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 灵母天罗阵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742更新时间:2020-06-09 09:04:47
    可儿看看我,“傀儡符?”

    “嗯”,我走到程雪面前,吩咐她,“站一边去。”

    程雪目光呆滞,转身走到墙角,站那不动了。

    可儿走到她面前,打量她一番,“牛啊!接着牛啊!还敢威胁我们,就凭你?切!”

    “好了”,我说,“别跟她生气,过来。”

    可儿瞥了程雪一眼,“切!”

    她转身来到我身边,“少爷,这阵法怎么破?”

    我仔细看着面前的鬼母天罗阵,透过血网,能看到那块摄取了杜凌灵魂的镜就放在中心的一个石台上,里面全是黑红色的血气,离近了之后,全是刺鼻的腥臭味。

    “这阵法破起来不难”,我一指其中东北角独发佛母像,“阵眼在那个鬼母像上,用破印咒把它破开,这鬼母天罗阵也就破了。”

    “可是用破印咒要接触物件”,可儿担心,“这阵法里的物件上都有诅咒,会不会不安全?”

    “你知道诅咒是怎么起效的么?”我问她。

    她摇头,“不知道……”

    “当初爷爷教我咒语的时候,给我讲过这么一个故事”,我说,“唐太宗时期,有位大臣叫萧禹,这个人出身豪门世族,是当世有名的书法家和文学家。萧禹不信佛法,而唐太宗却对佛法很感兴趣,两个人经常为此辩论。”

    “嗯”,可儿点点头,“后来呢?”

    “后来,从西域来了一个胡僧”,我说,“这个人精通咒语,宣称可以用咒语把人咒死……”

    “咒死?”可儿一皱眉,“邪咒?”

    “对”,我点点头,“这胡僧来到长安之后,唐太宗为了试一下他的本事,就从长安死囚牢里找了一个死囚,让胡僧表演一下他的咒术。于是,胡僧就当着唐太宗的面使用咒语,果然,念完之后,那个死囚就倒在地上,气绝身亡了。”

    “嗯,然后呢?”她问。

    “然后萧禹不服气,对唐太宗说,臣我不信这些邪术,有本事让他来咒死我。唐太宗劝他不要这样,说这个胡僧非常的厉害,朕可是亲眼所见的。萧禹说没关系,臣愿立生死文书,如果他能咒死臣,臣就心服口服。唐太宗没办法,于是就命令胡僧,用咒语咒死萧禹。”

    我看着她,“胡僧领命,对着萧禹就开始念咒,而萧禹根本不信佛法,也不信这咒语能杀人,所以神情自若,一点都不害怕。结果咒语念完之后,萧禹安然无恙,胡僧自己却倒在地上,死了。”

    可儿明白了,“只要不信,咒语就不能杀人!”

    我微微一笑,摇头,“不是。”

    “不是?”可儿一愣,“那是?”

    “无论是术数还是咒语,遇上比自己境界高的人,就无法使用”,我解释,“萧禹不信佛法,且身份尊贵,其格局,境界,远高于那胡僧。所以胡僧对他念咒,咒语无法撼动萧禹,就会反噬到他自己身上,所以,萧禹没事,而他死了。”

    “我懂了”,可儿眼睛一亮,“境界比对方高,这些邪咒就没用了!”

    “对”,我一指面前的鬼母天罗阵,“这上面的诅咒,对付一般人确实很厉害,可是对我们来说,它们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我也这么厉害?”可儿好奇的问。

    “你说呢?”我摸摸她的头,“连煞胎麒麟和黑菩萨都打不过你,这鬼母天罗阵不过是邪阵而已,怎么可能诅咒的了你?”

    可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嗯!”

    她一撸袖子,“那还等什么?咱破阵吧!”

    “咱俩是不怕,可里面的镜子怕”,我转身看着血网内的铜镜,“杜凌姐的魂魄在那镜子里,一旦破开血网,哪怕有一枚铜钱落到镜子上,她就废了。”

    可儿仔细看了看,一皱眉,“少爷,里面还有一套机关呢!”

    “机关?”我看了看,“在哪?”

    “在那!”她伸手一指,“您看那根藏在血气里的红线,特别细,可是它连接着血网的各个节点,只要线一断,血网就会落到镜子上。”

    我凝神看过去,看到了那根红线,确实如可儿所说,这线藏在血气之中,连接着鬼母天罗阵的各个官要之处,牵一线,则动全阵。

    这根线的一段在石台上,而另一端,则系在西南角的鬼母像上。

    刚才程雪威胁用刀割开的,就是这鬼母像上的红线。

    她没说谎,这根线,还真动不得。

    我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怎么办呢?“少爷,能不能用六神阵直接给它炸开?”可儿问。

    “不行”,我摇头,“六神阵专门克制各种邪气,那镜子也是用邪术炼养的,也很邪。用六神阵的话,这鬼母天罗阵是破开了,镜子也毁了,那杜凌姐直接就没命了。”

    “那怎么办啊……”可儿无奈,“炸又不能炸,碰还不能碰,这破网,真想给它撕了!”

    撕了?

    我心里一动,看看她,“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她赶紧问。

    “照你刚才说的,把它撕开!”我有些激动,“你身上有神力符,有万钧之力,撕这血网就像撕破纸。你只要撕开一个口子,我就能冲进去,在血网落下来之前,把镜子抢出来!”

    “好!”可儿点点头,“不用您上手,您破阵就好,我撕开血网,自己冲进去拿镜子。”

    “不,我来!”我说。

    “两个人的话,动作怎么也是慢”,她说,“我自己来,能更快一些!”

    我想了想,“好,那就你来!”

    她笑了,点点头,“嗯!”

    “那我先破阵”,我说,“阵法一破开,你就抢镜子。”

    “好!”她说。

    我转身走到东北角艮位的鬼母像前,掐指诀,念破印咒:五行禁制,六合为牢,天地为锁,阴阳为钥,天地阴阳,破禁开牢,敕!

    念完咒语,我手诀一按鬼母像。

    呼的一声,一股黑红色的血气四散开来,瞬间充斥了整个地宫。

    鬼母天罗阵破开了。

    几乎同时,可儿双手凝聚白气,抓住血网,嗤啦一声撕开了一个口子,身形一闪,冲到石台边,拿起镜子,瞬间闪出了阵法。

    整套动作快如闪电,一气呵成,用时不到零点五秒。

    她出来之后,呼啦一声,血网瞬间塌陷,落到了那石台上。

    可儿看了那血网一眼,身形一闪,来到我身边,把镜子递给我,“少爷,抢出来了!”

    我赶紧接过来,仔细一看,却发现镜子里面,根本没有杜凌的灵魂。

    我一下子愣住了,“这……”

    “怎么了?”可儿赶紧问。

    我看看她,刚想说话。

    轰的一声,门口一道巨大的铁门落下,瞬间将我们封在了地宫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