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4 亲上加亲 感谢七七的玉佩!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880更新时间:2020-06-09 09:27:26
    从青龙寺出来,我们很快来到了停车的地方。

    上车之后,我靠在座椅上,长长的出了口气。

    “少爷,您没事吧?”可儿小声问。

    “没事……”,我顿了顿,转头看向远处的一家火锅店,“我饿了,去吃点东西吧。”

    “好!”可儿点点头。

    我们开门下车,向那火锅店走去。

    来到店里,我们找了个安静的桌子坐下,喊过服务员,点了铜锅,点了羊肉和菜,外加十瓶北冰洋。

    不一会,火锅上来了。

    我拿起筷子,夹了些肉放到火锅里涮了涮,蘸了小料,吃了起来。

    可儿给我倒上汽水,“少爷,别想了,来,咱们喝!”

    我端起杯子,“来,喝!”

    我们以汽水当酒,一口气干了。

    她又给我倒上,这才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少爷,您是不是在可怜程雪?”她问我。

    “她这种人,不值得可怜”,我说。

    “那您刚才……”她不解。

    “我是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办”,我说,“那喇嘛和张强准备去藏地找人帮忙,咱们要救杜凌姐,必须去藏地。可是……”

    “可是什么?”她问。

    我看她一眼,放下筷子,“这个喇嘛不难对付,可那个张强是杜凌的表哥,杜凌姐的父母对他比亲儿子都亲,这才是难办的地方。”

    可儿也放下筷子,“怎么说?”

    “要救杜凌姐,必须把另一面镜子也夺过来”,我说,“咱们去藏地,闯龙潭,入虎穴,这都没问题。可问题是,张强是这件事的主谋,是他利用那喇嘛对杜凌姐的色心,鼓动他用邪术害杜凌姐的。前天下午,程雪带去美亚王都的那面铜镜上,有两个人的血祭,一个是喇嘛的,另一个就是张强的。”

    “血祭?”可儿一皱眉,“他们血祭铜镜干什么?”

    “因为他们都想得到杜凌姐”,我说,“张强很早就喜欢杜凌姐,一直想得到她。而神奇的是,杜凌姐的妈妈不但不反对,反而还觉得这是好事,觉得这是亲上加亲……”

    “我去!”可儿吃惊的看着我,“这老太太怎么想的?”

    “她疼侄子,只要侄子要,她什么都舍得给”,我说,“杜凌姐不答应,她就逼杜凌姐,最后母女两个闹的很僵,杜凌姐因为这个,搬出了杜家老宅,自己住了。”

    “杜总真不容易……”可儿叹了口气,“那后来呢?”

    “后来,是杜凌姐的父亲和哥哥一齐反对,向她妈妈施压,这件事才算作罢了”,我说,“这件事,引起了张强的强烈不满,他暗自发誓,这辈子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得到表妹。明的不行,他就来暗的,一方面,他在杜家二老面前装孝顺,装懂事,挑拨离间。在他的挑拨下,杜家二老跟儿子的关系原来越差,最后杜凌姐的哥哥一怒之下,出国了。把表哥逼走了之后,他又开始撺掇他姑姑,说自己放不下杜凌姐。杜凌姐的妈妈觉得儿子不可靠,觉得还是侄子好,所以就又答应了……”

    “呵呵,儿子不可靠,侄子比较好?”可儿冷笑,“这老太太没毛病吧?远近都分不清了么?”

    “张强两岁的时候,他妈妈就去世了”,我说,“他爸续弦给他娶了一个后妈,又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后妈对他很不好,而他爸也偏疼小儿子,对他也不关心。杜凌姐的妈妈觉得这个侄子太可怜了,就把他从老家带来上京,和自己的儿女一起抚养。张强因为寄人篱下,所以特别会察言观色,这个人心思缜密,特别会演戏,非常的狡猾。杜凌姐的父母觉得他可怜,从小把他亲儿子一样的疼,在他身上倾注了太多的情感,疼他爱他,已经成了一种本能。相反的,他们对自己的亲儿子,却远没那么用心了。”

    “我明白了……”可儿点点头,“在他们的心里,张强的心理角色是儿子,而自己的儿女却成了外人,所以他们的爱,错位了……”

    “你说对了,就是错位了”,我说。

    她深吸一口气,清清嗓子,“您接着说,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老太太去找杜凌姐,在杜家大宅住了一些日子,母女关系得到了极大地缓和”,我说,“毕竟是母女,再大的事也过得去。不久之后,是杜凌姐的生日,老太太和张强合计,在杜凌姐生日这天,再提一下那个事。”

    “结果呢?”可儿问。

    “母女俩再次不欢而散”,我看着她,“杜凌姐对她妈妈说,你们眼里只有张强,因为他,把我哥都逼走了。如果你们再拿这件事逼我,我也学我哥,和你们断绝关系。”

    “我去!这才是杜总!”可儿一挑大拇指。

    “那次之后,老太太不敢再提了,杜凌姐也不许张强再去杜家大宅”,我说,“张强因此怀恨在心,一直想伺机报复。那之后没多久,那个喇嘛来到了上京,程雪为了帮喇嘛敛钱,不断地拉朋友去见喇嘛,要供养。她先找的杜凌姐,之后又找了张强。那时候,杜凌姐已经拒绝了喇嘛了,喇嘛对她也是念念不忘,势在必得。张强见到喇嘛后,直接问他,说我喜欢我表妹,你能不能施法,让我能睡到她。喇嘛先是装圣人,批评了张强几句,但是当他知道张强说的是杜凌姐之后,两个杂碎一拍即合,瞬间结成了联盟……”

    “哦……”可儿明白了,“所以,他们一起血祭铜镜,是为了得到杜凌姐……”

    “对”,我点头,“那喇嘛认为,摄取杜凌姐的灵魂,不会直接害死她。但是杜凌姐一旦出事,杜氏企业的股票必然大跌,他们可以趁机先捞一笔实惠。而杜凌姐的灵魂被封印在铜镜中,那血祭会潜移默化的改变她的心念。等到他们捞够了,杜凌姐的心念也被炼化了,再由张强出面,请喇嘛出山,以救世主的身份把杜凌姐救过来,这样,杜凌姐就会顺理成章的嫁给他,而且还能做那喇嘛的情人。至于杜凌家的几百亿财产,他们七三分,张强七,喇嘛三,另外分出一笔钱,给程雪,算是她当炮灰的报酬。”

    可儿冷冷一笑,“真是个好算盘!”

    “他们为了这个局,准备了近三年”,我端起杯子,喝了口汽水,“这个事由程雪出面,不出意外,事后给她一个亿;如果万一出事,程雪就是替罪羊,他们把她往外一推,瞬间就可以把自己撇的很清。”

    “可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杜总后来认识了您,还成了您的姐姐”,可儿看着我。

    “所以他们多等了一段时间”,我说,“不然的话,他们两月前就动手了。”

    可儿想了想,问我,“少爷,如果这次不是我们及时赶去南岛,那杜总会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像他们计划的那样,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我摇头,“如果我们不是及时赶到,杜凌姐早就没命了。”

    可儿一皱眉,“也就是说,那个喇嘛其实是个半吊子,他根本没意识到,这会害死杜总?”

    “对”,我点点头,“他根本就没意识到,咒体会对杜凌姐的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要不是我接到电话,让思佳姐及时用灯阵压住她的残神并守了她一晚上的话,杜凌姐根本坚持不到天亮,早就没命了。”

    她沉默良久,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我明白您顾忌什么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