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6 林爷爷的嘱托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822更新时间:2020-05-26 09:15:53
    “这七星密匣是林家的宝物”,蒋震说,“这是三爷去年来金陵时交给我的,他说金陵水郡将来必出妖异之事,他已经老了,时间不多了,不能帮蒋家化解这次危机了。他把这个交给我,嘱咐我说,将来为我们解决这件事的,必然是少爷您。他让我见到您之后,亲手把这七星密匣交给您,并帮他给您带一句话……”

    “什么话?”我问。

    “交给林夏”,他说。

    “交给林夏?”我一愣,“就这四个字?”

    “对”,他点头,“就这四个字。”

    我明白了,点点头,“好,您放心,我和林夏见过一面。等将来再见到她的时候,我把这个交给她。”

    蒋震欣慰一笑,“嗯,好。”

    “爷爷,您早知道金陵水郡会出事?早知道只有少爷才能帮我们?”蒋柔不解,“那您为什么一直不说呢?”

    蒋震看她一眼,“这是你林爷爷的意思,他说这件事不能泄露出去,尤其不能对你说。”

    “我?”蒋柔一愣,“这……”

    蒋震深吸一口气,拉住她的手,转过来对我说,“少爷,我这些儿孙,多不成才,只有蒋柔这孩子,特别的上进。我今天来,一是为了把这七星密匣交给您;二是想把蒋柔和蒋家托付给您……”

    “爷爷……”蒋柔想说话。

    “听爷爷说”,蒋震说。

    蒋柔犹豫了一下,默默的点了点头。

    蒋震转过头看,看着我,“少爷,我这辈子,只认林三爷;现在我老了,该退休了,蒋柔是我选中的接班人,以后蒋家的家业,将全部交给她来掌管。我想把她托付给您,请您在她遇上事的时候,帮她一把。人这一辈子,不可能永远风平浪静,尤其是我们这样的家族,朋友多,敌人也多,被人羡,也遭人妒,遇上各种麻烦,都不稀奇。蒋柔这孩子像她奶奶,果断,大气,刚烈,她信任您,崇拜您,这辈子只会认您,再也见不得别人了。少爷,您能答应我么?”

    我看看蒋柔,“你知道老爷子的意思么?”

    蒋柔眼睛湿润了,点点头,“嗯!我知道!”

    我看看手里的七星密匣,冲蒋震一笑,“林爷爷让您把这个交给我,一来是让我把这个交给林夏;二来,也是把蒋家交给了我。您放心,前六十年,林爷爷保蒋家;以后六十年,我来保蒋柔。”

    蒋震激动的握住我的手,“少爷!我等的就是您这句话!谢谢您!谢谢!有您这句话,我死了也瞑目了!”

    蒋柔也满眼的泪水,“谢谢少爷!谢谢您!”

    “客气了”,我看看蒋震,“老爷子,您放心,等这场暴雨结束之后,金陵水郡就没事了。蒋柔命很贵气,将来的成就只会青出于蓝,不会让您失望的。”

    “嗯!”蒋震含着眼泪,点了点头。

    他站起来,“谢谢少爷,那我们就不打扰您和可儿小姐休息了。”

    我平静的一笑,“好,您多注意身体。”

    “好!”他欣慰的一笑,带着蒋柔,转身走了。

    送走他们后,可儿把茶端过来,放到茶几上,问我,“他们怎么连茶都不喝一口,说完事就走呢?”

    “这是林爷爷叮嘱他的”,我端起茶,吹了吹,轻轻喝了一口。

    “林爷爷不许他和我们喝茶?”可儿好奇的问。

    “林爷爷在去世之前,曾经来金陵,在蒋家小住过几天”,我说,“他对蒋老爷子说,金陵水郡是个好项目,必须做,不做的话,蒋家就没有未来了。”

    我放下杯子,看看她,“蒋老爷子问,为什会这样?林爷爷说,蒋家的祖坟风水能用六十年,现在那地下的气脉已经转移,再想找那样的风水宝地,需要时间,可是自己已经时日无多,没时间来办这个事了。金陵水郡的地下有龙脉,那里将来必出妖异之事,但是解决了之后,那里将是金陵城的风水龙头。只要蒋家顶住压力,把这个项目顺利做成,那蒋家的未来就有保证了。”

    可儿不解,“金陵水郡能代替蒋家祖坟?”

    “这就是林爷爷高明的地方”,我会心一笑,“他老人家早就知道那地下有什么了,也早就料到,蒋柔会来找我,我会用北极玄武大阵破开那里的残阵。那里的气场被封印了几千年,残阵一旦破除,金陵的龙脉地气格局将发生质的改变。这是一个巨大的煞,蒋家是这个事的事主,自然也就是这个煞的承受者。如果承受不住,蒋家必然家破人亡,但金陵水郡的局一旦活过来,蒋家的势也必然如日中天。所谓势小煞为害,势大煞为财,蒋家有如此大的势,到时候这巨大的煞,也就变成巨大的财了……”

    “能有多大?”可儿好奇的问。

    我看她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富可敌国……”

    可儿懂了,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拿起七星密匣,“林爷爷让蒋老爷子把这个交给我,名义上是让我交给林夏,其实更深的用意,是把蒋家交给我。所以在把这七星密匣交给蒋老爷子之后,林爷爷还专门叮嘱了他一句话。”

    “什么话?”可儿问。

    “吴峥可以喝蒋柔的茶,但蒋柔,不能喝吴峥的茶”,我说。

    “这话什么意思?”她不解。

    “意思就是,要蒋柔一辈子尊重我”,我说,“我喝她的茶是给她办事,她喝我的茶,意义就变了。”

    可儿抿嘴一笑,“我怎么觉得,这话是另外一番意思呢?”

    我一愣,“什么意思?”

    “您知道,茶还能代表什么么?”她看着我。

    “代表什么?”我不解。

    她一笑,端起茶,“我刚去飞哥那打工的时候,他一眼就盯上我了。恰巧黑哥来店里调货,看见我之后,眼睛一亮,就问飞哥说,新来的茶呀?飞哥笑的很猥琐,说是啊,新茶,可嫩呢。黑哥就说,便宜你丫的了,艹!”

    我听到糊涂,“什么意思?”

    “还不明白么?”她看看我,“茶,还有一个意思,就是女孩子。所以,您明白了么?”

    我摇头,“不明白。”

    可儿咳了咳,“我直说了吧,我觉得林爷爷的意思是,您可以睡蒋柔,但蒋柔,不许对您有非分之想……”

    我无语了,“你把林爷爷想成什么人了?他会说这个?”

    “不能直说,所以用暗语呀”,可儿说,“而且不止他用,蒋老爷子也在用啊!你看他刚才说的,把蒋柔托付给您,让您照顾她,一辈子如何如何的……您真的听不明白他的意思么?”

    我心里一动,端起杯子,默默的喝了口茶。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她看着我。

    “你没错,蒋老爷子是在用暗语”,我轻轻叹了口气,“是我太单纯了,老头子们当年也是小伙子,他们也年轻过呀……”

    可儿嘿嘿一笑,凑过来抱住我的胳膊,“那要不今晚,我就把蒋柔约过来?”

    我看她一眼,拿起桌上的七星密匣,长长的出了口气。

    老头子们……

    老头子们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