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3 十八祭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530更新时间:2020-05-27 09:13:00
    我犹豫了一下,轻轻抱住她,“安雨,别这样……我这不是回来了么?我知道你是想帮我,我没怪你呀……”

    “我看到你血祭了……看到你用刀刺进了自己的心脏……”安雨伤心的说,“吴峥哥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任性了……”

    我眼圈也红了,笑了笑,“好了,吴峥哥哥回来了,没事了。咱们回家说,好么?”

    她抽泣着点点头,“嗯。”

    看着她流泪的样子,我的心仿佛又被扎了一下。

    这一下,比血祭的那一刀还要疼……

    哎……

    我把她领进屋,关上门,转过来问她,“你几天没吃饭了?”

    她强忍着泪水,委屈的看着我,摇了摇头。

    我一皱眉,“这几天一直没吃?”

    她低下头,默默的点了点头。

    “哎,你说你……”我心里一疼,“多大点事?你干嘛不吃饭?”

    “我不饿……”她擦擦眼泪,“我也吃不下去……”

    我无语了,把她拉到客厅让她坐下,“等着,我去给你煮面。”

    说完,我转身走进了厨房。

    安雨跟着来到厨房,站在门口,像个犯错了的孩子。

    “你还怕我跑了么?”我无奈,“去客厅等着,煮好了我给你端过去。”

    她惭愧的低下头,转身走了。

    我心里一阵不忍,无奈的摇了摇头,撸起袖子,继续煮面。

    面煮好之后,我给她端到客厅,放到了茶几上。

    她赶紧站了起来。

    “你坐下,吃面”,我说,“我给你窝了两个鸡蛋,你几天没吃东西了,先吃点好消化的。等回头我们再去外面吃。”

    她含着眼泪点了点头,坐下,拿起筷子,低着头吃了起来。

    我默默的看着她,平静的笑了。

    吃完之后,她起身准备去洗碗筷。

    我站起来接过来,“我去吧。”

    她看我一眼,没说话,默默的跟着我来到厨房,看我洗碗。

    “陈芳在老城区找了三个合适的咖啡厅”,我边洗碗边说,“明天咱们去看看,挑个你喜欢的定下来。”

    我看她一眼,“还有,那件事过去了,不许再想了。”

    她眼中闪着泪光,默默点了点头。

    我洗完碗,收拾好,又洗了手,转身冲她一笑,“走吧,去客厅。”

    “嗯”,她点点头。

    回到客厅,我沏了两杯茶,来到她身边坐下,递给她一杯,“我知道你爱喝咖啡,明天我去买,今天先喝点茶。”

    “谢谢吴峥哥哥”,她接过来,捧着杯子,深深地吸了口气。

    我一愣,“哎,这是开水,你不怕烫么?”

    “我把它的热力吸了”,她淡淡的说,“心里冷,这样舒服些……”

    “你能吸热力?”我不太相信。

    她看我一眼,伸出手,“你摸摸我的手。”

    我握住她的手,瞬间,一股强劲的热力涌进我手里,烫的我一激灵,赶紧松开了。

    “这是你刚才吸的热力?”我问。

    她点点头,“嗯。”

    “这就是安家的十八祭?”

    “嗯。”

    我会心一笑,点点头,“的确跟我们家的不一样。”

    她犹豫了一下,“吴峥哥哥,我……”

    “我说了,过去的事不提了”,我看着她,“如果你真的当我是哥哥,那就别再说对不起。”

    她感激的看着我,点了点头,“嗯!”

    我笑了,“这就对了,来,咱们说说咖啡厅的事。”

    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嗯,好。”

    “之前你说,需要找个雕刻师傅,陈芳找了么?”我问她。

    “陈芳姐姐给联系了,不过合不合适,我得去看一下”,她说。

    “具体是要雕什么?”我问。

    “带密符的护法像,一共六块”,她说,“因为上面有密符,而且护法的雕刻必须用特殊手法,所以对雕刻师傅有很高的要求。”

    “有时间要求么?”

    “那没有”,她说,“反正咖啡厅我肯定是要重新装修的,所以时间肯定来得及。”

    我点点头,“好,明天咱们先去看店面,然后去见见她说的雕刻师傅。”

    她一笑,“嗯!”

    我们边喝茶边聊咖啡厅的细节,慢慢的,安雨的情绪不那么低落了。

    不知不觉的,天黑了。

    我觉得身上有点乏力,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安雨看看我,不由得眉头一紧,“吴峥哥哥,你受内伤了?”

    “内伤?”我一愣,“没有啊。”

    “你自己感觉不到?”她不解。

    “那天布置大阵,消耗很大,是有点累”,我说,“不过,我经络是通畅的,没觉得受内伤啊。”

    “你这是反噬的内伤”,她说着凑过来,用手轻轻一按我的左胸,“在这里……”

    我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在这?”

    她凝视着我的胸口,眼中冒出一股红光。

    我左胸一阵刺痛,忍不住一皱眉,发出了一声闷哼。

    她轻轻展开纤手,只见手心中多了一股黑红色的煞气。

    我吃力的喘息着,不解的问她,“这是怎么回事?”

    她轻轻一抓,黑气顿时散开,再张开手时,手中变成了一股淡淡的金光。她轻轻按住我胸口,一阵暖流涌入我的身体,我身子一激灵,出了一层细汗。

    胸口的刺痛,瞬间消失了。

    她眼中的红光消失了,接着问我,“怎么样?还疼么?”

    我长出一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摇头,“不疼了。”

    “那就好”,她说,“你的符很厉害,但是你不能直接给自己用,所以你都是用可儿姐姐的五雷之气转化一下才用。这样确实可以,但是也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我问。

    “我对阵法不太懂,不过要说转化,我们安家的秘术还是很有发言权的”,她说,“你的方法没有问题,但你的修为远比可儿姐姐高太多了。所以,你的符即使经过她五雷之气转化,也依然会有一些残存的反噬存在。平时用可能不会有什么危害,如果是高强度使用,且内气消耗巨大的情况下,那这反噬就很明显了。”

    “那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呢?”我不解。

    “因为这符的本质是你体内的金光”,她说,“所以,这些微弱的反噬会被金光掩盖住,除非是很严重了,不然是很难察觉出来的。”

    “明白了……”我点点头,“看来以后不能这么用了……”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她平静的说,“你以后再用的时候,尽量不要消耗太大。如果实在避免不了,那就等你回来之后,我帮你把这些煞气吸出来,这样就没事了。”

    “那不是太麻烦你了么?”

    “麻烦我?”,她不解,“吴峥哥哥,我们需要这么客气么?”

    我笑了,“好!那就这么办!”

    她也笑了,点了点头,“嗯。”

    这时,老赵打电话过来了。

    “喂?怎么了?”我问。

    “卧槽!少爷!我死了!”他嗷嗷直叫,“这才几个小时,我赚了三百多万了!老黑那王八蛋赚的更多,都他妈快一千万了!啊啊啊!我要疯了!”

    我笑了,“他在你身边吧?”

    “少爷,谢谢您!太谢谢您了!”老黑接过来,激动的语无伦次,“我买了那么多年彩票,他妈的一次都没中过!您太给力了!认识您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哪!”

    老赵抢过电话,“少爷!我们今天必须请您吃饭!您必须让我们表示表示心意!”

    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安雨,“改天吧。”

    “别呀少爷!”老赵赶紧说,“必须今天呀!我知道,您有个妹妹来了!没关系,带着妹妹一起呀!您放心,就咱们几个,没外人!我和老黑也管住嘴,绝不当着小妹妹的面胡说八道,您看行不?”

    “吴峥哥哥,你去玩吧,不用管我的”,安雨说。

    “我陪你……”我小声说。

    她打了个哈欠,摆摆手,“不用不用,我这几天没睡好,洗个澡先睡了。你跟他们去玩吧,不用陪我的。”

    “真的?”我问。

    “嗯!”她很认真,“你办完事回来,需要跟朋友放松一下,别因为我而影响自己的生活。那样的话,我会不好意思的……”

    我想了想,默默的点了点头。

    她笑了,“嗯!”

    我清清嗓子,对老赵说,“来接我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