多,所以咱们直接去了南岛,然后又回来了上京。现在,该按规矩办了。”

    “您说的对”,她点点头,“得让杜家人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让他们主动把事情委托给我们,然后咱们才能继续办后面的事。”

    “对,所以咱们不能急着去藏地”,我说,“吃完饭,咱们回杜家大宅,等一晚。给杜家人点时间,也给张强和喇嘛点时间,咱们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一下。”

    “给张强和喇嘛点时间?”她不解,“少爷,这话……”

    “喇嘛知道,他手里的镜子一旦被我夺过来,破开,那他和张强就必死无疑”,我说,“如果我们不着急去藏地,那他会去找他师兄,为我们布下天罗地网,等着我们去救人;可如果我们追的太紧了,一旦他狗急跳墙,把镜子扔了,那就麻烦了。”

    可儿明白了。

    我拿起筷子,继续涮肉,“所以咱们不着急,来,接着吃东西。”

    可儿想了想,问我,“可是杜总的魂魄现在在那面镜子里,而那镜子上有血祭,耽误的久了,会不会……”

    “这个不用担心”,我说,“吃完饭,我会处理的。”

    可儿松了口气,“那就好……”

    我看她一眼,“别想了,吃东西吧!”

    “嗯”,可儿拿起筷子,继续夹菜,接着问我,“少爷,这个事咱们不说,杜家人会知道么?”

    “他们已经知道了”,我边吃边说。

    “已经知道了?”她一愣,“怎么知道的?”

    “张强和喇嘛知道青龙寺这边出事了,在去机场的路上,他们已经开始实施第二套计划了”,我说。

    “第二套计划?”可儿看着我,“是什么呀?”

    “跟杜家要钱呗”,我说,“他们已经用另外一个炮灰,联系杜家人了。现在杜家已经得到了消息,正在和南岛那边确认。思佳姐的电话,很快就要打过来了。”

    她想了想,点点头,“嗯。”

    我们继续吃东西,几分钟后,唐思佳的电话果然打过来了。

    我拿起手机看了看,随即接了,“喂,姐。”

    “吴峥,杜总的父亲刚才打电话来,问杜总是不是出事了”,唐思佳说,“我想瞒着,可是老爷子好像什么都知道了,我没办法,只好实话实说了……”

    “没事”,我边吃边说,“他们也该知道了。”

    唐思佳这才松了口气,继续说,“我把你和可儿救杜总的事跟老爷子说了,老爷子让我给你打个电话,说是他马上派人去杜家大宅,接你和可儿去杜家老宅。我跟他说,先问问你的意思,然后再给他回电话。”

    “今晚不去”,我说,“等明天杜凌姐的哥哥回来之后,再让他们来接我们。”

    “好!”唐思佳明白了,“我给他打电话!”

    我挂了电话,放下手机,继续吃东西。

    可儿忍不住问我,“少爷,为什么非要等杜总的哥哥回来?”

    “这件事关系重大,不能指望那老两口下这个决心”,我说,“杜凌姐的哥哥办事果断,雷厉风行,必须他回来一锤定音,主持大局,这事咱们才能接着办。他不回来,咱们绝不见那俩老人。”

    可儿点点头,“嗯!我懂了!”

    我夹了一筷子肉,蘸满小料,放进了嘴里。

    吃完饭之后,我俩回到停车的地方,取了车,返回杜家大宅。

    路上,唐思佳又打电话过来了。

    “吴峥,老爷子刚才又给我打了电话,他说他和杜总的妈妈很着急,让我问问你,他们能不能去杜家大宅,和你先见一面?”她问。

    “不能”,我平静的说,“杜凌姐的哥哥回来之前,我不见任何人。”

    唐思佳沉默了几秒,“好,我和他们说。”

    “姐,我知道你夹在中间,很难办”,我顿了顿,“你告诉他们,我这不是摆谱,而是为了救人。”

    “我明白的,你放心”,唐思佳说,“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好好休息,不要分心了。”

    “好!”

    我挂了电话,想了想,吩咐可儿,“不要回杜家大宅了,找个酒店住。”

    “嗯,好!”可儿点点头。

    我拿出铜镜,仔细看了看,只见上面隐隐的透出了一层淡淡的黑气。

    我略一凝神,掐指诀,念咒语:五行禁制,六合为牢,敕!

    念完,手诀一按铜镜。

    黑气瞬间消失,铜镜被封印住了。

    两块铜镜互为阴阳,实为一体,这块被我封印了,喇嘛的那一块也同时被封印住了。这样一来,那镜子上的血祭和邪咒就无法影响杜凌的魂魄了。

    我放下铜镜,看着前面的路,计算喇嘛的行动时间。

    他和张强乘坐的航班已经起飞,飞往蓉城了。

    喇嘛的师兄住在川藏交界附近的一座密教寺庙里,那庙在山上,距离蓉城约有九百多公里。他们的计划是先到蓉城,然后乘车前往那座寺庙,因为路上要过雪山,他们最快也得到后天早上才能赶到那里。

    杜凌的哥哥已经得到了妹妹出事的消息,他正在赶往机场,明天一早就能回到上京。我上午和杜家人见面,下午直接飞蓉城,过雪山的时候用轻身符,最迟后天中午,也能赶到那座寺庙。

    时间完全来得及,不会耽误事。

    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心里顿时踏实了。

    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