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0 天台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681更新时间:2020-06-05 09:37:40
    晚上十点多,我们乘坐军机回到了上京。

    下了飞机之后,我们上了可儿的车,离开机场,去她家吃烤羊腿。

    周敏坚持要送我们,被我婉拒了。

    黑菩萨的事情已经办完了,就没必要这么客气了。

    回家的路上,可儿问我,“少爷,如果那个陈局也来找您办事,您会接么?”

    “能不接就不接”,我说,“这样的事,办多了都是麻烦。”

    “麻烦?”可儿不解,“怎么说?”

    “齐叔叔,周局还是那个陈局,他们都是执行秘密任务的”,我说,“跟他们接触,必须时时刻刻掌握好分寸。在他们眼里,我们是牛鬼蛇神,封建迷信,可以拿来用,可却绝不能拿上台面。而且他们办的事都是机密,很多上面的人都不知道,我们不是他们的人,知道得太多的话,他们会对我们不放心,早晚都是麻烦。啸羽王城那件事,我是因为我姐,黑菩萨这件事,是因为周局和她同事们那一百多条人命。至于那个陈局,他负责的项目更棘手,更机密,也更麻烦。所以他的事,咱们还是尽量不要碰的好。”

    “懂了……”可儿点点头,“那咱以后不接他们的事了。”

    “话不能说死,得留个余地”,我说,“对风水师来说,往往越是确定了的事,越容易出变数。所以一般来说,我们不能定计划,万事都要随缘。这件事也是,能不接就不接,但是不能提前就确定说一定不接。不然的话,到时候说不定会出什么变数,让我们不管都不行。那样一来,就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这样啊……”她明白了,“难怪您总说随缘,原来是不想说的太确定,出变数……”

    “人生本就充满变数,风水师掌握着改变气运的方法,面临的变数则更多。如果不谨慎,不随缘,那在世间基本就是个打脸的命”,我看着前面的路,平静的一笑,“所以,万事随缘,就是最好的选择。”

    可儿会心一笑,“嗯!”

    我突然想起个事,吩咐她,“哎,找个商场停一下,我买点东西。”

    “买东西?”她一愣,“买什么呀?”

    “第一次去你家,不能空着手”,我说,“我给苏阿姨买两瓶酒。”

    “哎呀,不用不用”,可儿摆手,“您不用给她买,您都送她一座房子了。”

    “这是两回事”,我说。

    “在我妈妈心里,您是自己人”,她看看我,“自己人去家里,带什么东西呀?”

    “这个不听你的”,我看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大超市可能关门了,找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吧。”

    “少爷,真的不用……”

    “就这么定了!”

    可儿没办法,只好依着我了。

    ……

    几分钟后,她把车停在路边,我们开门下车,走进了一家便利店。

    虽然是便利店,但这里的酒水区很丰富,各种好酒都有。

    我买了两瓶茅台。

    结账的时候,可儿抢着要付钱,被我拦住了。

    “这是我给阿姨买的”,我对她说。

    可儿脸一红,“少爷,您……”

    我淡淡一笑,拿手机扫了支付码,把账结了。

    从便利店出来后,可儿下意识的抱住了我。

    “好啦,我都饿了”,我冲她一笑,“快走吧。”

    可儿紧紧的抱着我,眼圈红了。

    “你怎么了?”我轻声问。

    “少爷,我爱你……”她含着眼泪,动情的说。

    “我也爱你……”

    她笑了,使劲点头,“嗯!”

    我也笑了,默默的抱紧了她。

    ……

    可儿家住在南城,房子不算太大,但有一个天台。

    苏妍把时间掐的刚刚好,我和可儿回来的时候,羊腿已经可以吃了。她看到我给她买的酒,很高兴,提着酒来到天台,拧开一瓶,倒上了。

    “今天就喝这个了”,她给我和可儿也倒上,“你们办事辛苦,多喝点,好好睡一觉!”“谢谢阿姨!”我笑着说。

    可儿有点担心,小声问我,“少爷,咱们身上可还带着符呢……喝酒没事?”

    “没事”,我小声说,“喝酒不能算卦,但是对符没有影响。”

    可儿这才放心了,笑着点点头,“嗯,好!那咱们多喝点!”

    “嗯”,我端起酒杯,“阿姨,我敬您!”苏妍会心一笑,端起酒和我碰了一下,“干!”

    我喝了半杯。

    苏妍一口全干了。

    我一看,跟着把剩下的半杯也干了。

    我们用的是啤酒杯,这一杯,就是一两多。

    喝完之后,我血气上涌,长出了一口气,“痛快!”苏妍笑了,“酒,就得这么喝!”

    她拿起刀,切了一块滋滋冒油的羊肉放到我盘子里,“来,吃肉!”

    “嗯!”,我夹起那块肉,放进嘴里,吃了起来。

    酒的辛辣浓烈,配上羊肉的鲜美,那种感觉,美的无法形容。

    苏妍一边给我切肉,一边吩咐可儿,“愣着干嘛?给吴峥倒酒,自己也动手吃,还用我照顾你呀?”

    可儿一笑,给我倒上酒,接着一起动手切羊肉了。

    苏妍阿姨不是豪门,也不是风水世家,她不像郭家人那么富贵气,也没有九叔那样的神秘感,跟她喝酒,我觉得特别接地气,特别温暖。

    我们一边喝酒吃肉,一边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齐凯峰。

    “齐凯峰今天又给我打电话了”,苏妍喝了口酒,说,“他想让你俩去他那,说是给你们最好的待遇,让我帮着劝劝你们。”

    我心里一动,“又打电话?他之前也给您打过?”

    “对呀”,苏妍说,“打过好几次了。”

    可儿放下筷子,“那您怎么说的?”

    “我说不行”,苏妍看看我俩,“他那套为国效力的鬼话,鬼才信!想拿我当工具,坑我孩子们,想得美!”

    这一句我孩子们,我和可儿互相看了看,脸都红了。

    苏妍自己倒上酒,继续说,“齐凯峰这个人,人不算坏,只是这个唱高调的毛病,实在是烦人。这些年来,他用这套虚词坑了不知道多少年轻人,我看在眼里,不说也就罢了,他还没完没了了。所以今天,我明确的告诉他了,这件事,没可能!”

    “您圣明!”,可儿端起酒杯,“为这个,我得敬您一杯!”

    苏妍和她碰了一下杯,喝了口酒,放下杯子,拿刀割了块烤羊肉,放进嘴里,一边吃,一边深深地吸了口气。

    我看她的神情,觉得有点不对劲,“阿姨,您……”

    “没事……”,苏妍摆摆手,端起酒杯,一口干了,接着对可儿说,“吴峥对你好,人家把你当身边人,没把你当丫头,这是你的造化。女人这辈子不容易,碰上个珍惜你的好男人更不容易,闺女,你一定要珍惜,知道么?”

    “妈妈,您……”可儿有点懵。

    “记住妈妈的话,知道么?”苏妍严厉的说。

    “嗯!”可儿认真的点点头,“我记住了妈妈!”

    苏妍笑了,“好,这就对了。”

    可儿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再次给苏妍倒上酒,小声问她,“妈妈,您没事吧?”

    苏妍没说话,默默的站起来,走到栏杆前,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俩不约而同的站起来,来到了她的身后。

    “苏阿姨……”

    “妈妈……”

    苏妍看着天上,满眼的泪水,“没事,我就是想你爸爸了……”

    可儿眼睛湿润了,凑过去,默默的抱住了妈妈。

    苏妍抹抹眼泪,抱住可儿,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欣慰地一笑,“好了,妈妈没事了……”

    “嗯……”可儿噙着眼泪点点头,“妈妈,爸爸在天上,您还有我……”

    “对,妈妈还有你”,苏妍轻抚着可儿的脸蛋,“你是妈妈的骄傲,一直都是!你爸爸在天上,也会以你为荣的!”

    可儿强忍着泪水,“嗯……”苏妍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松开她,微微一笑,“好了,去吃东西吧。”

    “嗯!”可儿擦擦眼泪,也笑了。

    苏妍拉着可儿的手,走到我面前,拍拍我胳膊,“吴峥,你能登阿姨的门,阿姨很开心。二十年前,我是她爸爸的徒弟,也是她爸爸的兵。那时候,我也像她现在跟着你一样,跟着她爸爸到处去执行秘密任务,一起出生入死。可儿这孩子随我,认定了你这个人,一辈子都是你的人。吴峥,阿姨很喜欢你,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可就把她交给你了……”

    我没说话,默默的点了点头。

    苏妍笑了,拉住我的手,“来,接着喝酒吧。”

    我一笑,“嗯!”

    我们回到桌前,继续喝酒。

    这时,我手机响了。

    我拿出来一看,是唐思佳打来的,随即接了,“喂,姐,怎么了?”

    唐思佳气喘吁吁的,“吴峥……杜总出事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